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師違反健保合約規定A 吊照廢證

 

醫師與中央健保局簽訂「全民健康保險特約醫事服務機構合約」,大法官釋字第533號解釋認為,其性質上是一種行政契約(公法上契約),基於「契約優位解除權利」---行政契約之法律關係中,出於公益優於私益之考量,向來強調代表公益之一方即行政主體,享有較為優越之契約權利,本合約即為國家保有優位之解除權限之明例。「全民健康保險特約醫事服務機構合約」第一條即開宗明義表明:「甲乙雙方應依照健保法、健保法施行細則、全民健康保險醫事服務機構特約及管理辦法、全民健康保險醫療辦法、全民健康保險醫事服務機構醫療服務審查辦法、行政程序法、行政罰法、其他相關法令及本合約規定辦理全民健康保險(以下簡稱本保險)醫療業務」,表示健保相關法規命令均為本合約的一部份。

故醫師若違反「全民健康保險特約醫事服務機構合約」,等同違反健保法、醫療法、藥事法等全部規定,且若同時觸犯刑事法律及違反行政法上義務規定,一事四罰:包含違約罰、刑罰+管制罰、行政罰及懲戒罰四種,固符合法律保留原則及處罪法定主義。然而實務上,大權在握的中央健保局一局獨大,好把雞毛當令箭,即使醫師只因過失或不知(禁止錯誤:行政罰法第8:不得因不知法規而免除行政處罰責任。但按其情節,得減輕或免除其處罰。)而違約,而有虛報保險給付之嫌時,因違反健保法規定,中央健保局馬上眼明手快亂世用重典,除了扣減醫療費用之十倍金額,隨即停止健保特約一個月,然後會知衛生局行政罰,命繳交兩倍醫療費用之罰鍰外,再動用管制罰停業一個月,最後並將該案移送司法單位法辦,殺雞敬猴令涉案醫師疲於奔命;嚴重違反行政罰的比例原則之外,顛三倒四、疊床架屋的行政恣意,莫此為甚。終局結果即使緩起訴處分,令涉案醫師向公庫或指定之公益團體、地方自治團體支付一定之金額,或提供四十小時以上二百四十小時以下之義務勞務(刑事訴訟法第253-2條第一項:「檢察官為緩起訴處分者,得命被告於一定期間內遵守或履行左列各款事項:一、向被害人道歉。二、立悔過書。三、向被害人支付相當數額之財產或非財產上之損害賠償。四、向公庫或指定之公益團體、地方自治團體支付一定之金五、向指定之公益團體、地方自治團體或社區提供四十小時以上二百四十小時以下之義務勞務。六、完成戒癮治療、精神治療、心理輔導或其他適當之處遇措施。七、保護被害人安全之必要命令。八、預防再犯所為之必要命令。,或確定判刑下來,緩刑、易科罰金或服監假釋之後,醫師公會還再加把勁把醫師移付懲戒,輕則命接受額外之一定時數繼續教育或臨床進修,重則廢止執業執照、廢止醫師證書,落井下石絕不手軟。

法理上,醫師違反健保法規定A錢雖確有一事四罰之可能,惟其處罰除有先後順序,先決條件外,又有相互制衡種種限制,依「處罰法定主義」,在在都有規則脈絡可尋。為維護醫師的基本權益及職業尊嚴,鴨嘴大夫認為最佳的處理方式是採取同儕制裁、道德勸說---初犯情有可原,再犯吊照廢證,鏟除敗類,絕不姑息養奸:

一.初犯者:大多數醫師是因過失或不知(禁止錯誤),情有可原,道德勸說即可

中央健保局逕依合約規定,違約罰處以違約記點,並扣繳健保費用之十倍金額,但不移送司法調查。由衛生局逕行以行政罰罰鍰(健保費用之兩倍),之後交由醫師公會移付懲戒,擇輕命接受額外之一定時數繼續教育或臨床進修,足矣

.再犯或累犯者:因已有違約前科,不能再萎為不知,故宜同儕制裁加重懲戒。

先由中央健保局扣繳健保費用之十倍金額,終止特約,再移送司法單位偵查、審判:

(一).有罪判決確定時

衛生局再依管制罰限制或停止營業、吊扣證照或命令歇業、吊銷證照(一事不二罰之例外)後,醫師公會並再移付懲戒,擇重廢止執業執照、廢止醫師證書。

(二).緩起訴、不起訴或無罪判決確定時

衛生局逕行管制罰停業3個月,醫師公會再移付懲戒,擇重廢止執業執照、廢止醫師證書。

本質上,大多數的醫師都是自尊自重,十分愛惜羽毛的社會中堅份子,相信在醫學倫理同儕制裁下,不但會刻意戒慎恐懼避免犯錯,更絕不可能會有干冒被吊照廢證的危機,而有再度挺而走險之任何不法意圖。如此一來,潔身自愛公平競爭,不但符合絕大數守法醫師們的期望,更能重拾尊嚴,贏得社會大眾對醫師的尊重與信任。

titles.gif (2030 bytes)
www.drkao.com
本站純為服務性質
本頁資料只供參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