審判中之案件能否加以評論?

 

審判中之案件能否加以評論?答案當然是肯定的。

85年易字第391號判決旨意曾曰:「該案是否屬於審判中之案件及能否加以評論,已有爭議,惟縱認該案件已經第一審判決,非屬審判中之訴訟案件,身為一肩負社會責任之作家,於評論時,亦應摒除感情,就事論事,以客觀而公正之態度,審慎評論,不可以為一筆在手,可以海闊天空,未深入研究該案之來龍去脈,即害法院之尊嚴。惟查所謂「可受公評之事」,係指依其事件之性質與影響,應受公眾之評論而言。然若法律另有禁止之規定時,則仍應受其拘束,不得任加評論。而對於尚在審判中之訴訟事件,或承辦該事件之司法人員,即不得評論,此觀出版法第三十三條之規定自明。」,問題是該判決後兩年,即民國 88 01 25 日已廢止出版法,原本該出版法 第 33 條所言:「出版品對於尚在偵查或審判中之訴訟事件,或承辦該事件之司法人員,或與該事件有關之訴訟關係人,不得評論,並不得登載禁止公開訴訟事件之辯論。」已是昨日黃花,不再採用,所以今日台灣民主國家,保障言論自由,審判中之案件為「可受公評之事」,公眾當然都能加以評論。

其實可圈可點是,我國言論自由的尺度是相當大的,尤其為維護新聞自由,對新聞媒體的接納性及忍受性已近乎氾濫成災,93年台上字第1979號判決意旨曰:「縱事後證明其言論內容與事實不符,亦不能令負侵權行為之損害賠償責任,庶幾與『真實惡意 (actual malice) 』原則所揭櫫之旨趣無悖。」。大法官釋字第509號解釋亦已揭示:憲法第十一條規定,人民之言論自由應予保障,鑑於言論自由有實現自我、溝通意見、追求真理、滿足人民知的權利,形成公意,促進各種合理的政治及社會活動之功能,乃維持民主多元社會正常發展不可或缺之機制,國家應給予最大限度之保障。」,又曰:「刑法第三百十條第三項前段規定:「對於所誹謗之事,能證明其為真實者,不罰」,係以指摘或傳述足以毀損他人名譽事項之行為人,其言論內容與事實相符者為不罰之條件,並非謂行為人必須自行證明其言論內容確屬真實,始能免於刑責。惟行為人雖不能證明言論內容為真實,但依其所提證據資料,認為行為人有相當理由確信其為真實者,即不能以誹謗罪之刑責相繩,亦不得以此項規定而免除檢察官或自訴人於訴訟程序中,依法應負行為人故意毀損他人名譽之舉證責任,或法院發現其為真實之義務。」,台灣剛掙脫白色恐怖的陰影,今日為接受言論自由的民主作風,享受民主政制之新生兒,鴨嘴大夫也同意,這種陣痛是必須容忍及接受的。

有官員朋友曾笑說:每天清晨看報紙頭條新聞,尤其是水果日報,看自己的私生活沒有躍然紙上,才能安安心心的上班去;輿論的力量排山倒海,可不是說假的。

titles.gif (2030 bytes)
www.drkao.com
本站純為服務性質
本頁資料只供參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