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醫對停止健保合約一年的對策

 

針對中央健保局對健保特約醫療院所違約,開鋤處罰高醫婦產科停止健保合約一年,或易科1.5億罰鍰的行政處分,鴨嘴大夫建議高醫婦產科部門可採取以下對策:

一.    寧接受停約處分,毋需繳交1.5億罰鍰。

二.    停止健保一年期間,高醫婦產科可改自費看診 (並比照健保規定收費),若因此造成保險對象的不便,應由中央健保局全權負責。就因為民眾是與中央健保局簽訂保險契約,保險對象繳交保費給中央健保局,民眾發生保險事故時,中央健保局就應依保險契約給付醫療,因為保險法有云:本法所稱保險,謂當事人約定,一方交付保險費於他方,他方對於因不可預料,或不可抗力之事故所致之損害,負擔賠償財物之行為,所以要不中央健保局必須退回保險對象一年的保費,要不就要開放自費就診高醫婦產科的民眾,能依「緊急傷病自墊醫療費用核退辦法」,事後再向健保局申請核退全部醫療費用才對。

三.    高醫行政部門應還原詐欺商業保險公司的保險詐騙真相,瞭解許醫師涉案的來龍去脈,以早日還涉案醫師一個清白。該案目前仍在承辦檢察官偵查不公開的調查階段,行政機關怎麼可能未卜先知,怎麼可以未審先判?何況許醫師可能只是出於婦人之仁,同情投保鉅額健康險或意外險的病人,苦苦哀求醫師,協助她開一份不實的診斷証明,以多領一些保險金的善意,違法而不自知,否則許醫師又不是診所一醫獨大的負責醫師,在醫學中心眾目睽睽之下,一名受僱醫師怎麼可能一手遮天,還跨部門到病理室偷取或偽造器官標本?太扯了吧?!

鴨嘴大夫有感而發的是:自被健保局停約一年的高醫醫師涉嫌調包詐騙商業保險公司保險金乙事,雖然可能只是許醫師個人涉嫌醫療犯罪的刑事案件,但健保局在尚不明事理之下,只圖為轉移健保費率調漲的民怨焦點,毅然決然就很輕率的處分涉嫌醫師的僱用人(醫學中心)停止健保合約一年,宛如壯士斷腕理直氣壯,卻又因恐無法對繳交保費的保險對象交待,又變通以追溯回扣該高醫婦產科一年健保給付費用,易科1.5億罰鍰。中央健保局振振有詞的理由是,因為健保局認為:健保特約是健保局與醫學中心簽訂的,其下受僱醫師並不是健保特約契約當事人,與健保局無涉,所以違約處分的對象,當然是特約醫療院所,也當然必須接受違約處分,雖然這次健保局應用的民法觀念終於正確了,但中央健保局也不要忘了,健保特約醫療院所正也是它自己的使用人,所以責無旁貸,中央健保局也必須負起「履行輔助人」一樣的故意過失責任,恐中央健保局日後亦難逃監察院彈劾、糾舉的最終命運才對。

中央健保局這次終於認清,它自己才是健保合約的當事人,但為什麼每次特約醫療院所的受僱醫師發生醫療糾紛時,即不論是給付不全或加害給付的健保醫療「契約不履行」時,健保局何忍一向都事不關己,眼睜睜的看著民眾,無知到只顧把第一線苦哈哈的臨床醫師當作討錢索賠的箭靶,隔岸觀火,與它完全無涉?民眾盲目,忘了寃有頭債有主,醫療糾紛的幕後小老闆是醫院或醫學中心,而真正的大老闆才是年擁4700億的大金主中央健保局呢!所以今後醫療糾紛求償的對象,應該是要找醫療保險契約的當事人,尤其多金的中央健保局負責才對,也才可能索賠得更多;中央健保局也應該藉此澄清,身為醫療糾紛的真正幕後金主大老闆,當保險給付不全時,健保保險契約的當事人可直接向它索賠,能夠如此有擔當,也才對得起每個月定期強制交納昂貴保險費率的保險對象。

台灣健保之光環舉世聞名,眾國朝拜,不遠千里紛紛渡海來台學習經驗,所有榮耀理所當然都是中央健保局的偉大成就;惟一但遇到醫療糾紛,中央健保局就都默不作聲,冷眼旁觀,任由民眾去向醫院抗爭,對醫師個人窮追不捨,可憐受僱服務醫師不過是財團醫院的馬前卒(法律名詞是受僱人),而醫院也不過是中央健保局的手腳(法律名詞是履行輔助人),所有的索賠求償箭頭都應該直接指向財大氣粗的中央健保局才對,即民法224條所言:「債務人之代理人或使用人,關於債之履行有故意或過失時,債務人應與自己之故意或過失負同一責任」,可是就像縮頭烏龜一樣,中央健保局享盡健保烏托邦催生者的美名,好事歸它,醫療糾紛發生時本要承擔其履行輔助人(特約醫療院所)一樣的故意過失責任時,健保局就趕緊與加害人劃清界線隔岸觀火,任其使用人(特約醫療院所)或使用人的受僱醫師責任自負,受盡被害人或家屬的窮打急追,自生自滅,與他好官我自為之,完全無一絲牽扯。

健保制度專司討好選民,不惜違反醫療傳統,放任國民每年每人看病次數,高達14.5次。小病浪費醫療資源,重病時中央健保局又要保險對象自費,承擔不可承受之重,顯然與保險理念大相逕庭(保險法第一條第一項:本法所稱保險,謂當事人約定,一方交付保險費於他方,他方對於因不可預料,或不可抗力之事故所致之損害,負擔賠償財物之行為),結果是急難救濟方需要政府插手協助之時,健保局反而彈盡援絕,任保險對象只能自生自滅。

惟雖惡法亦法,針對健保局醫療政策的倒行逆施,醫界人士儘可抗爭抵制,集體杯葛,以爭取最低看病權益,取子之予攻子之盾,但最重要的是,醫師個人絕對不可因而違約犯法,違反行政義務,或虛報詐騙健保給付之便宜行事,不但未免有失醫德與醫師僅有的尊嚴,因小利而失大義,君子不為也。

titles.gif (2030 bytes)
www.drkao.com
本站純為服務性質
本頁資料只供參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