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大移植愛滋器官的刑事責任

本案醫療過失犯的行為人doer是該移植小組的協調師。事實真相是,任何人只要聽到移植器官有愛滋病感染,莫不震驚失色,馬上退避三舍,何況是經手負責協調的專業人士,本身不但業已接受過專業訓練,工作重點就是在篩選這些不符合移植條件的組織器官,其行為當然必須符合當時當地的醫療水準,何況協調師本來就要具有比一般常人更高的注意義務,要比一般人更加提高警覺才對,遇有緊急或異常狀況,不但要及時制止喊卡,甚至敲鑼打鼓奔走相告亦不為過。所以當職的協調師居然會沒有這種警覺,不但是業務過失,而且還是重大過失,絕無寬容餘地,恐不可能因為該協調師是新手,工作負苛太重,或想自殺就可抹煞該行為人應注意,能注意而不注意的業務過失,否則置受害人身體、生命法益於何餘地?

當然日後接受器官捐贈者有否到感染愛滋病,應是行為人是否該當業務過失傷害的構成要件的關鍵,因為愛滋病的潛伏期為2~6週(發展成為愛滋病症狀則可能需5~10年,甚至20年),而愛滋病HIV抗體檢測的空窗期為2~3個月(8~12週,或6~13),三個月時約95%可以測到抗體,但仍必須於六個月後再檢查一次抗體才能確定。如果被害人追蹤六個月後一直都是陰性,行為人也許因並無造成任何傷害而無罪責。至於協調師是否新手,或是工作負苛太重,或有深度悔意想自殺都只可作為法官量刑的標準,與有否罪責完全無關。

反之,若在六個月內本案任一被害人患者,已檢驗證實確定有HIV抗體或出現愛滋病的臨床病症,因依刑法第10條第4項第6款規定:「稱重傷者,謂下列傷害:六、其他於身體或健康,有重大不治或難治之傷害」,故本案應符合成立刑法重傷罪;而刑度為「從事業務之人,因業務上之過失傷害人者,處一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一千元以下罰金,致重傷者,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二千元以下罰金。」(刑法第284條第2項參照)。惟另依特別法「人類免疫缺乏病毒傳染防治及感染者權益保障條例」第111,2 項規定:「有下列情形之一者,應事先實施人類免疫缺乏病毒有關檢驗:一、採集血液供他人輸用。二、製造血液製劑。三、施行器官、組織、體液或細胞移植。前項檢驗呈陽性反應者,不得使用」,違反者,處新臺幣三萬元以上十五萬元以下罰鍰,因而致人感染人類免疫缺乏病毒者,處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同條例第22條參照)。基於特別法優先普通法原則,本案行為人應依「人類免疫缺乏病毒傳染防治及感染者權益保障條例」之醫療刑法刑度論罪。

 

titles.gif (2030 bytes)
www.drkao.com
本站純為服務性質
本頁資料只供參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