帶病入保與告知義務

 

保險法是最大誠信契約,保險公司最怕被保險人帶病入保,因為這樣會間接增加保費,貽害其他善意的要保人,所以保險法第64條規定:「訂立契約時,要保人對於保險人之書面詢問,應據實說明。要保人故意隱匿,或因過失遺漏,或為不實之說明,足以變更或減少保險人對於危險之估計者,保險人得解除契約;其危險發生後亦同。但要保人證明危險之發生未基於其說明或未說明之事實時,不在此限。前項解除契約權,自保險人知有解除之原因後,經過一個月不行使而消滅;或契約訂立後經過二年,即有可以解除之原因,亦不得解除契約。」

臨床上常見病人在醫師告知發現有子宮肌瘤或卵巢瘤時,就會喃喃自語說要去投保健康險,再去開刀,還可以得到理賠云云,有的還會忘情的囑咐鴨嘴大夫不要告訴別人她長瘤,忘了鴨嘴大夫還是本土的保險法博士,對帶病入保也不能苟同;鴨嘴大夫只能冷冷地回應說:您不要告知您曾來此處看診就好了,否則保險公司派人持病人同意書要來調查,醫師也不能偽證。

故若被保險人對自己的病情有故意隱匿,或因過失遺漏,或為不實之說明三種情況下,且再加上「足以變更或減少保險人對於危險之估計者」的因果關係時,保險人得解除契約,且不退還保費。此法用在被保險人防止帶病入保方面,立意甚佳,惟保險公司在際出此法時,基於對醫學常識的陌生,不免強詞奪理,死抱著違反告知義務的法寶,得理不饒人,堅持拒絕理賠契約一律無效,有時未免就有些不夠厚道了。譬如說,被險人投保前二個月曾去婦產科診所看白帶,而未在書面詢時誠實告知,那又何妨?有白帶的婦女比比皆是,與該被保險人日後發生子宮頸癌又有何關係?除非是後見之明,其實根本不可能「足以變更或減少保險人對於危險之估計者」。保險公司若一味秉持白帶會致癌,因而拒絕許多優體婦女保戶,保費收入的損失的絕對比理賠一位沒有告知的被保險人多很多,否則幹嘛還要發展什麼保險醫學來著?

其實保險法的告知義務也有規定必須是「重要事項」才需告知,而什麼是重要事項呢?基本上只要是列在要保書上的病名才是重要事項,保險公司不能用佈下天羅地網,一網打盡的方式,只要您看過病,連感冒,鼻子過敏沒有誠實告知,就是違反告知義務,日後一旦但肺炎也要解除契約?問題是許多非特異性的症狀或微恙小病,又那能算是重要事項?大鯨魚對小蝦米,當然是天下無敵,結果只能對無意違反告知義務者解除契約,惹來怨聲載道,而對存心帶病入保者依然束手無策,人身保險事業那有一清耳目的一天?

titles.gif (2030 bytes)
www.drkao.com
本站純為服務性質
本頁資料只供參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