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鋏歸來乎!食無魚

 

齊人有馮諼者,貧乏不能自存,使人屬孟嘗君,願寄食門下。孟嘗君曰:「客何好?」曰:「客無好也。」曰:「客何能?」曰:「客無能也。」孟嘗君笑而受之曰:「諾。」左右以君賤之也,食以草具。居有頃,倚柱彈其劍,歌曰:「長鋏歸來乎!食無魚。」左右以告。孟嘗君曰:「食之,比門下之客。」居有頃,復彈其 鋏,歌曰:「長鋏歸來乎!出無車。」左右皆笑之,以告。孟嘗君曰:「為之駕,比門下之車客。」於是乘其車,揭其劍,過其友曰:「孟嘗君客我。」後有頃,復彈其劍鋏,歌曰:「長鋏歸來乎!無以為家。」左右皆惡之,以為貪而不知足。孟嘗君問:「馮公有親乎?」對曰:「有老母。」孟嘗君使人給其食用,無使乏。於是馮諼不復歌。 ---《戰國策》卷十一〈齊四齊人有馮諼者〉

鴨嘴大夫拿到博土學位之後,心態有點改變,漸漸有點憤世嫉俗,其來有自。蓋平時老病人知道鴨嘴大夫底細者,會在看病之餘,來一些法律諮詢,可以學以致用倒也合乎鴨嘴大夫的古道熱腸個性,不以為意。不過那一天有患者居然藉口要拿一條止癢藥膏,看診之餘,要鴨嘴大夫替她看一些法院資料,甚至要鴨嘴大夫出面向介紹給她的律師講價還價,才知道律師大人一審至少收費七萬,面談一小時內至少也要七千元,可嘆鴨嘴大夫和她魯了半天,至少花上半小時以上,一條藥膏連掛號才收她一百五十元,婦人之仁還差點答應替她向律師朋友說情要律師費算便宜一點,鴨嘴大夫自己沒錢可賺也罷,還要擋人財路,真是太不上道了。

鴨嘴大夫九年來嚴守醫界倫理,濟弱扶傾向以「醫師守護神」自居。只要是醫師有難,假日打電話來法律諮詢,晚上十一點睡到一半被電話吵醒,也尚都甘之如飴,惟獨對醫師要控告醫師者,還要登門來諮詢意見者就非常痛心疾首,但仍有醫師就大辣辣,也不預約就直接到門診要求面談,還帶一大堆法院資料要鴨嘴大夫當場速讀,實在強人所難。也不乏保險界朋友介紹醫療糾紛病人要來諮詢如何控告醫師者,鴨嘴大夫已經是勉為其難了,但病人漫不經心,連鴨嘴大夫和他約見面的時間都忘了。其實鴨嘴大夫這麼受歡迎,最重要的不過是因為鴨嘴大夫不是律師,不必付談話費罷了;更嘔的是有醫師要控告另一位醫師,在學會或公會眾目睽睽之下,把鴨嘴大夫一把拉到一旁竊竊私語,另一派被告醫師的人馬就點名作記號,把一向和平主義不搞派系的鴨嘴大夫視為通敵份子,杯葛相害,伺機復仇,鴨嘴大夫無端惹塵埃,更是灰頭土臉,兩邊不是人,真是何若來哉。

這些視鴨嘴大夫為友的求教者,不但登門面談沒有伴手禮,有的只是一堆法院判決書而已,每年中秋節最令鴨嘴大夫感傷的是連一盒月餅都沒有醫師朋友送過,可見大家多不重視鴨嘴大夫的法學資歷與雞婆天性,愈想愈嘔。今後再有冒昧之士登門突擊求見,鴨嘴大夫一定要事先聲明:法律諮詢面談要酌收談話費了,至少可以減少一些投機份子,避免鴨嘴大夫不務正業,妨害門診作業,反讓一些老病人白白多等。

titles.gif (2030 bytes)
www.drkao.com
本站純為服務性質
本頁資料只供參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