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覆會員有關衛生署醫療傷害救濟法草案問題

Q:關於第四條不得申請補償五.該傷害為疾病本身所導致之結果,請問羊水栓塞就是符合不得申請補償的標準嗎?

本人曾經發生過一例,自然生產完,未做任何處置尚未縫完傷口,病人的血液就轉為缺氧血,血壓下降,CPR十小時無效,而死亡。此病例為簡單的生產,39, 第一胎,piton催生約十小時,媽媽自己用力生出,沒有推肚子,沒有使用vacuum, baby 3300g.。本人未做任何處置她就死亡,這就是生產本身導致的結果,若再發生,是否就屬於不得申請補償的範圍?
A:
醫療法制暨醫療糾紛委員會召集人回答:

一.    草案第四條所謂不得申請補償之五.該傷害為疾病本身所導致之結果。指的是疾病本身的natural course,屬於可避免性的醫療傷亡,則不得申請補償,這包括natural death壽終正寢及natural course疾病自然歷程,如癌末等。所有的行政補償目標都只針對可避免性的醫療傷害,如醫療過失,醫療不幸及醫療意外而設,否則所有人老死了,送到醫院就可以申請醫療傷害救濟,基金馬上就破產了。

二.    羊水栓塞因為是不可預料,不可抗力的突發醫療事故,並不是生產(疾病)本身所導致之自然結果,應是屬於一種醫療意外。法律上來說, 羊水栓塞症沒有「結果預知可能性」,也沒有「結果迴避可能性」,表示醫師並沒有違反醫師的主觀「注意義務」,當然根本沒有醫療過失可言,應符合醫療傷害救濟法的給付條件。

三.    參考原載於「不是醫療過失的醫療糾紛」乙文,可更明白以上觀念。問題是衛生署該法漏洞百出,連法律名詞定義都弄不清楚,嚴重背離「過失賠償,事故補償,風險救濟」的法則,難怪會造成您的疑慮。

 

[附文]高添富/不是醫療過失的醫療糾紛(轉載自台北市醫師公會會刊)

 

個人苦讀醫療法律九年,處心積慮就是想要把醫師自醫療糾紛的困擾中解脫出來,進一步為年輕有為的醫師找出無懼無慮的行醫空間。單單為了要釐清什麼醫療事故才是真正醫療過失造成的醫療糾紛,就百思不得其解,焦頭爛額兩三年才終於提出一個「非醫療過失責任範疇」的理論交卷,認定不是醫療過失的醫療糾紛應包括下列三種:一是不可避免性的自然死亡(壽終正寢)及自然病程(疾病使然),二是可預料的合併症與副作用的「醫療不幸」,三是不可預料,不可抗力的「醫療意外」三種情況。問題是理論歸理論,實務上即使明知不是醫療糾紛的醫療事故,明明不是醫師的過失醫療行為所引起的,最終醫師也只有靠法院判決方能還他一個清白。這期間各路插花人馬都要一一安撫,病家訴諸各種手段,也要一一全盤接納逆來順受:不論是病家綁布條、丟雞蛋,或訴諸媒體、公諸輿論、記者偵訊、人民公審,最後又要經過漫長的鑑定及訴訟攻防過程,最終雖可能還醫師一個清白了,然大勢已去,早已是大江東去淘盡病源,身敗名裂人事皆非。

什麼又是「非醫療過失責任」呢?說白話一點就是,雖然病患發生了醫療傷害或死亡的不幸事件,但並不是醫師的疏失所致,甚至與醫療行為都完全無因果關係者,不但不算是醫療事故,更談不上成立醫療糾紛事件,此即指上述三種情況者。問題是因為病人不知、法官不懂、律師茫然,醫師更不明瞭,自己理虧情勢比人強,也只有全盤接受,結果大家不知所云鬧成一團,即使不是醫療糾紛的案件,最後也成了名符其實的醫療糾紛了。其實,實務上非醫療過失責任者指的正是下列三種情況:

. 自然死亡(壽終正寢)及自然病程(疾病使然)

譬如說有一九十高齡老人垂垂老矣或末期癌症病人,癌細胞已轉移全身,惡性體質,氣若游絲。一但在家中去逝,不是享盡天年壽終正寢,就是疾病使然,早日解脫,亦非憾事。但若是老人或病人剛好吃過醫師給的一顆心臟藥或感冒藥不久,馬上就群情激憤,節外生枝成了「非醫療過失責任」的醫療糾紛。

