鴨嘴大夫任重而道遠

 

最近鴨嘴大夫在不同醫師風險管理電子報的訂戶每日一問的應答中,感觸良多。醫療糾紛衍生的問題比醫療糾紛案本身要複雜的多,本來嘛,醫師有過失二話不說,就應該低調趕緊和解,賠償了事,以免夜長夢多。所以剩下有糾紛的當然都是醫師無過失的「醫療不幸」或「醫療意外」,也就是所謂的醫療風險才是造成醫病雙方僵持不下的拉鋸戰局面。

何謂醫療風險?

什麼是醫療不幸呢?「醫療併發症」及「藥物副作用」是也,蓋這些事故雖有結果預知可能性,但無結果迴避可能性,醫師已盡力不使併發症或副作用發生,但終不免發生,所以是屬於「可容許危險」的範疇,當然不是醫師的過失;至於醫療意外,則指「疾病合併症」及「藥物過敏」,這些事故既沒有結果預知可能性,更沒有結果迴避可能性,屬不可預料、不可抗力,更不是醫師的過失,這兩種風險本來國家就有「藥害救濟基金」,以及衛生署正如火如荼推動,預定明年一月一日上路的「生產風險救濟基金」來保障被害人,但病家受不了圍事插花者的挑撥離間,文則召開記者會,訴諸溫情,武則拉白布條抬棺灑冥紙,恐嚇威脅,就是為了一個錢字,拿了救濟金,還要拿賠償費,醫師即使有參加責任保險,偏偏保險公司也認定醫療意外不是醫師過失,依保險法第90條:「責任保險人於被保險人對於第三人,依法應負賠償責任,而受賠償之請求時,負賠償之責。」醫師既無過失,依法就不應負賠償責任,所以保險公司也當然拒賠。

殺雞取卵,接生找不到醫師

即使在法律上站得住腳,但醫當事人面對來自三教九流圍事插花的無理取鬧,的困擾,完成束手無策,尤其碰到社會濫情主義,及醫師為富不仁的污名化,人情世故、社會觀感都自然同弱者,偏心病家,面對綿延不絕的無理抗爭,最後妄想要由法院檢察官或法官,在五年十年後才能來證明醫師的清白,但早已身敗名裂,斯文掃地而且人事皆非矣。所以醫療糾紛搞了半天,只有醫師當事人一個人焦頭爛額,一根蠟燭兩頭燒。最後結局,可能他是當地唯一的產科醫師,可能因而心力交瘁心灰意冷,從此誓不接生,以後該地區方圍一二十公里內將再也找不到有產科醫師可以接生了。病家為個人貪婪私慾,造成醫師防衛醫療不敢再接生,殺雞取卵,接生找不到醫師,吃虧不便的可都是自己的左鄰右舍,親戚朋友,眾叛親離何其短視?發死人財,討乞的不義之財又多被圍事插花者分去大半,所剩無幾,何苦來哉?

而最令鴨嘴大夫痛心疾首的是,十多年來,鴨嘴大夫在台灣婦產科醫學會大聲疾呼的「婦產科醫師集體投保責任保險」,推動「醫事人員強制責任保險」及「生產風險受害救濟基金」都功敗垂成,失敗的最大因是醫師本身的漠不關心,以至於今日的「醫師風險管理電子報」,至今只有265訂戶訂閱,佔全國2500名婦產科醫師中的十分之一,占全國38000名醫師中的千分之七。雖然即使只有265名訂戶,醫療法律諮詢電話幾逹每日一問,甭談不時還有不訂報,臨時出事才要諮詢或訂閱者,足見醫師漠然,冷眼旁觀不動如山的個性,依然不變。但醫療糾紛衍生的事端,反而更形變本加厲,如病家抗議騷擾,無理取鬧造成執業中斷,訴諸媒體譭謗醜化弄得身敗名裂,醫師當事人醫療諮詢求救無門,委託律師一竅不通隔行如隔山,起訴檢察官堅認被告都不會說自己有錯,審判法官則對醫學矇矇矓矓,大家攪和在一起,瞎子摸象不求甚解,再加上責任保險任人擺佈,救濟基金緩不濟急,令貴為風險管理專家的鴨嘴大夫也嘆為觀止無所適從。以下謹就

.醫師公會應出面協助會員應付騷擾。

.如何諮詢取得正確醫療法律資訊?

.如何立法維護醫師清譽?

