診療室手記2001年4月21日  

 

. RU486是帝國主義毒害我台灣婦女的第二次鴉片戰爭

今天衛生署好不容易排除萬難RU486劃由婦產科專科醫師主導, 明明RU486在國外都是嚴格把關的藥品,美國藥房都不能賣(問題是賣給誰?), 外國廠商卻想要在在台灣就各大藥房各大角落舖貨,以對抗走私偽藥企圖改頭換面來毒害我台灣婦女同胞。其實若藥政處管制藥品管理局不盡職的話,無法自源頭把關,面對大陸走私進口的偽藥,管制和主導也是一場空,長久以來每一位懷孕少女都知道那裡可以買到RU486,只有高高在上的官員睜眼說瞎話查實據, ,

    識者還為虎作倀,強調「管制藥管理法」和「毒品危害防治條例」視為兄弟法,規範的藥品基本上相同,合法使用屬管制藥品,非法使用就是毒品 ,殊不知姑不論保護的法益是否相同,依管制藥品管理條例第三條第一項第三款「其他認為有加強管理必要之藥品」,涵括的還有許多如抗癌藥,抗免疫藥品,放射線碘I131都可以是管制藥品,但未必是毒品,但這些因無利可圖才不會有藥商不借冒墮胎罪的不法行為,急著分食大餅, 好在衛生署本來在這方面已把關成功了,但接著執行面上又出現許多利益團體的雜音,為利忘義實在令人髮指。

.在醫師面服用RU486是侵犯病人隱私權?

因為國內每年有13000個新病歷,佔所有傳染病的7成,而且每年有1500人死於結核症,為國內是屬於排名第12位的死因,所以針對新結核病患者,將指定在約定的地方,由義工將藥和水提到患者面前,確認後服用抗結核藥物,這是衛生署目前對新診斷出結核病患所採取的名為DOTS的一對一緊迫盯人質療方式。

所謂DOTS係指短程直接觀察治療,Directly observe treatment short-course,監視病人必須於送藥後服用,吃了再走,主要是直接約定在辦公室或捷運站口見面吃藥,DOTS 的觀察者不見得是義工或是醫護人員,可以由病患選擇最信賴最親近的親友擔任。住在新加坡或香港監督上班族吃藥的情況已經見怪不怪,全球至少有116個國家實行DOTS,建立「一人生病兩人關懷」的治療方式。

問題是把DOTS的方法運用在RU486服藥上面,竟遭到來自國外內人權鬥士的抗議,認為違反婦女的隱私權?事實上墮胎罪根本不在保護女性的墮胎自主權,而是要保護胎兒的命權。今任由無知少女、藥師、藥商,網路行銷者侵犯胎兒的生命法益,國家公器當然要出面干預,這樣到底是有違誰的人權?不依法令的行為當然沒有阻卻違法,當然要受國家的刑罰,殺人者還喊救命?事實上站在醫師的立場RU486這種藥物墮胎的方式遠比用人工流產來的危險,人工流產只是在醫及儀器觀察下花10分鐘不;到就可以完成的小手術,醫師可以全程觀察到她完全恢復了才讓她離開,而RU486要在服用第一劑後36~48 小時才能出現效果。今後的治療模式是要病人在醫師面前服下在服用第一劑後先觀察2 小時,有否藥物過敏或嘔吐等藥物不良反應,必要時停藥,在服用第二劑前列腺素後再觀察3~6小時,排血後醫師再做乙次超音波確定排乾淨了才讓她回去。這段期間所生的一些意外跟無法控制的事情遠必外行人想像的還多,連醫師對RU486的安全性都很煩惱,甚至拒絕使用。

今天那麼多外行人要來爭食大餅.殊不知今天如果任由病患到藥房或上網找密藥師買到可以使胎兒墮胎的管制劇藥,但是又不知道開始以及事後的準備工作,到時不僅是涉及胎兒生命權的墮胎罪而已,這些一定要由醫護人員來做的事,自己越俎代庖,涉及侵害婦女的生命權、健康權,罪責更大, 病患跟藥局商人不知道賣這種第4級的管制物會比FM2還要嚴重,因為除了違反醫師法,優生保健法,還涉及故意重傷害罪或故意殺人罪,是依據刑法所規定的。

參考刑法法條:

13 條:行為人對於構成犯罪之事實,明知並有意使其發生者,為故意。 行為

人對於構成犯罪之事實,預見其發生而其發生並不違背其本意者,以故

意論。

15 條:對於一定結果之發生,法律上有防止之義務,能防止而不防止者,與

因積極行為發生結果者同。因自己行為致有發生一定結果之危險者,負

防止其發生之義務。 900402

Ba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