診療室手記2001年5月5日  

 

.學者要嘛不要參政

一個學者如果執意要參政,鴨嘴大夫的看法是,如果那麼有學術良心摸學者,當他的理念和所參與的政黨或黨領導不合的時候,就應該辭職,而不是屢屢自提理想和高層唱反調,扯後腿。今天不管是總統制或內閣制,黨魁或是總統的主張理念跟一向的承諾,若自己認為不可行的話,就不要參與作為閣員,違背自己學術良心或理念的政務官就不要去做,反不如選擇在野身份更容易去促進自己理想的實現。不要只想得官祿占高位,不願意放棄自己學術的崇高地位,又要名又要利是不可能的,如果要從事政治就必須要改變調整自己的理念或是懂得隨波逐流,如果一定要一直堅持自己的想法,那最好去教書或佔在監督的地位是做自己應作的事,不要去作身不由己的官員,才是最恰當的。現在新政府裡面很多學者型官員都常常各說各話,自己有自己的一套看法,誰都不服誰,結果才會造成陳水扁堨~都不是。事實上如果說陳總統的政治理念有問題,當初就應該提出獨特看法說明他讓他接受,如果他不接受,自己就不應該接受這個官職,再來和總統理念背道而馳。不管在經濟、財政、教育各方面,都應該讓總統他去找聽他話的,能完成他的理想的政務官,傲骨學者,堅持自己學術的良心,甘之如飴才是。891004

. 口供主義,罪疑唯重

柏楊先生於890830中國時報時論廣場的一篇「口供主義,罪疑唯重」中提到,罪疑唯輕---對於有爭議性的案件應該從輕處理,這是2000年前中國歷史上就曾為這種案件提出公平的裁決,又提到美國辛普生殺妻案,辯護律師說「我從沒有說辛普生沒有犯罪,我只是說我沒沒有辛普生犯罪的證據」。柏楊質疑的是,我們面對的是台北少數崇拜口供主義的司法官,連執法者都企圖用別人的寫作文章來灌溉罪疑唯重的野蠻主義,想不到罪疑唯輕在2000年前的老祖先就有這個優美傳統,而今日野蠻文化仍使他成為罪惡的磐石,便忍不住酸鼻。890901

 

Ba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