規定未滿16歲少女要求墮胎得通報?

 

日昨在台大兒童醫療大樓台灣婦產科醫學會舉辦青少年醫學講習,由鴨嘴大夫演講「青少年醫學的法律倫理議題」。會後Q&A時有會員問到有關未滿16歲少女要求墮胎得通報的規定,連鴨嘴大夫自己都完全無宰樣,祕書長還說有衛生署行政公函,甚至因出生證明若記載母親欄16歲,推算產婦在未滿16歲時懷孕,產檢醫師當時沒有通報,還因而被台東衛生局處罰?有否這種無事不管的行政苛求不明,鴨嘴大夫當即上網搜尋了十幾個小時,至今一直都未能找到衛生署的有關行政公函,仍再繼續努力追查,甚至必要時請祕書長行文衛生署解釋。無獨有偶,曾幾何時,剛好有會員因「現未滿16歲未成年病人於今年4月至診所驗孕(陽性)後便離院不知去向,半年後(10月)家長函知該院未善盡通報之責,致病人在坊間購買藥物墮胎,要求賠償而來函諮詢學會:「未成年兒童懷孕,婦產科醫師是否有義務通報政府機關?」,請教學會以下問題的法律見解:一.如有此類病人(未滿16歲)至婦產科醫院(診所)就診時,醫院應採取何種措施?二.如她來門診驗孕,是否不論有無受孕,都應通報?三.應通報的主管機關有哪些?四.除了驗孕(性侵)應通報外,還有那些是未成年病人至婦產科醫院就醫時,醫院需主動通報的(家暴除外)?五.若本院因疏失(不知道)而未通報時,會有哪些罰責?

自邏輯上的思考,雖然明知十四歲以下的青少年「絕對無性自主權」,十四至十六歲青少年「相對無性自主權」,唯一納悶的問題是為什麼要醫師涉入處理「兩小無猜」的合意性侵害案件?法律上對於一方未滿16歲,另一方未滿18歲之兒童少年,如雙方發生自願性性行為則屬「告訴乃論」,連檢察官都無權主動介入公訴,醫師何德何能要多管閒事?而若兩人皆已滿16歲,則該合意性行為更已非屬刑法所定之性侵害犯罪,何需吹皺一池春水還再要求醫師通報,多此一舉,?何況到底是向警察局,社會局,還是衛生署通報,或向家長或學校老師通報,意見分歧莫衷一是,更令醫師不知何去何從?遑論未成年少女懷孕到醫院或診所要求動墮胎手術的SOP應是,只要她的法定代理人(父母之一)同意手術就可以了,等同是醫師已向其父母通報過了,何必再勞師動眾通報給警察機關,惟恐天下不知?何況醫護人員為了保護病人的隱私,不但必須對病人病情資料要保密,就算警察主動詢問也不能隨意洩露病情,否則無故洩漏因業務知悉或持有之他人秘密,既違反刑法的妨害祕密罪(刑法第316),又違背醫療法醫師法的守密義務。

自法律觀點而言,依民國1001130日生效的新修正的「兒童及少年福利與權益保障法」,規定醫事人員的通報義務,除出生通報外:「胎兒出生後七日內,接生人應將其出生之相關資料通報衛生主管機關備查;其為死產者,亦同。」(14條第1項參照),還有兒童及少年未獲適當照顧的通報義務:「於執行業務時知悉兒童及少年家庭遭遇經濟、教養、婚姻、醫療等問題,致兒童及少年有未獲適當照顧之虞,應通報直轄市、縣(市)主管機關」(54條參照。通報行為主體除醫事人員外,其他還包括社會工作人員、教育人員、保育人員、警察、司法人員、村(里)幹事、村(里)長、公寓大廈管理服務人員及其他執行兒童及少年福利業務人員)。此外,醫事人員最重要的是第53條所規定的兒童及少年應保護事件的一般通報義務,通報時點為在「執行業務時知悉兒童及少年有下列情形之一者」時,通報對象為「直轄市、縣(市)主管機關」,通報期限至遲不得超過二十四小時,「違反第五十三條第一項規定而無正當理由者,處新臺幣六千元以上三萬元以下罰鍰」(100條參照);即依兒童及少年福利與權益保障法53條規定的應通報事項為以下六大項:

