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療傷害救濟制度法的專家意見

 

「醫療傷害救濟制度法」本來只是一個法律問題。近年來美國因發現醫療糾紛採用司法訴訟的解決方式不但費日曠時勞民傷財,藉由責任保險來分擔風險,消化損失的機制也是杯水車薪無濟於事,因而陸續發生了三次保險公司拒保的保險危機兩次改革侵權行為法,限制精神慰撫金的上限,調降律師均分保險理賠金的比率都力有未逮,因而才逐漸發展出訴訟外的行政補償與衛生法院方式,頗受好評。但我國衛生主管機關因有政策壓力,不求甚解,只想和稀泥先強行通過這不倫不類急就章的「 醫療傷害救濟制度」法,日後要不窒礙難行束之高閣,就是再來慢慢逐條修正,拿百姓生命健康權益當白老鼠,當然令鴨嘴大夫義憤填膺。

在我國,因為醫師都還沒有保險的觀念,民眾也不知道出事可直接向保險公司要賠償金(直接請求權),保險界也只是耳聞美國的保險危機,就得了恐慌症,憂鬱症,對承保醫師責任保險的業務也都敬而遠之。其實我國醫師都自力救濟(醫院基金),自己保險,民眾也知善用媒體,用法制外方式求償,台灣那有發生保險危機的機會可言?有如乞丐三餐都吃不飽了,還怕撐破肚皮,營養過剩?但要直接三級跳到用訴訟外補償的方式解決醫療糾紛,其實也不失為為防患未然的作法,也因為任何責任負擔態樣(賠償、補償、救濟)都可以採取保險模式或基金模式來解決,才有不少先見之士,陸續提出強制醫療責任保險法草案(余政道立委2002)、醫療糾紛處理及補償條例(沈富雄立委2002)、醫療糾紛處理及補償條例草案(邱永仁立委2005)與去年如火如荼的醫療傷害處理法草案(賴清德立委2008),都是洞燭先機的先見之明,十分值得敬佩,可惜都因後續推動無力,胎死腹中。

如今衛生署冒然提出一個風牛馬不相及的救濟制度,就有點匪夷所思。蓋救濟應是針對配合國家政策下,民眾遭遇不可預料的醫療不幸與不可抗力的醫療意外時的一種社會安全制度(社會救助),如配合防疫政策下的「預防接種受害救濟」,或配合人口政策下的「生產風險救濟制度」,但忽然針對所有的醫療傷害,包括手術、生產、麻醉都要全面救濟,就有點作凱子撒銀子,打腫臉充胖子之敗金子作風了。

但人家好官我自為之,這些末道小節又與鴨嘴大夫保險博土有何相干,幹嘛牢騷滿腹?蓋7月15日在全聯會的法規討論會上,鷹派鴨嘴大夫的保險法理論竟無法說服全體鴿派委員委曲求全的現實考量,在7月19 日台中的法學研討會鴨嘴大夫洋洋灑灑,研究五年的法學論理也不敵官僚的政績壓力要求,鴨嘴大夫也只有黯然解甲歸田,專心當婦產科醫師,不再過問世事矣。不料8 月3 日星期一上午衛生署又要召開公聽會---專家研討會,全聯會與醫學會居然異口同聲要鴨嘴大夫出席去為該法案背書?面對上上下下各各都是官大學問大的政治人物,象牙塔裡的小博土那堪一擊?難不成要教鴨嘴大夫被上級主管機關轟出會場才如願?

titles.gif (2030 bytes)
www.drkao.com
本站純為服務性質
本頁資料只供參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