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師註定要過勞死

 

民國七十一年鴨嘴大夫當主治醫師的時候,因膽囊結石發炎,開腹作膽囊切除術,手術後十四天就奉命上班,開始接生開刀;不過自己當醫師時不是都一再囑咐病人:開腹手術後,宜在家繼續臥床休息壹個月嗎?但職務在身分身乏術,仰仗當時年輕力壯,但最後還是付出傷口疝氣的代價。到民國八十五年自己開業時,因「病態性肥胖」氣喘如牛,已近奄奄一息,下定決心去作「胃中隔手術」。術前一天開完產婦的剖腹生產後住院,開刀後七天出院,第八天就披掛上陣,就在診所執刀為產婦剖腹生產了,記得當時身體虛弱到幾乎無力拉出胎兒,以至於重新修補的疝氣再度復發,至今上腹膨出有如青蛙肚,這都是歸功醫師超時超能工作的代價,也是鴨嘴大夫引以為戒,拼命推動醫師必須納入勞基法的親身經歷。

不知道為什麼當今中華民國,只有服務醫師這一行業不能納入勞基法,當年還有勞工團體要為醫師撐腰,上街遊行爭取,反對最力的居然是全聯會的大老。去年衛生署要求再度評估,最後仍遭全聯會反對,說是為配合政策「醫師不宜納入勞基法」,其實不過是配合財團醫院財大氣粗的資本主義思想,有的大老本身就是財團,當然不肯拿石頭砸自己的腳。

勞基法是什麼呢?所謂勞動基準法不過是為規定勞動條件最低標準。以工作時間而言:正常勞工每日正常工作時間不得超過八小時,每二週工作總時數不得超過八十四小時(勞基法第三十條第一項參照),而當日正常工時達十小時者,其延長之工作時間不得超過二小時,且二週內至少有二日之休息,作為例假,不受第三十六條之限制(勞基法第三十之一條第一項第二、三款參照)。勞工繼續工作四小時,至少應有三十分鐘之休息。但實行輪班制或其工作有連續性或緊急性者,雇主得在工作時間內,另行調配其休息時間(勞基法第三十五條參照)。勞工每七日中至少應有一日之休息,作為例假(勞基法第三十六條參照)。雇主經徵得勞工同意於休假日工作者,工資應加倍發給。因季節性關係有趕工必要,經勞工或工會同意照常工作者,亦同(勞基法第三十九條第二項參照)。但因為醫師不納入勞基法,醫師可以廿四小時無眠無休開刀接生,而且雇主不必付出加班費。經常是一條街上每一家醫院都有醫師值夜,但一家都看不到內兩個急診病人,途浪費人力資源,可憐的是值班醫師次日還得照常上班開刀,無怨無悔。

以職業災害來說:一、勞工受傷或罹患職業病時,雇主應補償其必需之醫療費用。二、勞工在醫療中不能工作時,雇主應按其原領工資數額予以補償。但醫療期間屆滿二年仍未能痊癒,經指定之醫院診斷,審定為喪失原有工作能力,且不合第三款之殘廢給付標準者,雇主得一次給付四十個月之平均工資後,免除此項工資補償責任。三、勞工經治療終止後,經指定之醫院診斷,審定其身體遺存殘廢者,雇主應按其平均工資及其殘廢程度,一次給予殘廢補償。殘廢補償標準,依勞工保險條例有關之規定。四、勞工遭遇職業傷害或罹患職業病而死亡時,雇主除給與五個月平均工資之喪葬費外,並應一次給與其遺屬四十個月平均工資之死亡補償(勞基法第五十九條第一項參照)。但因為醫師不納入勞基法,曾有一家財團醫院的住院醫師,為趕工冒險跳出停擺在半空的十樓的故障電梯間,不慎跳入電梯洞口內,當場跌落地底橫死,家屬只獲賠一個月薪資補償。

以勞工資遣費來說:雇主依前條終止勞動契約者,應依左列規定發給勞工資遣費:一、在同一雇主之事業單位繼續工作,每滿一年發給相當於一個月平均工資之資遣費。二、依前款計算之剩餘月數,或工作未滿一年者,以比例計給之。未滿一個月者以一個月計(勞基法第十七條參照)。因為醫師不納入勞基法,當然無資遣費可拿,拍拍屁股走人,兩袖清風不帶走一片雲彩。

以退休來說:勞工退休金之給與標準如左:一、按其工作年資,每滿一年給與兩個基數。但超過十五年之工作年資,每滿一年給與一個基數,最高總數以四十五個基數為限。未滿半年者以半年計;滿半年者以一年計。二、依第五十四條第一項第二款規定,強制退休之勞工,其心神喪失或身體殘廢係因執行職務所致者,依前款規定加給百分之二十。前項第一款退休金基數之標準,係指核准退休時一個月平均工資(勞基法第五十五條第一、二項參照)。新制退休規定雇主每月提撥薪資的百分之七到個人帳戶,並且不因工作地點轉換而中止,而今因為醫師不納入勞基法,退休金由雇主施捨,隨心所欲。

全聯會不懂朔本追源,通過醫師不納入勞基法後,挖空心思居然搞起什麼全體會員的團體意外保險,一年繳交三千萬保費,前年只獲得二千萬理賠,拱手讓人一千萬,還沾沾自喜;其實職災四十個月的殘廢補助或四十個月的死亡補助,以月薪低至十萬的年輕醫師來計,職災意外時至少可領到四百萬的意外補助,只要納入勞基法,連一毛錢保費都不必繳。無端硬把醫師的福利金當散童財子奉送保險公司,令人匪夷所思,竟意猶未盡,還想為醫師會員投保商業保險公司的年金保險,其實每月僱主提撥百分之七的薪資來退休養老,以最低年薪十萬的年輕主治醫師來說,一年已有84,二十年下來至少有168萬可拿,再加上政府的國民年金,養老已是綽綽有餘。全聯會一方面堅持不把醫師納入勞基法,一方面又要浪費公帑繳交保費,圖利保險公司,會員拿到手的保險年金每月不過數千元,蠅頭小利有何助益?更不禁要懷疑不通過勞基法的居心叵測。

鴨嘴大夫死腦筋,就是不明白,為什麼醫師還不能納入勞基法?即使鴨嘴大夫不是服務醫師,納入勞基法根本無利可圖,但以目前台北市醫師公會會員有8717名來說,其中開業醫只有2300(其中至少500名已半歇業),攸關六千四百多名服務醫師的權益,真不知慈悲為懷的醫界大老們,怎還能忍心眼睜睜的視若無睹,堅持醫師不納入勞基法,見死不救?

titles.gif (2030 bytes)
www.drkao.com
本站純為服務性質
本頁資料只供參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