.醫師當事人可不可以控告病人?一一加以討論:

一.  醫師公會應出面協助會員應付騷擾

醫師也有憲法保障的人性尊嚴,也是具有生命、身體、自由、人格、財產法益的權利主體。醫師工作時本身就要身先士卒,SARS死人無數也要堅守工作崗位,與病患共存亡,逃難時要當最後一位離開的人或甚至與船艦共存亡,戰場上更不能遺棄傷患,撒退時也要留下照顧傷患。結果一遇醫療糾紛,動輒打殺羞辱,被流氓惡棍罰跪在地上受辱,形同斬首示眾,或被彪形大漢圍攻,恐嚇要丟到大海餵魚 ,甚至連因證件不全不開出生證明都會被嗆聲威脅。

醫療法有具體禁止滋擾醫療機構秩序或妨礙醫療業務之執行的規定,即第24條第二、三項:「為保障病人就醫安全,任何人不得以強暴、脅迫、恐嚇或其他非法之方法,滋擾醫療機構秩序或妨礙醫療業務之執行。違反前項規定者,警察機關應協助排除或制止之。」,明定警察機關應協助排除或制止之,並在醫療法第106條訂出罰責:「違反第二十四條第二項規定者,處新臺幣三萬元以上五萬元以下罰鍰。其觸犯刑法者,應移送司法機關辦理。」,以茲保護醫師行醫安全,免受滋擾或妨礙。

但醫師無法單打獨鬥,遇有醫療糾紛,會員向公會呈報,公會必須提供律師或委員備詢,並隨時保時關切,遇有抗爭騷擾,公會出面派人協助應付,必要時派特保全人員協助蒐證或作醫師的貼身保鑣,捍衛人身安全。

二.  如何諮詢取得正確醫療法律資訊?

醫療法律諮詢最是吃力不討好,而且因為沒有標準答案,人人都可以說得頭頭是道。除非法律人終日浸淫其間,累積實務經驗,否則往往回答到連問的人也不知何去何從。鴨嘴大夫就曾替醫師當事人分析案情之後,醫師龍顏大悅,第一個反應就是要去告病家,而且要叫鴨嘴大夫出面協助開記者會,實在有點叛經逆道,蓋鴨嘴大夫的解答重點純在替醫師辯護,以免醫師忐忑不安,害怕被課以刑責,何況病人生病,都受到醫療傷害了,「我雖不殺伯仁,伯仁因我而死」,醫師悲天憫人,怎麼可能反向操作就要去告病人了?另外一位是再聽了另一律師悲觀分析後,打電話來興師問罪說,律師說那有那麼簡單?令鴨嘴大夫張口結舌,無語問青天。

有一次醫師當事人問說,檢察官囑他次日去看病理解剖,要不要去?通常檢察官鮮少會主動告知被告,有這個機會,鴨嘴大夫當然要醫師當事人把握機會,解剖時現場可以與法醫討論,請法醫注意什麼器官等等,主要是有時碰到沒有臨床經驗法醫師的張冠李戴,又執掌醫師生死大權,因而一件羊水栓塞症,就因為法醫師把羊水栓塞症引起的肺水腫現象,誤診為點滴注射過多所致,醫師當事人花了九年時間平反,才無罪定讞,還醫師清白;另一案臨床上昭然若揭的羊水栓塞症,也因沒有臨床經驗的法醫誤判死因為為剖腹生產的傷口裂開,內出血約一百西西致死,歷經七年訴訟法,最後才還醫師一個清白,惟遲來的正義早已令當事人人事皆非。所以對律師勸醫師當事人不要去看解剖,只因怕家人也在現場,醫師會挨揍,發行人非常不以然,但因沒律師資格,亦無置喙餘地,其實台灣不是法治國家嗎?檢察官面前揍人,豈非形同現行犯,可以當場拘捕羈押,何況醫師當事人不會叫親朋好友保護嗎?不會請保全嗎?

三.  如何立法維護醫師清譽?

醫療事故真相大白之前,「病人安全及醫療糾紛處理法草案」應明文禁止報章雜誌隨意盲目抹黑報導醫療糾紛事件。所以建議在醫療法新增:「宣傳品、出版品、廣播電視、網際網路或其他媒體不得報導或記載調解中或審判前之醫療糾紛事件當事人姓名,或其他足以識別當事人身分之資訊,但經當事人同意或因偵查犯罪之必要或審判定讞者,不在此限。 違反前項規定者,新聞主管機關對其負責人及行為人,得各處以新台幣三萬元以上三十萬元以下罰鍰,並得沒入前項物品。」

就是希望有一天,醫師也可以立法禁止醫療事故或爭議在尚未審判前,能仿少年事件處理法(83條:任何人不得於媒體、資訊或以其他公示方式揭示有關少年保護事件或少年刑事案件之記事或照片,使閱者由該項資料足以知悉其人為該保護事件受調查、審理之少年或該刑事案件之被告。違反前項規定者,由主管機關依法予以處分。)及性侵害犯罪防治法(10:宣傳品、出版品、廣播電視、網際網路或其他媒體不得報導或記載性侵害事件被害人之姓名或其他足以識別被害人身分之資訊。但經被害人同意或因偵查犯罪之必要者,不在此限。 違反前項規定者,新聞主管機關對其負責人及行為人,得各處以新台幣三萬元以上三十萬元以下罰鍰,並得沒入前項物品。 行政機關及司法機關所製作必須公示之文書,不得揭露足以識別被害人身分之資訊。),以維護醫師個人基本隱私權。

