參審法官VS專家証人

 

愈來愈多的醫師法律人陸續自各大法學院科際整合研究所畢業,拿到法學碩士學位的不下百名,取得法學博士學位者已知至少有五名,考上律師高考的醫師律師也有十來位。這些醫師法律人在「醫療行政」方面,真正學以致用從政者寥寥無幾,最高職位的也不過是在醫策會擔任幕僚,其他最多只能作些醫院管理或在學會擔任法律智庫打打雜,可嘆連衛生署的「醫療法規委員會」及「醫事審議委員會」也擠不進去,最多只能在縣市衛生局擔任醫事審議委員會委員,尸位素餐,無法發揮。「醫療立法」方面,更是拒絕往來戶,完全被正科班的法律人佔據,無法侵入。「醫療司法」方面可能是顧慮醫師太講究人情,司法改革嚷了半天的參審制、陪審制都只聞樓梯響;考司法官對醫師法律人難如登天,又有年齡限制(像鴨嘴大夫早己年過55歲門檻,門都沒有),最多也只能在醫學會擔任醫療鑑定工作,或擔任司法院或司法務部的專家諮詢工作,聊勝於無。學術方面深入研究醫事法學,出書立名的絕無僅有,實務方面少數醫師律師敢冒大不諱,勇於替病人控告醫師者才能生存,甚至因而飛黃騰達,醫界對他們也是敬而遠之,甚至敬畏有加,有醫療糾紛必須捷足先登,免得被病人委託就死定了,其他的醫師律師狠不下心來告醫師者,等沒人只有苦哈哈硬撐,或最終回歸醫師本業,既棄所學。

最近鴨嘴大夫參加西園醫院主辦的醫事法學研討會,主持人當代保險法權威劉宗榮教授十分同情醫師法律人的走頭無路,更鑑於司法官考試七千名生中只錄取一百名,建議醫事專庭應該好好利用這些醫師法律人,經由考選部資格考試,或司法院甄試(鴨嘴大夫附和者),取得參審法官資格,當兼職法官,不必予以終生職或優遇,應可應付台北方法院一年不到百件的醫療訴訟案(當天研討會與談人林法官的粗估),更可以分擔只歷經五天集訓的法官就要強人所難,獨立承審醫療專庭的壓力,真是智者濬言。會後鴨嘴大夫奔走相告,醫師法律人聞之莫不躍躍欲試,雀躍三丈。

配合目前司法院著手制定的「專家參審試行條例」,規定將由一名職業法官和兩名專家共組合議庭,專家可直接參與審判,任何專業鑑定案的不公平現象,都難逃專業參審官的複式審查。司法院認為,專家參與法庭審判可對鑑定人的鑑定報告提出實質審查,進而判定鑑定結果可不可靠,經交互詰問辯論結果,若認定鑑定品質不佳,還可命其重新鑑定,甚至可要求另由鑑定機關鑑定。專家參審法官與陪審法官的差別在於參審時,參審法官可以參與「事實認定」與「法律適用」,權限與承審法官相同,有參與決定判決結果的權利,而陪審法官與陪審員一樣,只是提供專業知識,重點在於參與「事實認定」而已,不作法律上的評價。但因事涉法官獨立審判的身份問題,「專家參審試行條例」恐有違憲之虞,又有考選部的門檻難跨,今若把參審法官等級降低,不要求終生職,不要優遇待遇,同時把考試難度降低(改考測驗題,考個醫療法,民法,刑法,行政法四科足矣),加上加重書面審查及提高修習學分數標準(口試),違憲問題自然迎刃而解。

去年鴨嘴大夫曾在台北市醫師公會推動「專家証人培訓認証班」與建立「專家証人智庫」的計畫,但主其事者方興未艾,一直見不到開始行動,不在位不謀其政,鴨嘴大夫也只有乾著急的份。事實上在鴨嘴大夫的一場「專家証人-退休醫師事業的第二春」演講中,醫師聽眾反應熱烈。鴨嘴大夫堅持認為專家証人培訓必須嚴格點名與測驗,才能給予認証,可分別聘請法官、檢察官、律師、法學者、風險管理學者、醫師法律人及調解談判專家擔任講座,上課時間至少32小時:每週六、日半天或週日全天,至少連續四週(比照中華民國仲裁人協會的仲裁人培訓一樣嚴謹,才會具公信力)。若能充分利用政大的教學資源,比照政大學分制度,取得教育部認証,並與司法院及法務部充分合作,提供師資由法官、檢察官教授實務演練,學成之後學員自信滿滿,再加上有模擬法庭的實務演練經驗,日後不論是參與醫事專庭審判擔任專人証人或鑑定人出庭作証,或擔任鄉鎮公所或法院的調解委員、衛生局調處委員,甚至擔任衛生署醫事審議委員的委員都能配合專業能力,發揮所學,為同儕服務。

「專家証人」培訓的主要對象應是退休的或資深的醫師大老,本身即具有學術地位權威者,甚至在醫界本來就是學有專長一言九鼎的專科醫師,最重要的是如此人材可能因為退休而浪費,不能人盡其材,殊為可惜。再加上專家証人的合理收費不低,請教過執業律師有關專家証人的合理收費標準,告知通常專家證人,即是認定你的專業,需要專業意見而請求專家證人而來。一般而言,有二個標準:

1.即是在訴訟標的金額不高,或沒有訴訟標的金額的狀況下(如刑事訴訟),會以一個最低的標準來算,這樣的收費5~20萬元是一個合理的標準,沒有聽過再低的。因為再低,反而會被質疑。再者

2.若訴訟標的金額高的話,則是用一定的比例計算,範圍大約是在千分之三到千分之五之間。

        至於法院給的費用,是依照證人出庭做證的日費及旅費給的,通常會超過二千元。若依這個標準來看,就是純證人,也是純幫忙。最重要的是,如果沒有必要,專家証人不見得要出庭,出庭很容易「公親變事主」。可以的話,儘量用書面鑑定的方式,而且以機關為鑑定人這樣子,比較少出庭的的困擾,而以鑑定報告收費,當事人也比較能接受。」,也就是說擔任專家証人,每次收費最低5萬,且是以提供書面資料為主,必要時才需出庭作証,真可說退休醫師事業的第二春,也是協助後輩醫師脫離困境的恩賜福利。

而「參審法官」培訓的主要對象則是以學習法律,拿到碩博士法學學位或律師的「醫師法律人」為主。參審法官可以實際參與醫事專庭的醫療審判,並採取兼職方式,一方面仍繼續從事醫療工作,才不至於脫離醫界生態環境。參審法官不必享有終生職或優遇等公職人員優惠福利,所以可以比照「法官助理遴聘訓練業務管理及考核辦法」用書面資格審查甄選,或通過考選部的低門檻測驗取得任用資格。

職是,鴨嘴大夫認為「專家証人」培訓的主要對象應是退休的或資深的醫師大老,而「參審法官」培訓的主要對象則是以學習法律,拿到碩博士法學學位或律師的「醫師法律人」為主,涇渭分明。共同合作參與醫事專庭審判,不論是為病人爭取公平正義,或同儕制裁,或還醫師清白,必都將會為我國的醫療審判帶來新革新與新氣象,不但符合醫師及民眾的法感情,且更能達到社會公平正義的法期望。

titles.gif (2030 bytes)
www.drkao.com
本站純為服務性質
本頁資料只供參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