衛生局調處時醫師公會代表的角色

 

鴨嘴大夫經常參與台北市衛生局的醫療爭議調處會議,擔任的角色是醫師身份的「醫師公會代表」。醫師公會代表的法源是依據臺北市醫療爭議調處自治條例 (民國 90 年 07 月 18 日公布 ) 第 15 條之規定:「本小組應就醫療爭議案件先行蒐集相關資料,並得邀請醫學專家或其他專業機構、人員提供或列席陳述專業意見,供調處委員作為參考,其內容對外不公開。列席人員僅得就專業部分提出說明,不得暗示或干預調處結果。」。由此可知,醫師公會代表的功能是「陳述專業意見,供調處委員作為參考」,地位僅為「列席人員」,權限是「不得暗示或干預調處結果」。

調處委員才是靈魂人物

在調處會議時,重心是放在擔任主席的調處委員身上,不言自喻。調處委員大都是由學有專長,實務經驗豐富的在職律師義務擔任,其行事作風都很精明銳利,單刀直入。進行程序時大都在委員的主導下,先由病方申訴,再由醫方說明,並請公會代表翻閱病歷,針對醫師的解釋說明或病方的質疑提出資料或數據應證說明;辯論終結時,委員會詢問病方有什麼具體要求?並問醫方如何回應?最後才作出調解成立或不成立的判斷。

調處時,律師委員當然會考慮到醫病雙方彼此的顧忌,譬如說病人最怕調解一成立就失去再訴訟的機會,醫方當然也顧慮病家事後會反悔提訴,所以律師委員都說明調解後的法律效果,並會要求雙方信守承諾,但也會公開向病方說明,除非發現新証據,否則調解成立後就不能再提出告訴,雙方都同意下即當場書寫調解書。最後委員也會禮貌性的請公會代表,代表公會立場發表意見,除了強調調解書上要註明不得招待媒體等守密條款外,也會行禮如儀說些場面話:表示我們醫師已盡心盡力了,也很關心之後病人的健康狀態,希望彼此諒解,化干戈為

玉帛云云。雖只是甘草人物,微不足道,其實公會代表也是任重而道遠的。

醫師公會代表的角色

所以說要知道,醫療糾紛調處時公會代表的角色,首要之務當然是要挑選熱心適任的理事或委員擔任公會代表,即要考慮是否選對專科醫師的科別?是否優先選任資深歷練的醫師?可以討論的是,在不違反自行迴避規定下,醫師會員是否應有權利指定醫師公會代表?

所謂自行迴避規定,即指「調處委員對於調處事項有行政程序法第三十二條規定情事者(公務員在行政程序中,有下列各款情形之一者,應自行迴避︰一、本人或其配偶、前配偶、四親等內之血親或三親等內之姻親或曾有此關係者為事件之當事人時。二、本人或其配偶、前配偶,就該事件與當事人有共同權利人或共同義務人之關係者。三、現為或曾為該事件當事人之代理人、輔佐人者。四、於該事件,曾為證人、鑑定人者。),應自行迴避;其涉及所屬機關利害關係者,亦同。」(臺北市醫療爭議調處自治條例第9條第1項參照);事實上依「醫療爭議調處作業要點」第5條規定:調處委員遇有下列情形之一者,應行迴避:(一)本身或其配偶、直系血親、五親等內旁系血親、三親等內之姻親,為醫療爭議之當事人者。(二)服務之醫療機構或其所屬人員為醫療爭議之當事人者。」,連服務之醫療機構或其所屬人員為醫療爭議之當事人者時,都必須迴避才行。

 

公會代表與衛生局調處委員的互動

重點在調處委員會決定在適當時機給公會代表發言的機會,惟公會代表只限針對醫學問題發言,目的是要讓病家瞭解醫學真相如何,不得越俎代庖,暗示或干預調處結果。

().調解委員請公會代表發言時,才代表醫師公會立場發言

公會代表不必主動搶先發言,或只在雙方對有關醫療爭議針鋒相對時,可以舉手請求發言,經主席同意後方才發表意見,絕對不宜逕行加入醫師陣線搶著發言,或與病家爭吵至耳紅耳斥,失去公平立場。

().提供醫學學術証據:強調疾病本身的不可預知性與不可迴避性,舉文或教科書數據,說明如子宮全切除術併發輸尿管傷害的發生率為百分之五,聯合妊娠(同時子宮內孕與外孕)的發生率為四萬分之一。

().提供醫療過程証據:証明醫師的醫療行為符合時當地的醫療常規,醫師業已盡客觀注意義務。

().爭取調解委員的認同

    鴨嘴大夫擔任公會代表時,有時會多話,對各持己見爭辯不休的醫病雙方,用「醫療風險理論」,心戰喊話一番。事實上許多進入調解的醫療爭議本來大都就是屬於「醫療不幸」(醫療併發症或藥物副作用)或「醫療意外」(疾病合併症或