目前未立通過之前,每位醫師宜由醫師公會分發一片馬賽克面板,隨時備用。至少請媒體記者尊重一下醫師,追風補影時,醫師尊容及診所名稱都必須先用馬賽克處理,否則醫師公會都可為會員聲明保留法律追訴權,待事情告一段落,醫師公會也要向報社爭取事後醫師無罪証明權,必須要求報社以相同大小篇幅平衡報導,給蒙寃醫師一個清白。

四.  醫師當事人可不可以控告病人?

前文提到,病人生病才來看醫師,不幸或意外都受到醫療傷害了,醫師悲天憫人:「我雖不殺伯仁,伯仁因我而死,」,當然沒有正當理由,怎麼可能反向操作直接就要去告病?其實碰到無理取鬧的病家,任意損毀診所用品,打傷醫護人員,妨礙名譽,毀人名節,難道醫師就沒有人格權了嗎?沒有工作權了嗎?所以必要時,可考慮請醫師公會出面,協助控告病人。但有幾點醫師當事人必須自我約束,以免破壞社會觀感,反而貽笑大方。

(). 控告病人必須是與醫療糾紛案情無關

控告病人最好是控訴與醫療糾紛案情無關,以涉及醫師個人基本人權或自由財產權有關者優先,譬如說損毀罪、擾亂醫院安寧罪,違反醫療法妨礙病人安全,妨礙名譽((撒冥紙),強制罪,恐嚇取財罪等告訴乃論者,,甚至傷害罪、殺人罪俾日後當作談判籌碼,必要時把撤回告訴當作和解的條件。醫師性本悲天憫人,隨時可以撒回告訴,畢竟病人看病出了負面反應,連生病了都還有罪,醫師也會體恤病家心情,伺機撒回告訴,以和為貴。

(). 不要告病人誣告

主要因為誣告罪極難成立,即使因無十足證據刑事無罪判決,並不代表民事也無罪.更非代表原告是誣告。

(). 控告病人的時點

年輕氣盛的醫師,得理不饒人,大都義憤填膺,馬上要告病家召開記者會,妨礙名譽或誣告。其實若與醫療糾紛有關的案情,最好等醫療訴訟勝訴或暫告一個段落時,再告,比較合乎情理。醫療糾紛官司正在訴訟時,許多徵結醫療鑑定都尚未釐清,同時進行告訴病人妨礙名譽的事,可能多少會影響法官的自由心證。若判處醫師刑事上成立業務過失重傷害,法官量刑時,看到加害人還在控告被害人,可能因而認為加害人沒有悔意,而加重刑度。最近有位醫師同時告病家妨礙名譽而獲勝訴,正義得以伸張可喜可賀,形式上醫師悲天憫人雖只求償一元並要求登報道歉,但網路上許多網友議論紛紛,民眾大多錯愕不解,法感情上並未必認同醫師。何況此勝訴相當僥倖,不足為範,醫師若都要乘勝追擊,反而容易激惹敗訴者,逼反被害人一再上訴,案情變成膠著狀態,反而偷雞不著蝕把米。

(). 控告病人或發表嚴正聲明,應由醫師公會或全聯會主導

控告病人或發表嚴正聲明由誰來主導幫忙?最理想的是由地方醫師公會出面,並代聘律師,醫師公會是在負責醫師福利,為會員爭取權益控告病人,或發表嚴正聲明,支持醫師權益的白領階級的工會團體,當然是誓為會員後盾。,最重要的是千萬不可以找專科醫學會出面,不論是召開記者會,發表聲明稿,或代行訴訟,都要避之唯恐不及,因為日後上法院時,醫學會還要接醫學鑑定的初審工作,來為會員的醫療常規背書,若醫學會在第一時間即站出來為會員講話,日後再接鑑定時,就難免會被質疑有偏頗之虞,反而錯失為會員平反的良機。期勿因逞一時之快,而錯失學術鑑定以還會員清白的機會。

鴨嘴大夫任重而道遠

總之,鴨嘴大夫日後必須繼續研究,釐清法學上的許多謬誤,豎立醫療法律的整體觀念,發表獨創的「醫療風險理論」建構醫學與法學橋樑,同時矯正醫師的無知與錯誤,建立醫師風險管理及分散風險消化損失的保險觀念,足見,鴨嘴大夫今後的任務,任重而道遠。

titles.gif (2030 bytes)
www.drkao.com
本站純為服務性質
本頁資料只供參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