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治社會車輛才能紅燈右轉

 

報載有位大律師因駕車紅燈違規右轉被警察攔截,他口口聲聲說人家國外,紅燈都可以右轉,警員忙著開紅單聽若無聞,旁人更把他當笑話看,其餘不然。

在台灣要開放「紅燈右轉」並不是一件多困難的大事,紅燈時行人穿越道上空無一人,右轉車大排長龍為什麼不能右轉呢?事實上紅燈不能右轉,造成的後遺症更大,大家只是如入鲍鱼之肆,久而不聞其臭。但見待綠燈一亮,直行車勇猛往前直衝不談,大排長龍的右轉車也同樣必須爭先恐後,深怕通過不了兩三台車,一下子又轉成紅燈了,後車急得亂按喇叭,逼著前車横衝直撞,使得穿越人行道的男女老幼,都只得在車水馬龍夾縫中左閃右躲,打開一條險路突圍,即使綠燈,顯然行人一樣也是險象環生。今若開放紅燈車輛可以右轉,事先已經有許多要右轉的車輛都業已轉過去了,綠燈時就不會有為爭取短暫右轉時間而必須與行人拼命爭道的時空環境,綠燈時,法治社會的公民駕駛人大可好整以暇,遵守「行人先行」的交通規則,待清空行人後,再徐徐右轉通過,人車皆安,這也是國外開放紅燈時,右轉車可行的原理。

但在我國為何遲遲不敢開放「紅燈右轉」,難不成只是為了許多警員可以埋伏守株待兔,增高違規右轉的交通罰單的業積而已嗎?問題其實很簡單,就是一日開放紅燈右轉,我國公民駕駛人在綠燈時照常人車爭道,分秒必爭,連有正當理由,理直氣壯要通過綠燈過馬路的權利主體--行人也不遑讓,如此一來開不開放紅燈右轉,一樣人車爭道,一樣險象環生,一點也看不出實益,為什麼要獨厚駕駛人?所以不開放「紅燈右轉」的唯一理由就是在懲戒駕駛人「誰叫您綠燈時都不讓行人先行?」而已,所以活該不能「紅燈右轉」,想想紅燈時行人穿越道上空無一人,右轉車大排長龍,駕駛人眼睜睜看著行人穿越道上早已淨空,也只能按兵不動升火待發,空等個五六十秒的紅燈,乾著急跺腳也都私亳不能動彈,豈不暴殄天物,錯失良機?

所以只有等到有一天,駕駛人都必須先通過「綠燈時行人先行」的法治訓練, 養成綠燈時讓行人先行的法治習慣後,待駕駛人都懂得綠燈時,先慢個十秒,二十秒,讓行人全部通過再行,保証行人安全第一後,政府才敢開放紅燈時車輛可以右轉的權利,如此一來,方能在綠燈時,加惠行人。此時也因為排隊等右轉的車輛不多了,何況即使變成綠燈,車子也還照樣可以右轉時,右轉車就不再需要像神風特攻隊一樣衝鋒陷陣分秒必爭了,駕駛人儘可好整以暇,而以「行人先行」,安全第一為要,法治社會下的公民駕駛人自然就有權利紅燈右轉了。

titles.gif (2030 bytes)
www.drkao.com
本站純為服務性質
本頁資料只供參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