診療室手記990827

  1. 記憶力不好的輕型失憶症的人煩惱了半天, 轉個頭就忘記了剛才在煩什麼?明明很煩惱,卻又一時想不出,到底是在煩什麼這麼煩?絞盡腦汁想出來了,才發現這種煩惱又有什麼大不了的,根本沒有什麼好煩的,真不敢相信自己連這麼芝麻小事也要煩。
  2. 置之死地而後生.人生到此最沒趣的大概就是長癌,但最好先有長癌的心理來面對日後長癌的心態,才能適應這未來必然的命運。人本來就是要死的,除非中風或心肌梗塞,最後也只有死於癌症一途,那又有什麼辦法?得了癌症就快去治療,該開刀就開刀,該化療就化療,該照放射線就照放射線,沒救就準備後事,這沒有什麼道義可言,也和作不作善事,孝不孝順完全無關。
  3. 老婆在為小兒子到美國東部大學唸書,新環境適應不良悶悶不樂而飲泣,其實小兒子適應性蠻強的,只是父母心都以為他們永遠是小孩子。
  4. 對兩位兒子小時候整天看不到老爸,美國十年都沒有陪他們成長的歉疚,唯一的補償方式就是要讓他們將來成家後能有時間多和兒子相處, 朝九晚五上下班專心研究基礎醫學,自己努力賺錢,多留一點遺產讓他們不必再為五斗米折腰。並希望他們答應每年找個時間全家大小陪我們兩位老人家一起去環球旅行,所有開銷都由老爸支出。
  5. 老爸走了,太多的繁文縟節讓大家都忘了哭泣,只有在看到自己老朋友的母親來祭拜時,心中不覺一陣悲從中來。生前為了老爸的尊嚴和不瞭解他心情的親戚怒目相向,和不尊重他將他當猴耍的佣人發火怒斥,彷彿只是過眼雲煙的古早舊事。
  6. 奉養父母老人家,使得自己的家像養老院的公共場所是最大的困擾。親戚進出自如,還是自家人無所謂, 進出多少台佣外佣阿貓阿狗,家中貴重物品完全暴光失控,最重要的是完全沒有隱私權可言。另外電話不斷,有家人打給老媽的,有家人的家人找家人的電話,連自己生病打點滴,也還要拿著點滴去通知有電話,更離譜的是連尼佣的電話也要服務,弄得烏煙瘴氣心情不好連基本待客之道的禮貌都快失去了,但老媽仍渴望含飴弄孫,最好每天辦夜宴,天天家族團聚,共享天倫之樂。
  7. 尼佣的鬼計多端如下:1)看到家人或要看連續劇才給老媽按摩.2)老媽尿濕半夜也不願換尿布.3)大人不在唱歌跳舞鬧翻天.4)50元銅板大量不見了.5)晚上睡覺開大冷氣.6)大白天滿臉塗得白白的.7)五分鐘擦七雙皮鞋.8)三天沒人管,就和老人平起平坐,一起吃飯.9)電話聊天一次半小時以上。
  8. 全台最胖的尼佣在我家,因為她1)半夜起來偷吃櫻桃,一天吃一斤,掃空冰箱.2)把宵夜私藏自己享用.3)煮飯會先吃飽一碗再,端出來.4)早餐自己先煎兩個蛋吃.5)好吃飯菜部分先留下來,剩下的給阿媽吃.6)鮑魚烏魚子干貝一掃而光.7)整天在廚房煮愛吃的菜,五菜一湯8)下午三點喝茶及吶吃點心9)水蜜桃一天一個。
  9. 要求兩個兒子習醫的洗腦運動,主要是顧慮他們將來無才無勢,除了作醫師大概沒有其他生存之道,而且醫師常常是名不符實名過其實,名過其功。但也只要求他們拿MD+PHD,將來朝九晚五上班,不必像老爸一樣早出晚歸,連孩子怎麼長大的都不知道,(不知不覺中都已是大學生了)就好了,也正常希望沒有陪兒子成長的悲哀,不要再度在下一代重演。
  10. 李總統的奇言異行中最可貴的是,他自詡在台灣,自由民主的進步可自任何人都可以公開批判他這點上可以看出,這倒是真的。
  11. 病人說鴨嘴大夫診所人工流產手術費太便宜了,可能不是名牌好醫師,所以不敢來做。才想起近五年沒有調整過醫療費用,連國稅稽查人員都不相信,難不成真是落伍趕不上時代了?但總覺墮胎非為鴨嘴大夫主業,但患者因收費太便宜就對醫師失去信心就太不公平了。手術當中不但全程使用血壓血氧監視器,必要時還有氧氣急救供應,再奉送三天口服藥,作這種手術,安全第一才是保護患者,也是保護醫師的重要因素。

看病中無法和患者暢談的遺憾.不只是患者的損失,也是醫師的歉疚,有一天醫師費提到美國標準即.診療一人收費五十到一百元美金,合台幣1500~3000 元時,則要談多久都可以,連醫藥分業都保證水到渠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