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個臭皮匠輸個諸葛亮

---談公然違反母法的會員大會規定

 

許多公會學會章程或決議,本來就是雜亂無章,大都是掌權者量身訂作的即興成品。早年醫界規範大都是由幾位人生閱歷豐富的大老集智而成,醫界本來就是倫理掛帥大,又有上尊下卑,師命不可不從的觀念,加上大老們也果真高風亮節,值得後輩景仰服從,倒也國泰民安。近年來權力鬥爭愈來愈表面化,院系校派分立,開始有人懂得用法律來壓制會員,加上科技整合下不少醫師也有模有樣的唸起法律書籍來了,更是如虎添翼。這些法律人,有認真潛心頓入法門,專攻學術研究者,畢竟是鳳毛麟角,九牛一毛,絕大多數都是「如鴨嘴大夫一樣」浮淺,淺嘗即止不打緊,還不守本分,為權勢所趨:沽名釣譽有之,打著旗號藉機升官發財有之,再加上少數「如鴨嘴大夫一樣」不學無術的半吊子法律人,進一步背書為虎作倀,結果法律變成上位者的功利操縱工具,以至於有樣學樣箝制言論,學蔣介石修改憲法延長任期,只差沒有把理事長地位世襲而已。加上許多公會學會選舉理事,都公然採取包裹式配票,不是國王人馬者就不能入圍,圈選入圍的國王人馬則穩包登上理事大位,結果理監事會議都成了歌功頌德的一言堂耳,甚至即使要貪贓枉法、自肥圖利,搞起專制獨裁,也都無所顧忌。最近有會員投稿的一篇稿子,居然被公開論壇批判,作出內容實質審稿,結論還有人建議不可刊登!竟忘了我國是言論自由的民主國家,出版法早就廢除了事前審稿的制度,若要反對批判,儘可在刊登之後,接受公評,現代連法官的審判文都可以自由批判反對嘲諷了,學會團體怎麼會還在搞共產黨式的言論箝制?下一步豈不就要焚書坑儒了?

最要責怪的應是主其事的法制負責人,「如鴨嘴大夫一樣」知法犯法不學無術,只會一心一意迎合主子,秉承上意,竟忘了法律人為權利而奮鬥,追求真實公平正義的素養所在,惡法亦法,只為謀求一官半職,吃香喝辣,竟「如鴨嘴大夫一樣」一樣膚淺,完全把唸法律當手段,而非目標。以上種種應是台灣各行各業公會或學會團體的通病,大家習以為常,早就見怪不怪了。

鴨嘴大夫為什麼要如此勞騷腹呢?蓋最近鴨嘴大夫發奮圖強,想在會員大會提案以力挽狂瀾,一清耳目。計畫質詢三件事情:一是為什麼醫師不能加入勞基法?二是為什麼全聯會要為員投保參加團保意外險,一年繳三千萬保費,只得到二千萬理賠?三是為什麼反對趙麗雲立委高明的醫師強制責任保險與強制醫師投保責任保險的提案,理由安在?明明是鴨嘴大夫唸了五年保險法,才得到的理想精華,憑什麼由外行人領軍廢棄?結果一看全聯會發給會員代表的函來知大劫已去。蓋公文上說「417日召開理事會審議大會提案,惠請於4 1 日前提案」,也就是說會員代表的提案必須先經理會審議通過,可是明明員代表大會是最高行政機構,比理事會還大,為什麼意見還要先經理事會議通過?二是「依循第8屆會員代表大會決議:『會員代表提案需有附議人,人數不得少於提案代表所屬縣市醫師公會之會員代表數四分之一,並經所屬縣市醫師公會通過』」提案門檻居然比公投還要高嚴,銅牆鐵壁如此一來除了歌功頌德,任何批判理事的不名譽事怎可能闖關?面對一言堂的地區醫師公會是,異議份子怎可能會有一人以上附議,遑論要四分之一?這種高明的防堵政策下,還有言論自由可談嗎?不知會也只有像鴨嘴大夫一樣知法玩法才會弄出這種的,議事規則有這種嚴格篩選的規定嗎?忘了違反母法的會內規則去去法效嗎?

公會團體本來是在為會員謀取福利,若沒有免責監督系統,理事們要不尸位素餐就是為所欲為,光為圖利財團,或為個人日後更上一層樓出路舖路,鴨嘴大夫心寒連提案都不自由,決定到時連大會也都不必去了,不如在家多唸一些法律書,聊勝於無。人家法律人要考司、法官、律師,不乏挑燈夜戰,寒窗苦讀十年才終取得,誰說三個臭皮匠勝過一個諸葛亮?鴨嘴大夫還是明哲保身,專心看診病人,自修法律書籍,獨善其身,自得其樂要緊。

titles.gif (2030 bytes)
www.drkao.com
本站純為服務性質
本頁資料只供參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