四不像的醫療傷害救濟基金制度

----台灣婦產科醫學會會訊153期編後語

 

本期重點在VIP病人對醫師醫療裁量權的挑戰與對社會大眾誤導的殘害,正如蔡理事長所言:「媒體炒得風風雨雨的三高事件即將落幕,我們可以從中得到一些教訓,教導年輕醫師如何面對高齡、高危險、高教育的三高產婦…」,所以謝祕書長與公關委員會委員們也在連夜開會討論後,方才召開記者會,以視正聽。自言論自由的立場, VIP病人天天上媒體,發表廣告言論,基本上是可受公評的人物(刑法第311條:以善意發表言論,而有左列情形之一者,不罰:三、對於可受公評之事,而為適當之評論者。),憲法第23條更明文:以上各條列舉之自由權利,除為防止妨礙他人自由、避免緊急危難、維持社會秩序,或增進公共利益所必要者外,不得以法律限制之。故本會為維護社會公益,保障民眾「知的權利」,醫學會有權,也有義務發表正確言論,為實証醫學把關,相信一定是符合公平正義的正當行為,但為了尊重保護病人的隱私權,我們學會還是很客觀的只是對事論事,將正確的醫療訊息,透過媒體的正義之聲傳播教育社會大眾,以免民眾有樣學樣,形成一股歪風,更加殺伐脆弱的醫病關係。

李耀泰、陳福民、郭宗正三位醫師的「產褥期脾臟的破裂」與莊乙真、方嘉宏醫師的「腹腔鏡婦科手術後的沾粘預防方法」醫學論文,提供會員最新的文獻回顧與實務經驗,對會員的醫學繼續教育頗有助益。足証我們醫師不是每天都只為五斗米折腰,只會斤斤計較全民健保的總額給付,大環境再如何敗壞,醫師身為社會中流抵柱,吾等也都努力以赴追求醫學新知,不改其志。江盈澄、陳薇旭兩位優秀的年輕婦產科醫師,經由學會大老的安排,到日本參加2009年JSOG作學術交流,自她們流利順暢文筆,展現出我們年輕醫師對婦產科的熱情與期許,是很令人欣慰的。

法律信箱本期由醫療法制暨醫療糾紛的著急人完成「生產風險救濟基金制度之芻議」的定位,重申本基金的三大原則:一是生產風險救濟制度目的是在提供被害人醫療不幸或醫療意外的一種社會安全體系下的「社會救助」,二是「風險救濟」不同於「過失賠償」:救濟針對的是醫療不幸或醫療意外的醫療風險,而賠償則是歸責於醫師的醫療過失的損害填補,三是婦女為配合國家人口政策,冒險懷孕生產,萬一不幸碰到醫療意外生產風險,當然要全部由國家編列預算支付救濟。雖為時已晚,衛生署現已又改弦易轍,要推動「醫療傷害救濟基金制度」了,可嘆一個法案內容包羅萬象,一下子要救濟,一下子要補償,一下子又要賠償,連羊水栓塞也說是醫療傷害,形成一個四不像的「醫療風險傷害救濟補償法」大雜碎,遠遠背離「事故補償,風險救濟,損害賠償」的大原則之餘,最後還要向醫師代位求償,一但和稀泥通過,最後產科醫師仍是要自負賠償費用,其殺伐力絕不比全民健保法潠色。

其實自國民的立場來看,世界上沒有一種健康保險像我國的「全民健康保險法」一樣,可以強制被保險人月繳萬元,卻只保小病,一但被保險人得了癌症重病,又要每月自付十萬元上下的標靶抗癌藥費者;更沒有一個基金要婦女配合政府人口政策,鼓勵生育,口口聲聲說政府要保障婦女生育權益,結果又要負責接生的產科醫師每接生一名嬰兒繳納2000元保証金,試問若每個月接生50名的會員,月繳10萬,年繳120萬,出了羊水栓塞等不可預料、不可抗力的醫療意外,病人也不過只獲得200萬的死亡給付,杯水車薪,病人會滿意嗎?醫療糾紛會因而解決了嗎?直教專攻保險法九年的召集人怎能不著急得有如熱鍋上的螞蟻?

好在我們學會會員也有溫馨感人的一面,不少會員慷慨解囊,捐款為學會的「醫療風險基金會」籌募基金,「醫療風險基金」確實有助於網羅更多的熱心會員參與醫療鑑定的艱辛任務,更可彌補少數法院拒付鑑定費用的窘境,避免間接影響會員的正當權益,對財務困頓的醫學會也不無小補。因此,本會特開闢捐款芳名錄一欄,為「我為人人,人人為我」的會員致敬;即使為善不欲人知,但也要大家都知道,我們學會中,熱心公益的會員,還真是不少呢!

titles.gif (2030 bytes)
www.drkao.com
本站純為服務性質
本頁資料只供參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