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江國慶事件談起

 

江國慶冤死事件,駭人聽聞。如果他在十年前,向當時方才成立的「國防部官兵權益保障委員會」申訴的話,應該就有平反的機會,該委員會中法學人才濟濟,群聚一堂,當年鴨嘴大夫忝為委員之一,年輕氣盛,也唸過自白不是唯一的呈堂証據:「被告或共犯之自白,不得作為有罪判決之唯一證據,仍應調查其他必要之證據,以察其是否與事實相符。」(刑事訴訟法第156條第二項參照)的法理,至少不會秉承上意,胡喝稀泥。很納悶的是,整個事件不過是發生在十五年以前的台灣,當時又不是在白色恐怖時代,為什麼還會發生這種人命關天的烏龍事件?不過看立法沿革,第156條是中華民國九十二年二月六日總統華總一義字第 09200019330號令才修正公布,是不是修法太慢了的關係?另外刑訴還有規定:「被告陳述其自白係出於不正之方法者,應先於其他事證而為調查。該自白如係經檢察官提出者,法院應命檢察官就自白之出於自由意志,指出證明之方法。」(同法第三項參照),聽江員家書上說,承審軍法官對江員的喊冤置若罔聞,懶得理睬,再審法官又是同一人,當然不可能會自打嘴巴,唸法唸到如此鐵石心腸,也是奇人異事人間奇聞,真不知是何許人也。

大概在民國63年,距今37年前,鴨嘴大夫當年在衛營新兵訓練時,人權都未被如此漠視,軍令如山,死刑可不是鬧著玩的。記得有一晚,每連派代表去參觀行刑大典,據參觀者回來報導,原來是一位英俊潚洒的教育班長,因強姦民女罪而判處死刑,斬首示眾。當年仍是在勘亂動員時期,蔣公仍在位執政的年代,動員戡亂時期臨時條款是優於憲法而適用(直到1991年經國民大會決議及總統公告才於同年5月1日廢止),所以當年陸海空軍刑法仍有軍人強姦處死刑的條文,軍人強姦民女當然是罪大惡極,不可饒恕。但真相如何?更是議論紛紛,聽說只是詃班長風流成性,沾花惹草到處劈腿,不料碰到某一痴情女子,不甘被棄,一狀告上軍方,本來以為只是要懲罰一下薄情郎,看看有否回頭機會,不料軍令如山,事情鬧大了一發不可收拾,痴心女子為保住名節,也不敢聲稱當初是情同意合的和姦,硬著頭皮就此斷送一條年輕人的生命。聽說該美男子被架著走上刑場時,雙腳早已發軟到寸步難行,兩手被憲兵叉住拖往行刑,一槍斃命,更不知是誰家父母的心甘寶貝,俊美兒子,就此冤死軍中。

想當年鴨嘴大夫在林園陸戰隊第一師當衛生營醫院連的一般科少尉醫時,也遙傳有位國立大學的醫科預備役少尉醫官,腦筋過人。在金門當預官時,藉口病號緊急胃出血(先自行抽血再吃入胃中,再挖吐出偽裝是經過胃酸洗禮過的咖啡色胃出血),被軍方自金門送回台灣軍醫院住院治療。一日剛好部隊長來台洽公,順道去探望部屬,才發現該醫官不假外出,一查之下,居然是開溜跑去代診開業去了,這下子「敵前逃亡處死刑」,罪大惡極,後來生死未卜,不知如何波折了斷,後續發展事隔二十餘年,有否逃過一劫,也都不得而知了。

陳年往事,午夜夢回,鴨嘴大夫仍不禁有點不寒而慄。

titles.gif (2030 bytes)
www.drkao.com
本站純為服務性質
本頁資料只供參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