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因資訊是否納入健康保險要保書?

 

個人疾病基因的資訊是否納入健康保險要保書,眾說紛紜,僉認為有涉嫌違反「個人資料保護法」的危機,惟站在保險的目的在追求「人人為我,我為人人」的互助精神,當被保險人不幸意外罹患癌症或大疾病,由其他被保險人合資,透過保險機制,予以財力資援,並不為過,尤其目前我國全民健保體制不良,保小病不保大病,一年光看感冒就花掉500億新台幣,到全民健保保險對象真正罹患重症,需要國家伸出援手治療時,又因財務不良而無能為力,只能棄而不顧,任其自生自滅,這時候若民間保險公司也同樣束手無策,就真呼天不應,叫地不靈了,只有坐以待斃一途了,所以要求保險制度能發揮急難救助的合作精神,必須防止「帶病入保」的「逆選擇」問題,因而健康保險要保書中必須對告知事項嚴格把關,書面諮詢必須詳盡,以維持保費對價平衡原則,擔保其他被保險人權益,(保險法第64條第1,2項:訂立契約時,要保人對於保險人之書面詢問,應據實說明。要保人故意隱匿,或因過失遺漏,或為不實之說明,足以變更或減少保險人對於危險之估計者,保險人得解除契約;其危險發生後亦同。但要保人證明危險之發生未基於其說明或未說明之事實時,不在此限。),否則一旦連民間壽險公司也被帶病入保拖垮了,還奢談什麼「當事人約定,一方交付保險費於他方,他方對於因不可預料,或不可抗力之事故所致之損害,負擔賠償財物之行為。」(保險法第一條第一項:本法所稱保險),這是鴨嘴大夫攻讀保險法博士五年來的最大心得。

尤其看到許多高級知識份子,明明長了卵巢腫瘤要開刀了,才想到要投保健康保險,就為了貪圖多領一筆保險金,還再三叮嚀鴨嘴大夫不可洩露她到診所看診的病歷,鴨嘴大夫痛心之餘,只有冷冷回應:只要您不講曾到過本院看診過,保險公司核保人員不可能會拿您的調閱歷同意書找上門來調查,誰又知道呢?助紂為虐,以成就其不當得利之企圖。但鴨嘴大夫深感單單為個人圖利,而害及其他被保險人不得不增加保費的無形損失,消費其他被保險人,直接破壞保險制度至此,仍不禁扼腕不已。

特別有爭議的是被保險人的家族史,社交史(酗酒、吸煙、嚼檳榔)或疾病基因資訊可否列入健康保險要保書的告知事項?學者都以為恐會涉及「個人資料保護法」而期期以為不可,其實個資法的立法旨意在於「為規範個人資料之蒐集、處理及利用,以避免人格權受侵害,並促進個人資料之合理利用(個資法第1條),所要求的是「個人資料之蒐集、處理或利用,應尊重當事人之權益,依誠實及信用方法為之,不得逾越特定目的之必要範圍,並應與蒐集之目的具有正當合理之關聯。(個資法第5條),而罰責客體在於「防止個人資料被竊取、竄改、毀損、滅失或洩漏。」(個資法第18條)耳,非公務機關只要合乎個資法第6條第1項[1]中的第2款的「二、公務機關執行法定職務或非公務機關履行法定義務所必要,且有適當安全維護措施。」及第19條第一項[2]2款「與當事人有契約或類似契約之關係」及第5款「經當事人書面同意」的規定就合法了,個資法的重點在於個人隱私不可洩密,避免人格權受侵害。若因噎廢食,而無法避免帶病入保,破壞保對價平衡原則的逆選擇,損及普羅大眾的保險權益,造成的後果更不堪設想,此所以鴨嘴大夫堅信,要保書的告知事項,包含上述危險因子或疾病基因,應該是合法且有其必要性的。

以帶「疾病基因」入保之正當性來說,就被保險人的乳癌家族史而言,雖基因突變會導致家族遺傳性乳癌及卵巢癌者,只佔所有乳癌患者之一小部份(10%),若被保險人已知BRCA1+BRCA2突變基因,必然與日後發生乳癌機的率增加有因果關係,因為帶有BRCA1BRCA2基因突變的患者一生中罹患乳癌之機率為40-87%,而罹患卵巢癌之機率為16-60%[3]。病人投保後,要求醫師為她切除乳房,或作輸卵管卵巢切除術確符合醫學上的適應症indication,足証醫學上亦間接承認疾病基因也是一種疾病。問題是投保後被保險人馬上住院開刀,申請保險給付,壽險保險公司能不理賠嗎?

總之,健康保險要保書告知事項的鉅細糜遺,目的只在於維持保費對價平衡的問題,並非在拒絕客戶,壽險公司更無刁難,或無理取鬧之意,生意人那有不作生意的道理?至少也可以透過要求被保險人增加保費才予以承保,亦不為過。其他如過去史的告知重點,必須放在探討該病是否已延續成慢性危險因子?如B型肝炎帶原者易致肝癌,或已衍生出終其一生的慢性疾病,如心肌梗塞、高血壓,必須終生服藥控制,或業已產生後遺症,如中風的行動不能disablilty,或已控制或已治療過的癌症,仍有隨時復發的可能性,凡此種種細節,怎可能略而不視?當然若只是一時性的疾病,如感冒、流感早已痊癒(自癒或治癒者),或根本沒有後遺症者,且與發病期間或住院日數長久根本毫無關聯,根本不必列入考慮,但疾病危險因子,包括基因資訊及社交因子在核保上的的重要性,應是未來「保險醫學」上不容忽視的一個新課題。


 

[1]個資法第6條第1項:「有關醫療、基因、性生活、健康檢查及犯罪前科之個人資料,不得蒐集、處理或利用。但有下列情形之一者,不在此限:一、法律明文規定。二、公務機關執行法定職務或非公務機關履行法定義務所必要,且有適當安全維護措施。三、當事人自行公開或其他已合法公開之個人資料。四、公務機關或學術研究機構基於醫療、衛生或犯罪預防之目的,為統計或學術研究而有必要,且經一定程序所為蒐集、處理或利用之個人資料。」

 

[2]個資法第19條:「第1項非公務機關對個人資料之蒐集或處理,除第六條第一項所規定資料外,應有特定目的,並符合下列情形之一者:一、法律明文規定。二、與當事人有契約或類似契約之關係。三、當事人自行公開或其他已合法公開之個人資料。四、學術研究機構基於公共利益為統計或學術研究而有必要,且資料經過提供者處理後或蒐集者依其揭露方式無從識別特定之當事人。五、經當事人書面同意。六、與公共利益有關。七、個人資料取自於一般可得之來源。但當事人對該資料之禁止處理或利用,顯有更值得保護之重大利益者,不在此限。」

 

[3] BRCA1/BRCA2,基因基因檢測區,http://www.shute.kh.edu.tw/~n09501a07/giin2.htm

titles.gif (2030 bytes)
www.drkao.com
本站純為服務性質
本頁資料只供參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