. 可預料的合併症與副作用的醫療不幸

以合併症來說,如子宮全切除術有百分之三的機會手術時會有輸尿管傷害的合併症,腹腔鏡手術有千分之五的機會會發生腸動脈穿破的合併症,醫師已告知這種危險,但病人因病情需要,同意冒險接受這種危險的手術,就要風險自負。萬一醫師已盡最大努力防止,仍不幸發生了上述合併症,只能說是一種醫療不幸,屬於醫療非過失責任之範疇,就像吃飯有時也會因米粒嗆到氣管,窒息而死,有人會因而責怪負責煮飯的主婦有業務(經常反覆性的社會行為)過失致人於死之嫌嗎?

另外以副作用來說,藥物過敏是個人特殊體質所致,其中以史蒂芬-強森症候群最惡名昭彰,其發生率為每年每一百萬人口有一例,可能因Dicloflex, fluconazole, valdecoxib, penicillins, barbiturates, sulfas, phenytoin, Modafinil, lamotrigine, nevirapine, Ibuprofen, ethosuximide, carbamazepine等藥物而引發,甚至包含一些臨床經常用會使用到的磺胺劑、盤尼西林、巴比妥酸鹽(安眠藥)或抗癲癇藥物如lamotrigine phenytoin Dilantin.者,連含人參的中藥也有報導發生過。史蒂芬-強森症候群會造成廣泛的皮膚及粘膜的水疱病變,死亡率為百分之五,原因固和個人體質有關,但有百分之五十為原因不明性。發生這種過敏毒性反應,當然醫師也無法未卜先知,但只要醫師已盡詢問義務並檢視過其用藥過敏史,告知病人可能的過敏副作用,並在第一次用藥後留置病人留院觀察一段時間,即使病人發生了史蒂芬-強森症候群或其他嚴重過敏性休克,也只能說是病人體質使然,是一種就醫療不幸,屬於醫療非過失責任之範疇,就像在家吃到海鮮,全身起蕁麻疹,甚者氣喘發作,支氣管痙攣窒息而死,家庭主婦會因而被控告業務過失致死罪嗎?所以過敏休克反應只是一種「非醫療過失責任」的醫療不幸。

. 不可預料,不可抗力的醫療意外

譬如說病人一腳剛踏入診所, 尚未掛號,忽然心肌梗塞倒地氣絕,或生產分娩時,產婦忽然發紺,意識昏迷而死於羊水栓塞症,當然都是一種天災,英語叫做Acts of God,即神之旨意,只能說是醫療意外,一種「非醫療過失責任」的醫療意外,但病家窮追猛打,非置醫師於死地,以一命償一命替天行道不可,令醫師手足無措,任人宰割。但若病人剛好在家心肌梗塞猝死,或在家急產後不巧碰到羊水栓塞症,家人或先生為什麼就不必要負過失致人於死,或延誤轉診之罪名呢?

另外關於非醫療過失的醫療糾紛,中國大陸更乾脆,直截了當在中國的「醫療事故處理條例」正面表列,明文規定下列七種情況不屬於醫療事故:

.  非法行醫造成患者人身損害,不屬於醫療事故,觸犯刑律的,依法追究刑事責任;有關賠償,由受害人直接向人民法院提起訴訟。

.  在緊急情況下,為搶救垂危患者生命而採取緊急醫學措施造成不良後果的;

.  在醫療活動中,由於患者病情異常,或者患者體質特殊而發生醫療意外的;

.  在現有醫學科學技術條件下,發生無法預料或者不能防範的不良後果的;

.  無過錯輸血感染,造成不良後果的;

.  因患方原因,延誤診療導致不良後果的;

.  因不可抗力造成不良後果的。

所以說,非醫療過失責任的醫療糾紛基本上是無法成立的。只要病人將心比心,檢察官明察秋毫,法官明鏡高懸,應用行政補償(醫事人員強制責任保險)方式,或國家社會救濟(醫療風險救濟基金)制度的另類和平途徑,病人或病家一樣可以得到足夠的補償金額,何必一定要置醫師於死地,又未必能如願得到賠償呢?

(作者為國立政治大學風險管理與保險研究所法律組博士候選人)

titles.gif (2030 bytes)
www.drkao.com
本站純為服務性質
本頁資料只供參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