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代健保換湯不換藥

 

二代健保的真相在黃淑英立委的揭發下,許多人方才大夢初醒,具體而言,黃立委以案例說明指出,以月入三萬元的單身上班族為例,目前月繳健保費約四百七十元,假設二代健保費率為二.七%,保費將漲為八百一十元。若以夫妻都在上班、育有一子的小家庭來看,夫妻兩人月薪共五萬,加上六十萬年終獎金,年所得共一百二十萬,依據現制全家每月須繳保費一千一百七十三元,二代健保實施後則將漲為兩千七百元。原來:

一.  家戶要繳的健保費主要以「家戶總所得」「費率」為主,但同時也要算最低健保費乘上家戶人數所得金額,選兩者最高的金額繳納。另可能依藍營版本表決通過的條文尚包括健保費率上限三.五%,政府每年度負擔保險經費不得低於三十六%等。

二.  民間監督健保聯盟發言人滕西華則估計,會達到六成民眾保費將調漲,即近一千四百萬人受影響

三.  衛生署在二代健保提出「虛擬所得」的做法,如果讓失業者和家庭主婦要依國民年金保額虛擬每月有17280元的收入,但領退職所得者卻不納入所得計 算。如果有個女兒月收入新台幣三萬元,與一名沒有工作、加入國民年金保險的父親,因父親要計算「虛擬所得」一萬七千二百八十元,以費率二.七%計算,兩人每月需繳一千二百七十七元健保費,但是另名女兒月收入同樣是三萬元,其父親月領六萬元退休金,卻因為不需要計算「虛擬所得」,因此兩人只需繳交八百一十元健保費,相當不合理。

四.  未來雇主負擔比例還是應會維持在近三成;但有企業主質疑,初步精算每一位勞工保費將增加二至五倍負擔,企業界也會增加二至十倍的支出。

五.  為避免家戶所得為零者不用繳交健保費,二代健保亦會訂定每人每月繳交的最低健保費,目前粗估約為每人每月三百五十元,最多算四口。

一味增加保費,全民健保制度不改,原則不守,再多的保費一樣流失,還是歸零。大家都忘了,當年統合各種社會保險,成立單一的全民健康保險,其立法旨意主要有二:一是國內約有400萬人口沒有納入公保,眷保,勞保,軍保,漁保,農保等佔二十%人口,尤其是其中小孩及貧苦人家最需要國家能提供一種一般性的、平均水準的醫療服務,以解決了無錢醫病的困境。結果如今仍有60多萬人因繳不起保費而遭鎖卡,得不到適當醫療,不是又回到原點?二是需要彌平當時勞保、農保因無法貫徹轉診制度導致的嚴重虧損,才會在倉促的狀況下推出全民健保,不外乎是想藉健保統合管理,期望一清面目的全民健保新制可以使醫療體系回復正統,結果積弊難改,目前病人仍跳過轉診制度而大量擁入財團醫院的門診,健保制度又舊疾復發,進入財務失衡虧損狀態。

追根究底,何必二代健保?只要修改一條健保法規,把不經過轉診直接越級看病,浪費醫療資源的民眾,規定一律自費,不就萬事通了。轉診全額自費制度不但不會影響一般民眾的看病權益,也不必立法禁止財團醫院猛設門診搶錢的惡形惡狀,更不必規定如國外專科醫師只限看自一般科或家醫科轉診病人的嚴格分級制度,把當年立誓要整合社會保險,扼阻醫療資源浪費的決心拿出來,力行轉診分級制度。否則不要說二代健保,照常國庫通財團無底洞般的財庫,再多繳多少保費,也不敵企業經營式的拖脫拉斯式的商業手腕,相信不到一年,行政院很快就又要草擬三代健保才彌補財務漏洞了。

更可的是,健保魔咒是政治人物的最怕,不論是任何立委議員候選人或官員的提案或提議,只要提到要改革健保,一字一句涉及到限制民眾用藥浮濫,規定看診自由,限縮看病次數,即使是憂國憂民,理性治國的真知灼見者,必定逃不了逢選必敗或丟烏紗帽下台謝罪的命運,反過來說,擁護健保浮濫者才是超級吸票機,所以政治人物都學會只敢譁眾取寵,順民所慾,不敢堅持理想,難難怪今日健保財務日益惡化。

舉國上下,只能睜眼說瞎話,頂著健保王國的虛擬光環,為台灣能達到連美國也無法做到的健保烏托邦而沾沾自喜。其實健保不就像穿著新衣服的國王,明明一絲不掛,一無所有,仍在炫耀其骨瘦如柴、營養不良的惡體質身材,而只有自以為聰明蓋世的人仕,任國民在血拼醫療、刷爆資源,縱容藉口慈善非營利機構的財團醫院在忙數鈔票,也要強辯國王虛擬的新衣服是如何的美輪美奐,只有笨到怎麼看也看不國王有穿衣服的社會中堅份子慘遭池魚之殃,尤其首當其衝的醫師更是最可憐的陪葬品,但又有誰會理您哪!

titles.gif (2030 bytes)
www.drkao.com
本站純為服務性質
本頁資料只供參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