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療風險的結果預見可能性

醫療風險依有否「結果預見可能性」分為醫療不幸與醫療意外,有「結果預見可能性」的醫療事故是醫療不幸,沒有「結果預見可能性」的是醫療意外,兩者醫療事故,全係因醫療行為本質的風險性與不確定性,所導致的醫療傷害或死亡,皆無「結果迴避可能性」可言,故合稱為醫療風險。

 

未符合醫護照護水準的醫療不幸

醫療不幸包括醫療合併症與藥物副作用,對這類醫療事故,雖無「結果迴避可能性」,然理應有「結果預見可能性」,如某些藥物之副作用,仿單上已有說明,或藥物的交互反應,若已為善良管理人所應知道的medical custom,但醫療加害人因故意以藥品的標示外使用off label use,也就是正式用法之外,說明書上沒有提到的用法,如把PPA當作抑制食欲的減肥藥使用,致病人產生高血壓、心臟病及甲狀腺機能障礙者,或因醫療加害人未能追求醫學新知而過失不知,如nizoral併用第二代抗組織胺,會造成心室頻脈致死,這些已知醫療禁令常規的特殊情況,使得原本沒有「結果迴避可能性」的醫療不幸,因而轉成具有「結果迴避可能性」時,醫療加害人理當迴避發生,結果竟因故意或過失而不預見下,醫療加害人沒有盡力去迴避,以防止以上副作用或交互反應的發生,使得原本在能預見下可以盡力去迴避的情況,,竟因醫療加害人的故意或過失,致發生負面醫療結果,醫療加害人就必須自負風險,即應該有「結果預見可能性」的情況下沒有預見,應該有「結果迴避可能性」的情況下沒有避免,致終究不免發生了負面的醫療結果,係肇因於醫療行為未能符合當時之醫護水準,方致應預見而不預見,應迴避而不迴避,明白顯示醫療加害人有違反客觀注意義務之事實,致發生了醫療事故,此類醫療事故,就必須歸屬為醫療過失。醫療加害人就必須因其醫療行為,未符合醫護照護水準,負起主給付義務給付不全的民刑事責任。

 

未符合醫護照護水準的醫療意外

醫療意外包括疾病併發症與藥物過敏反應,雖這類醫療事故,尤其是藥物過敏反應者,乃因病人體質使然,原本即無「結果預見可能性」,更無「結果迴避可能性」可言,但若病人事前業已告知醫師,本身已知對某種藥物的過敏史,因而針對該種特定藥物相關事故,即轉為具有「結果預見可能性」及「結果迴避可能性」之性質。若因醫療加害人的疏失,在轉具「結果預見可能性」下,本不該再使用該藥物,以迴避過敏反應的發生,竟因醫療加害人的過失而未預見,更未迴避,竟仍使用了病人已告知會過敏的此等特定藥物,導致過敏反應的傷害發生,即使藥物過敏反應是體質使然,乃因醫療加害人未能謹慎小心,未能符合醫護水準,使用了病人已告知會過敏的藥物(違反結果預見義務),致造成病人原可迴避的醫療事故傷害(違反結果迴避義務),顯而易見係醫療加害人未能善盡善良管理人的客觀注意義務所致,因而必須歸屬為醫療過失。醫療加害人就必須因其醫療行為,未符合醫護照護水準,負起主給付義務給付不全的民刑事責任。

 

未盡到告知後同意說明義務的醫療風險

至若針對可預見的醫療不幸,包括醫療合併症及藥物副作用,或無法預見的醫療意外,包括疾病併發症或藥物過敏反應。醫療加害人本應事前盡到「告知後同意」的說明義務,如充分告知病人可能的醫療合併症及藥物副作用,或可能的疾病併發症或藥物過敏反應,以及可能的另類選擇,再由病人本身同意風險自負,承諾危險之承擔下,醫療加害人方才施行,並盡力迴避,若終究不免發生了藥物副作用或藥物的交互反應時,方能歸屬為醫療不幸;惟若醫療加害人在未得病人「告知後同意」下冒然使用施行醫療行為,只是未能盡到醫療契約附屬義務的說明義務,但並未改變到醫療不幸本質---即本身雖具「結果預見可能性」,但不具「結果迴避可能性」的不幸本質,即使醫師已盡力監測以避免合併症或副作用的發生,最後仍不免發生醫療傷害,仍屬醫療不幸。同樣情況在未盡到附屬義務的說明義務下,亦未改變到醫療意外本質---即本身不具「結果預見可能性」,也不具「結果迴避可能性」的意外本質,即使醫師已謹慎小心翼翼,亦無法避免無法預期的併發症或過敏反應的發生,最後仍不免發生醫療傷害,仍屬醫療意外。此兩者之醫療事故的不免發生,乃肇因於其原本即無「結果迴避可能性」可言,故仍屬醫療風險的範疇,醫療加害人雖能符合醫護照護水準,無礙於診療義務之主給付義務,無故意或過失下,不必負刑事責任及民事侵權行為責任,但因醫療加害人未盡到說明義務,仍必須負起醫療附屬義務,給付不全的民事契約不履行責任。

 

醫療風險的刑事、民事責任

結論是,在醫療風險的兩種情況下,論及客觀注意義務方面,因醫療加害人故意的藥品的標示外使用off label use,或過失不知藥物交互反應的一般醫療新知,不符合當時醫療照護水準,因而未盡到結果迴避義務,而發生了醫療不幸;或病人已告知特定藥物過敏的事實下,醫療加害人仍故意或過失使用了該藥,竟未迴避其結果之發生,而導致醫療意外,因未能符合當時的醫療照護水準,有違善良管理人之主給付義務時,即使是原本無結果迴避可能性的醫療不幸及醫療意外,也因在醫療過程鑑定中發現其醫療行為不符合醫療照護水準,致醫療加害人未能預見,而改變了醫療風險本無「結果迴避義務」的本質,又未能迴避,因而醫療加害人不但必須因故意或過失要負醫療過失之刑事責任,並且也因違反醫療主給付義務,同時必須負擔民事責任。

但若在醫療不幸及醫療意外的場合,只是醫療加害人未盡說明義務,最後雖已盡力迴避,遂行結果迴避義務,或小心翼翼謹慎行事,即使符合醫療照護水準,但也未能改變兩者醫療風險其無「結果迴避可能性」的本質。因此即使發生了醫療傷害,只因醫療加害人未盡到説明義務,未能得病人告知後同意而已,在並無違反客觀注意義務的情況下,醫療加害人仍必須因只違反醫療契約附隨義務,而負擔民事責任。

titles.gif (2030 bytes)
www.drkao.com
本站純為服務性質
本頁資料只供參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