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二哥的祭文

二哥生於民國335月,正值抗日末年,美機猛烈轟炸台灣之時,一歲不到襁褓小孩每每在防空洞裡啕啕大哭,讓母親嚇得緊抱在身,一再安慰「馬上就結束了,麥哭,麥哭!」,果然,一年後就在二哥哭哭啼啼的抗議聲中,很快就抗戰勝利了。

二哥從小就精明狡黠聰明過人,學什麼像什麼,而且一學就通,高中還是成功中學軍樂隊的黑笛手,可說是我們小孩子們崇拜的偶像。包括鴨嘴大夫與二姐在古亭國校操場學騎腳踏車,都要拜他為師,而他的口頭禪就是愛罵人「笨蛋!傻瓜!」,不相信像騎腳踏車這麼簡單、輕而易舉玩意兒,為什麼會有人笨手笨腳到這種程度?還一再摔倒,怎樣都學不會?教到鴨嘴大夫自尊心盪然無存,要不放棄學習,就得繼續挨罵,只好忍辱負重,忍無可忍回家就告狀洩恨,害二哥因而常被老爸「竹筍炒豬肉」侍候,其來有自。

作為一個被壓抑的天才,我的二哥年少輕狂不羈,無以倫比,正如大哥也對從沒有看過他唸書,但成績都優異而嘖嘖稱奇讚不絕口,二哥也不負眾望,以第一志願順利考上當年的成功中學。高二因故轉學私立延平中學,也輕易考取國立政治大學財稅系,創下該校校史上第一位私立高中考取國立大學的優越紀錄。二哥大學畢業後,直接通過考試進入台灣水泥公司工作,盡忠職守三十年如一日,頗受長官賞識重視,至擔任國外部經理退休為止,敬業精神眾所周知,不在話下。

二哥出社會後成家立業,育有三女一男,家庭圓滿,然其個性漸趨內斂沈默,以不麻煩別人,自得其樂為人生原則,知足常樂與世無爭,唯一嗜好是品嚐美酒,中年時曾有一段時間熱衷釣魚,也是釣得有聲有色,幾乎是職業釣手等級,令人望塵莫及,近日雖為了身體健康稍戒煙酒,但亦未忘情獨酌美酒的心情意境,這就是他獨善其身的人生哲學寫照。退休後二哥享受含飴弄孫,一大早就出門去等候孫子睡醒,再接送來回幼稚園,樂此不疲,亦頗令人欽羡。

惟二哥身體一向硬朗,年前在其醫師兒子催促下作了一次全身身體檢查,亦頗自豪沒有任何異狀,但二個月前因出現黃膽及解白色糞便,入院檢查方知罹患總膽管癌致阻塞膽道。引流黃膽後隨即進手術室開腹探查,方知癌症已擴散至整個腹部,然術前核磁共振檢查MRI居然看不出來任何端倪。因見已是第四期轉移而即關腹,未作任何手術處置,隨後接受化學治療,想不到治療到第三個療程就因抗腫瘤藥物的副作用太強,白血球降到300,隨即發生敗血症休克,合併多重器官衰竭,而在化療不到一個月的時間就溘然長逝。過逝前兩日,二哥躺在加護病房,鴨嘴大夫及大哥一同前往探視,雖插管中不能言語,他的嘴唇尚囁囁微動,似有回應。見病情似已妥善控制,鴨嘴大夫尚很樂觀的在其耳邊囑他早日康復出院後,要與他分享美酒,共酌言歡,見他監視器上顯示血壓逐趨平穩,而脈搏略微加快,心情似有感應,頗為欣慰。

從不生病的二哥雖不幸罹患膽管癌第四期,除了因總膽管阻塞而產生黃膽外,身體仍相當碩壯硬朗,且依當時尚未無出現癌症的出血、阻塞等致命的併發症來說,估計至少尚可存活半年左右。家人還正樂觀地商議讓他餘生順其自然,隨心所欲盡情品酒享受,如今竟可能因為過度積極化療,反因化療藥物產生的副作用過大而提早結束生命,令人惋歎,鴨嘴大夫不禁要懷疑盲目過度的化療是否得當?雖是癌末病人,原先尚可在生命餘年享受最後人生,鴨嘴大夫私下還為他準備了不少他最愛喝的庫存洋酒,兄弟之間想要來個相酌共飲,促膝閒話家常,可嘆連見他最後一面的機會都沒有,就遽然往生,令鴨嘴大夫心情不禁噓唏不已。現代醫療有時求好心切,罔顧二哥第二次療程時白血球已降到3000時仍未暫停,或及時注射白血球生成劑,讓身體緩衝調適一下,讓免疫系統回復正常後才再繼續追加劑量,致病情一下子惡化成敗血性休克,旋而不治,對一位67歲的老人,是否有過度醫療之憾,不無有檢討反省的空間。

雖逝者已矣,鴨嘴大夫仍久久無法釋懷,惟依二哥與世無爭的善良個性,斷不願家人再為他惹事生波,鴨嘴大夫為人兄弟者亦只有坦然接受,誠為一憾,只求他平安前往極樂天堂,品酌鴨嘴大夫為他祭祀供奉的酒品,一路好走。

嗚呼哀哉,尚饗

titles.gif (2030 bytes)
www.drkao.com
本站純為服務性質
本頁資料只供參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