藥物過敏反應)的案例,如腹腔鏡手術時傷及血管、截石姿勢術後的神經失用Neurapraxia都是具結果預知可能性,但不具結果迴避可能性的醫療不幸,而聯合妊娠(同時子宮內孕與外孕)、羊水栓塞症當然都是不具結果預知可能性,又不具結果迴避可能性的醫療意外,也就是說都是屬於醫療上的「可容許的風險」;即使此次調處不作立,也可能為下次調處先行鋪路。

. 公會代表與被害人病家的溝通

公會代表要先作功課,針對雙方爭點,提供最新醫學証據佐證,證實醫師的醫療行為是否確已符合一般醫療常規水準。

().公會代表不要把病家當醫學白痴

事實上,許多病家不但有備而來早已上網搜索到許多相關的醫學資訊,甚至已請教過不少其他醫師或醫事人員相關的醫療常識,也有許多需要當事醫師謹言慎行,好好交待的疑點徵結。

().駁斥病家不正確性的醫學資訊

經常也可看到民眾因醫療資訊不平等,張冠李戴錯誤百出,或因找不出訴因或訴訟標的,胡亂指責醫師手術時間亂寫,或輸血量不足而無的放矢時,公會代表只要依照病歷上的實際記錄去蕪存菁,就可一清二楚的呈現事實而一一予以駁斥。站在公平正義的立場,身為公會代表雖不能越俎代庖替病人講話,但碰到病人請的智囊或智庫,連醫學名詞翻譯都錯誤百出,如plastic surgery原意為整型外科竟然翻譯作「塑膠外科」時,或還有荒誕不經指責醫師使用two O Chromic為含鉻的東西縫合傷口,致使病人在子宮切除後五年得到卵巢癌之謬論,殊不知20Chromic是指2個 零號的羊腸縫線,有時也真有點啼笑皆非。最遺憾的是,對於較有爭議的疑點,如產後一週還會發生羊水栓塞嗎?病人反而視而不見,調處委員因為和為上策不告不理,公會代表也只好打馬虎眼,一筆帶過。

().站在公平的立場,發揮談判技巧,以同理心不時安慰病人,同情病家,最終以和為貴,早日調解成立。

. 公會代表支持醫師或醫院的醫療立場

當然也有不少醫師平白冤屈,無端被病人一狀告到衛生局,百口莫辯,只有公會代表可以還醫師一個清白。

().強調醫療風險及當事醫師的盡心盡力

最近有一則爭議是病人人工流產後一個多月,原本都平安無事,後來忽然發生陰道大出血,找其他醫師檢查治療以為是亂經,「後醫」最後還替病人作了子宮內膜切片,病理報告是胎盤組織,病人受後醫慫恿就去責怪「前醫」人工流產時胎盤殘留沒拿乾淨。另一例則是發生在產後二個月之後,原先產後連月經都正常來過一次了,後來一樣忽然間大出血了,後醫初以為只是亂經,卻一直治不好,因怕子宮內膜增生過度的病變,最後只好作了子宮內膜切片送病理檢查,報告居然說有胎盤組織,後醫因而診斷是生產時胎盤殘留所致,病人當然要告替她接生的前醫。

不過兩例經擔任醫師公會代表的鴨嘴大夫分析結果是認為:一是若是因人工流產手術或產後胎盤滯留,通常都會一直滴滴答答出血,甚至導致子宮內膜炎,怎麼可能術後或產後一個多月都平安無事?二是再度出血可能一開始就不是亂經,而是不完全流產,所以才無法用藥物止血,而必須用子宮擴刮術清除治療,所以可以推論胎盤組織是因後來懷孕,發生流產不乾淨所殘留,與先前的人工流產手術,或自然生產分娩無關,倒是因為後醫誤診,沒有看出不完全流產,才一直當作亂經治療,想不到後醫還居心叵測,慫恿病人去找前醫興師問罪。好在最後經公會代表就事論事秉公處理,還前醫一個清白,一場誤會就此冰釋,調處水到渠成,就此圓滿落幕。

().若醫師態度被質疑可議,公會代表可依老賣老,請當事醫師當面向病人道歉,以平息怨氣,化解干戈。

().以同理心,表達醫師願意和解,早日解決爭端的心意

惟可以討論的是,公會代表要不要,或可不可以事先約談當事醫師,瞭解醫師的補償底線,以利調處成立,早日解決爭端?

.協助審閱調處書的必要記載要點

最後在調解成立時,除了重申會員權益,公會代表還要主動介入審閱調解書內容,如下必要記載之要點是否充分完備:

().本次調處申請人同意致贈相對人慰問金新台幣OO萬元整,並於壹週內將該金額支票致贈相對人。

().相對人同意放棄其他請求及刑事告訴 (訴訟禁止)

().相對人同意不將本件爭議向第三人透露 (守密條款)

().申請人放棄任何請求,但申請人如能舉証相對人有過失時得另行主張權利。

().不得以致贈相對人慰問金或免費醫療復建為由,即表示院方自認有過失,而再另行訴訟。

().(以下空白)。

titles.gif (2030 bytes)
www.drkao.com
本站純為服務性質
本頁資料只供參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