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人主訴請不要直說病名

病人走入診療室,常一闢頭就對鴨嘴大夫主訴:「膀胱發炎!」,或「子宮炎!」,實在令鴨嘴大夫有點手足無措,既然病名都診斷出來了,幹嘛還要看醫師?對別科醫師也一樣,病人一見面就直截了當說「我感冒了!」或「扁桃腺發炎」,也會令飽讀醫書的大夫有點挫折感,倍覺懷才不遇。其實醫師問診是要請問病人有什麼不適的症狀才來看醫師?病人都自知生了什麼病,再來醫師也只是聽命處方開藥,現代台灣的醫師又已沒有調劑權了,碰到這些看病高手豈不都沒有施展功力的空間?所以病人其實只管訴苦就好,什麼頭痛,發燒,下下腹痛,頻尿,小便有如刀割,儘管細訴無妨,醫師的頭腦才能像電腦搜索檔案一樣好好運轉,思索諸多可能的病名,再一一鑑別診斷,最後再加上外診,內診才能完成診斷,必要時還要抽血,作超音波,照X光,才能作出疾病的臆斷,那能像病人那麼輕鬆不負責,診斷錯誤延誤病情,醫師可是要吃官司的,可擔當不起的呢。

有時病情複雜到拿不定主意時,醫師甚至還要來個「治療性診斷」-就是先把它當作一個常見的疾病治療,若效果不彰再去想更罕見的疾病,不過先決條件是病人一定要回診,否則醫師也是英雄無用武之地。以前報章常看到病人在罵醫師庸醫,不會診斷「登革熱」,其實許多疾病開始都是非特異的,像登革熱初期症狀只是發燒、頭痛、肌肉痛、噁心、嘔吐、全身倦怠,與一般感冒無異,但如果醫師看了一次,甚至兩次,病人都仍高燒不退沒有進展,醫師自然會往壞的方面如嚴重致命的「出血性登革熱」去思考,總不能只要初診病人發高燒就都要完成的全套檢查,最後証實只是普通感冒時,已讓每病人白花錢又虛驚一場。偏偏國人習慣看病都只看一次,治療無效就換醫院醫師,結果每個醫師都看病人第一遍,只能先對症治療,一但嚴重到腸胃道出血、血尿、子宮出血,外加四肢冰涼,坐立不安,脈博微弱,出現「低血容性休克」,第三位醫師依「事實自証原則」當然可輕意診斷出來,可惜為時已晚,因小兒的「出血性登革熱」死亡率可高達1550%以上,前兩位醫師的當然難逃醫療糾紛官司。

總之醫師必須如此戰戰兢兢,如臨深淵,如履薄冰的賣力診斷,所以美國醫師看診一次收醫師費美金100~200元,倒也理直氣壯。偏偏在台灣,醫師都讓病人自行診斷了也不覺得醫師會診斷有什麼了不起?難怪病人看病沒拿藥就不肯付醫師費。幸好全民健保雖剝奪了醫師調劑權之後,好心力圖改變這個看病習慣,病人每次刷了IC上卡看健保,中央健保局就發給醫師費300元(合美金不到10元),但就綜合所得稅課稅級距及累進稅率一樣,若看診超過25個病人之內,醫師費用就減少到200元或更低了,這也是天下奇聞,麻油雞一碗200,有說賣超過50碗就折價到150元一碗者否?談到醫師費果然外國的月亮真的就比較圓,參考長庚醫訊的文章可知(備註):醫師的診療費用在美國與台灣相距就很大,在美國看醫師,在門診初診每次要收$100/U.S.以上,急診每次要$200/U.S.以上,住院每天診療費也要$70/U.S.,但是在台灣門診每次$6.5/U.S.207N.T.),急診$10/U.S. (330N.T.),住院每天$7/U.S.(230N.T.)。而開盲腸炎的手術費用在美國最低的HMO也付$500/U.S.以上,台灣健保則只付$100/U.S.,疝氣修補手術在美國最低是$500/U.S.,在台灣是$150/U.S.;人工關節置換在美國最低是$2,000/U.S.,在台灣是$350/U.S.

台灣全民健保馳名國際,貴為醫療烏托邦的台灣民眾可以瞭解為什麼美國泱泱大國,直到日昨才通過歐巴馬的美國全民健保方案,而且肯定必須委由民間眾保險公司經營,絕不能由聯邦或州政府插手,光看以上台美醫師費收費標準的差距,白痴也自然可看出端倪。

 

:王清貞,美國與台灣醫師費用,長庚醫訊第二十卷第三期,頁9

titles.gif (2030 bytes)
www.drkao.com
本站純為服務性質
本頁資料只供參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