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解決醫療糾紛

 

近來國內醫療糾紛頻傳,社會風氣的改變,病患人權意識的高漲,加上財團企業化的經營醫院方式,把許多企業成本的觀念都納入醫療管理範疇,只求成本及利潤反而把醫師有所不為的許多醫療倫理都束之高閣,使得醫病關係日益緊張,應是醫療糾紛爭端頻傳的主因;加上自民國84年實施全民健保以來,每年每位國民看病的次數連年高升,自2006年起即已高達每年每人15.4次,且與年劇增,足見我國醫療資源的浪費,更加速醫療品質及醫病關係的崩解根據民國87年的一份「醫療糾紛對醫療成本之影響,台灣西醫師的實證研究」報告中指出,在醫師的一生執業當中,有44%的機會有過醫療糾紛的經驗,在最近的五年內有26%的醫師面臨過醫療糾紛,而有11%的醫師在過去一年內遭遇到醫療糾紛,而醫療糾紛發生的機率,發生在怎樣的醫師以1.年紀大2.男性3.職業為婦產科及外科4.高所得5.又具有專科醫師資格最多。

以婦產科醫師為例,2005年婦產科醫學會的「改革婦產科再出發暨搶救婦產科問卷調查」,即已知婦產科基層診所 57%發生醫療糾紛一到五次,15%發生醫療糾紛六到十次,而醫院服務醫師更是多到75%發生過一到五次醫療糾紛,遑論如今時間又過了六年,醫療糾紛更是有增無減,而且型態案件也逐漸質變,病人只論結果,不問原因,更不管有沒有因果關係,連超音波檢查沒有看出胎兒肢端畸形,只要接生出的新生兒有任何先天或後天的瑕疵,不論是肩難產、腦性麻痺、胎便吸入性肺炎都全部要由接生醫師負責,最後不少婦產科醫師不只因醫療糾紛心力交瘁而burnout,連沒有醫療糾紛時,醫師也整日心驚肉跳,忐忑不安,不知瘟神何時降臨?最後也終不免過勞死,過慮也死,難怪去年學會的統計說台灣婦產科醫師的平均壽命只有69歲,平均餘命比台灣人口足足少了十年。

 

解決醫療糾紛的演進

見證現代醫療糾紛的發展趨勢,已逐漸由如何解決醫療糾紛,進展到如何面對醫療糾紛,最後必定是要達到如何避免醫療紛的第三個階段,才能達到終結醫療糾紛的目標。

一.   如何面對醫療糾紛

在第一階段「如何面對醫療糾紛」時,因為要面對病家白布條、撒冥紙的非理性抗爭,醫師必須知道如何危機處理,先尋求人身安全的自保,然最後傾家蕩產身敗名裂在所難免。

二.   如何處理醫療糾紛

所以我國目前業已進入「如何處理醫療糾紛」的第二階段,除了在醫療法律上尋求醫療糾紛去刑化外,至少有十分之一的醫師已開始懂得採取醫師責任保險的方式來分擔損失,消化風險。

三.   如何預防醫療糾紛

同時近年來,有些學會已不勝餘力的在推動風險救濟(如台灣婦產科醫學會的「生產風險受害救濟基金」),許多英明的立委們也不斷的推陳出新,提出許多補償方案(沈富雄的醫療糾紛處理及補償條例草案、邱永仁版的醫療糾紛處理及補償條例草案、賴清德的醫療糾紛處理法草案及黃淑英立委的生產風險補償條例草案)、甚至還有提出強制醫師責任保險的立法提案(余政道強制醫療責任保險法草案、趙麗雲醫療法第15條之182條修正草案推動強制醫療責任保險),趙立委甚至還提案增列醫師執業應強制投保醫師責任保險,更可說是已融入行政補償的概念,逐漸進入「如何預防醫療糾紛」的階段。保障行醫安全之後,醫師也必須責無旁貸,開始正視面對病人安全及風險管理的課題,思考如何在提供病人安全制度的醫療之外,如何預防醫療風險的發生(如錯誤通報系統),最終只有預防醫療糾紛才是營造病人安全、終止醫療糾紛的最終目標。

解決醫療糾紛的三階段

上述解決醫療糾紛之三階段作法,表列如下:

 

進度

一如何面對醫療糾紛

二如何解決醫療糾紛

三如何避免醫療糾紛

訴求重點

風險管理危機處理

醫師責任保險---責任負擔

提高醫療品質---減少病人傷害

進行步驟

1.危機小組法律諮詢

2.調解、和解、仲裁

3.醫療訴訟

1.損害賠償:醫師專業責任保險

2.風險救濟:生產風險受害救濟基金

3.醫療風險去刑化,除罪化

4.緩起訴、認罪協商、緩刑

1.事故補償:醫事人員強制責任保險

2.風險救濟:整合醫療風險受害救濟基金

3.錯誤通報系統

4.病人安全制度

補償方式

爭議解決替代方式ADR與醫療訴訟

司法民事賠償

行政補償Administractive compensation

司法機關

一般法院/JURY

醫事專庭

醫事專庭Health Court+專家証人

任務

醫療諮詢

鑑定人出庭

參審法官+專家証人出庭

責任基礎

絕對責任

Tort system侵權行為

過失責任

Tort reform侵權改革

無關過失責任

無醫療過失責任

補救方式

損害賠償affordability

損害賠償

insurability可保性

事故補償,風險救濟avoidability可避免性

目標

化解醫病緊張關係

滿足病家財務需求

保障病人生命安全

 

終局醫療糾紛的途徑-行政補償取代訴訟賠償

鑑往知來,在美國早已發現用侵權行為損害賠償的方式並不足以解決醫療糾紛,醫師責任保險至今出現過三次連保險公司也拒保的保險危機,侵權改革Tort Reform之後並未見效,限制律師費用及非經濟損失的賠償上限也徒勞無功,再加上法院審判醫療案件曠日費時,陪審團又大多責求口袋麥克麥克的醫師,一面倒傾向同情弱者,最後演變成醫療訴訟大半是由訴訟外爭議替代的方式ADR來即時解決。

但即使如此曲意承歡,加諸醫師日漸龐大的財務與保費負擔來看,顯然侵權行為已江郎才盡,故除了推動醫事專庭health court,由醫師法官或懂得醫學的法官,配合原先的專家証人出庭制度外,美國也必須仿傚瑞典、丹麥及紐西蘭的「行政補償」administraton compensation方式,在無關過失之責任基礎下,以可避免性的醫療事故作為醫療受害者的補償目標。目前美國這種行政補償的民事糾紛解決方式,也正符合國內解決醫療糾紛的需求,第一是可避免非理性的抗爭,第二是用「不論對錯、無關過失」的責任基礎來保障被害人的方式,來取代只問結果責任的賠償和解,第三則是可以避開曠日廢時的訴訟勞費。

行政補償應是解決醫療糾紛的一大突破,但距離如何預防醫療糾紛的終局目標,顯然還有一大段路要繼續走下去,任重道遠,也將是我們醫師公會全體理事未來的任務與責任。

titles.gif (2030 bytes)
www.drkao.com
本站純為服務性質
本頁資料只供參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