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會會員集體責任保險的最後主張

 

進入正文之前,鴨嘴大夫忍不住要先對醫師會員發一頓牢騷,以免出師未捷身先死,中了風就無以為繼了。話說鴨嘴大夫讀萬卷書,行萬里路,至今居然無法學以致用,不知所學何事?不過紙上談兵而已。像鴨嘴大夫聲嘶力竭主張在學會建立鑑定人出庭制度,眾望所歸第一個被傳出庭作証的就是鴨嘴大夫單槍匹馬一個人,博士論文洋洋灑灑寫了廿四萬字,衛生署一個三個月東抄西急就章的「醫療傷害救濟制度」法就把鴨嘴大夫五年心血研究出來的「過失賠償,非過失救濟,無關過失補償」三句真言完全打敗,主管機關還振振有詞說本法其實是補償,說救濟是障眼法,立法院先通過了再說。鴨嘴大夫的不同意見是認為,本法立法比剝奪醫師調劑權的藥師法第102條還要草率,當年醫界在位者不是個個都不把它看在眼裡當一回事?方使得後繼醫師,焦頭爛額,被窮追猛打得滿頭包?「全民健康保險法」以醫師為祭禮,為選票匆匆上路,邊走邊改捉襟見肘,醫師且戰且走,溫水煑青蛙,更是日益窮途末路。殷鑑不遠,而今日的「醫療傷害救濟法」不正也是立法草率,推動浮濫?沒有任何配套措施下就必須要配合馬總統政績表現,在年底上路的政治壓力,結果把國外正夯的行政補償的美意,化為不倫不類的「醫療傷害風險救濟補償賠償法」四不像怪獸,醫療糾紛時醫師不但事事都賠,雪上加霜,主管機關還要代位求償(?),落井下石,醫師的苦日子還有得熬的了。

顯然在今日,會員集體責任保險更是勢在必行了,醫師再不際出最後的武器自力救濟,今後醫師一但碰到大小醫療糾紛,包括連不可預料,不可抗力的羊水栓塞之醫療意外,也終得會身敗名裂,破產潦倒,將會死得很難看,很難看了。

 

會員集體責任保險

 

這次學會推出的會員集體責任保險很簡單,只有兩種產品:一是保額400萬,保費每年6 萬(去年的估價單),適合有接生或開腹手術者,一是保額100萬,保費每年2 萬,適不接生,只看門診與執行門診手術,如人工流產者的醫師(依去年兆豐產物醫師業務責任保險報價單,只供參考),表列如下:

 

 

保險金額/科別

100萬(適婦科)

400萬(適產科,含婦科)

保險費

20,000,-

60,000.-

每一事故

體傷或死亡

1,000,000.-

4,000,000.-

保險期間
最高賠償金額

2,000,000.-

8,000,000.-

自負額

每一意外事故10%
最少1萬元

每一意外事故10%
最少1萬元

慰問金

身故慰問金新台幣五萬元、殘廢慰問金新台幣三萬元、傷害慰問金新台幣一萬元為限

 

 

會員集體責任保險將明訂固定某月某日零時(如2009年9 月1 日)統一開始承保,以一年為期。要參加的會員二選一,保100萬或保400萬兩種之一。只要把指定產品的保費寄到學會的指定保險帳戶即可,由保險代理人公司造冊,匯集保費交給保險公司,再由保險公司出具每個投保者的保單分別寄予被保險人,即可完成契約,意思就是說基本上仍是採醫師個人的專業責任保險方式。若有醫師來不及在指定日期投保,日後再加入者,會以扣除部份保費方式,還是將投保日固定在同一日期(如上述之2009年9 月1 日),到期續保時,會同產險公司統一通知會員繳費,可以減少許多繁瑣手續,讓醫師會員們心無旁鶩,可以專心執業。

 

會員集體責任保險之好處

 

基本上.此種集體投保的方式並不是團體保險(,由學會當要保人,參加會員當被保險人,保險人只出一份保單),因為責任保險的團體保險制度為尚未開發的新產品,被保險人之權利義務尚未明確,保單且還必須經過金管會保險局審查通過才能賣出,緩不濟急,故目前暫先採取會員集體責任保險方式,由學會匯集保費,統一投保。保費佣金一部份繳給獨立的逹特高風險管理公司協助處理保險事故(醫療糾紛),接受法律諮詢,並由學會的醫療法制暨醫療委員會負責保險醫療鑑定(必須証明醫師有過失才能理賠,費用由保險公司出),學會並會代會員向產險公司爭取理賠,或優惠賠款。

依大數法則, 學會會員集體責任保險的優點是:

一.  暫時先以醫師個人名義投保,好處是不論在何處執業或支援,均可獲得保險理賠。

二.  節省保費。

三.  發生保險事故時,被保險人不必單打獨鬥,由學會專人向產險公司爭取理賠權益。

四.  保險事故的醫療鑑定由學會負責,保險公司不可能裁判兼球員。

五.  以不訴訟為原則,學會或風險管理公司可介入與病患的談判調解。

六.  若有理賠爭議,學會或風險管理公司也會為被保險人爭取權益。

 

[後記]還是牢騷滿腹

 鴨嘴大夫唸了九年醫療法與保險法,年年在學會都試圖推出醫師責任保險方案,都無疾而終只聞樓梯響,以至於都成了很沒有氣質的「拉保險的」,不折不扣成了娘不愛,爹不疼的敗家子。先是保險公司的人員會嗆聲揶揄:您們醫師每次都會吹噓有多少人要投保,到時都是空口說白話,吹吹牛而已!保險代理人對醫師責任保險是什麼都還沒搞清楚,但都會體諒咱們醫師自命清高,只會看病,害羞講錢,所以佣金都堂而皇之由他們專人負責收取,納入私囊,鴨嘴大夫至今都分文未取過,信不信由您!問題是一但出了保險事故,保險代理人就會大辣辣的說:「產品是你鴨嘴大夫開發的,你最瞭解!」,醫師也會理直氣壯的說:「我們是接受鴨嘴大夫你的推薦才投保的!」,所以到後來又必須責無旁貸作義工負責到底,三邊都不討好,鴨嘴大夫只好重拾舊手工業,乖乖作開業醫師單純多了。

只是年初在參加一個保險研討會的場合,碰到身兼「中華民國財產保險商業同業公會理事長」的富邦石董,忍不住又向他發了一陣牢騷:不解為什麼醫方迫切需要責任保險,台灣又沒有保險危機,為什麼產險公司居然興趣缺缺?石董也允諾待鴨嘴大夫畢業後,雙方人馬要好好的坐下來徹底檢討一下,此即為鴨嘴大夫在此提出「學會會員集體責任保險」最後主張的動機。今後我們醫師尚得配合不按打牌理出牌的「醫療傷害風險救濟補償賠償法」,惡法亦法,醫師再不自救,加入醫師責任保險,一但出了醫療糾紛,必定會死得更難看了。若再徒勞無功一事無成, 鴨嘴大夫愧對國人,必將引咎歸隱,退出江湖,雲遊天下遠走他鄉去也,再也無法「人飢己飢,人溺己溺」,那麼無怨無悔,自鳴清高了。

   

titles.gif (2030 bytes)
www.drkao.com
本站純為服務性質
本頁資料只供參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