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度注意義務

 

今日門診碰到一位停經十多年後,居然又出血的六十多歲的病人,一年前她也曾發生過一次「停經後出血」,病人以為月經又來了還竊竊自喜,鴨嘴大夫可不敢掉以輕心,為她作了一次子宮內膜切片檢查,結果是子宮內膜息肉,之後平安無事。這一次事隔一年多發生在二月間,病人跑去找中醫看診,說她是賀爾蒙失調(拜託!停經婦女那有賀爾蒙可以失調?),也不知用了什麼中西藥治療,居然也止血了;病人侃侃而談,鴨嘴大夫則是冷汗直流。

蓋前一陣子鴨嘴大夫才看到一位四十五歲婦女,出血一個半月,流到天昏地暗,面無血色也都不看醫師。鴨嘴大夫先去除懷孕流產的可能性後,用調經針藥治療三天,居然出血如故,心知有異,連忙安排作子宮內膜切片,蓋即使是亂經血崩,不出三天內都一定會止血,不能止血就一定有其他狀況,果然病理報告一週內出來,就是子宮內膜的腺癌第一期,不幸言中。今天這位病人在錯誤診斷下僥倖止血,萬一由不懂內分泌學的中醫師,再無知的濫用動情素治療,不但延誤病情,甚至可能反而致癌,所以鴨嘴大夫再三囑咐病人,下次再有停經後出血,絕對不是亂經,更不是月經來潮,一定要來院安排子宮內膜切片檢查。

有時司法雖然鐵面無情,事實上也不時在教導提醒閉塞白色巨塔下的醫師:「什麼是高度的注意義務」?漸漸的,醫師都已在這場血汗教育中得到不少教訓,也開始調整腳步,瞭解風險管理的重要性了,相對的其他醫事人員,包括中醫師等就顯得事不關已而有點冷漠鬆散。直到最近有一位醫療放射師因未注意病人虛弱無法站立,而任其獨自站立攝影,不幸跌倒頭部外傷致死,而被依業務過失致人於死處有期徒刑四個月,方令醫界其他成員大夢初醒,相信今後也不能獨厚中醫師,再任其中學為體學為用,「知其然而不知所以然」的「掛羊頭賣狗肉」,靠名人代言廣告,獨賣一天藥費一萬五的靈芝仙丹,魚肉愚民,坐地分贓。

尤其甚者,最近還有一位體育老師,因未注意分組等藍球考試的同學們的安危,任他們置身於操場中被球打到的風險,以至於有位學生不幸因而頭部外傷,致神經受損因而殘障,體育老師被依業務過失致重傷害罪起訴,該校老師們不免群情激憤,敵愾同仇。但自專家執行業務的角度來看,老師就像醫師一樣,在他的專門領域,本來就要有高度的注意義務,除了體育老師,一般教職員或外人怎可想像操場中潛在的危險有這麼大?若連體育老師都不能警覺,不是等同每天都把莘莘學子(可能是您我的兒女)置身於隨時的即刻危險之中?

自今而後,保證上體育課時,體育老師一定都知戒慎恐懼,絕不可能會再有同樣漠視學生安全問題的事件發生,當然這才是我莘莘學子,民族幼苗之福,也只有藉助司法體系發揮出來的教化功能,才能推動今後各行各業更加重視人性尊嚴,加強風險管理的更進一步。

titles.gif (2030 bytes)
www.drkao.com
本站純為服務性質
本頁資料只供參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