一、施用毒品、非法施用管制藥品或其他有害身心健康之物質。

二、充當第四十七條第一項場所之侍應。

即兒童及少年不得出入酒家、特種咖啡茶室、成人用品零售業、限制級電子遊戲場及其他涉及賭博、色情、暴力等經主管機關認定足以危害其身心健康之場所。

三、遭受第四十九條各款之行為。

即任何人對於兒童及少年不得有下列行為:一、遺棄。二、身心虐待。三、利用兒童及少年從事有害健康等危害性活動或欺騙之行為。四、利用身心障礙或特殊形體兒童及少年供人參觀。五、利用兒童及少年行乞。六、剝奪或妨礙兒童及少年接受國民教育之機會。七、強迫兒童及少年婚嫁。八、拐騙、綁架、買賣、質押兒童及少年。九、強迫、引誘、容留或媒介兒童及少年為猥褻行為或性交。十、供應兒童及少年刀械、槍砲、彈藥或其他危險物品。十一、利用兒童及少年拍攝或錄製暴力、血腥、色情、猥褻或其他有害兒童及少年身心健康之出版品、圖畫、錄影節目帶、影片、光碟、磁片、電子訊號、遊戲軟體、網際網路內容或其他物品。十二、對兒童及少年散布或播送有害其身心發展之出版品、圖畫、錄影節目帶、影片、光碟、電子訊號、遊戲軟體或其他物品。十三、應列為限制級物品,違反依第四十四條第二項所定辦法中有關陳列方式之規定而使兒童及少年得以觀看或取得。十四、於網際網路散布或播送有害兒童及少年身心健康之內容,未採取明確可行之防護措施,或未配合網際網路平臺提供者之防護機制,使兒童或少年得以接取或瀏覽。十五、帶領或誘使兒童及少年進入有礙其身心健康之場所。十六、強迫、引誘、容留或媒介兒童及少年為自殺行為。十七、其他對兒童及少年或利用兒童及少年犯罪或為不正當之行為。

四、有第五十一條之情形。

即父母、監護人或其他實際照顧兒童及少年之人不得使兒童獨處於易發生危險或傷害之環境;對於六歲以下兒童或需要特別看護之兒童及少年,不得使其獨處或由不適當之人代為照顧。

五、有第五十六條第一項各款之情形。

即兒童及少年有下列各款情形之一,非立即給予保護、安置或為其他處置,其生命、身體或自由有立即之危險或有危險之虞者,直轄市、縣(市)主管機關應予緊急保護、安置或為其他必要之處置:一、兒童及少年未受適當之養育或照顧。二、兒童及少年有立即接受診治之必要,而未就醫。三、兒童及少年遭遺棄、身心虐待、買賣、質押,被強迫或引誘從事不正當之行為或工作。四、兒童及少年遭受其他迫害,非立即安置難以有效保護。

六、遭受其他傷害之情形。

另外依性侵害犯罪防治法:「醫事人員、社工人員、教育人員、保育人員、警察人員、勞政人員,於執行職務知有疑似性侵害犯罪情事者,應立即向當地直轄市、縣 () 主管機關通報,至遲不得超過二十四小時。通報之方式及內容,由中央主管機關定之。」(8條第Ⅰ項參照),但違反此條通報義務,並無罰責。

家庭暴力防治法:「醫事人員、社會工作人員、臨床心理人員、教育人員、保育人員、警察人員、移民業務人員及其他執行家庭暴力防治人員,在執行職務時知有疑似家庭暴力情事者,應立即通報當地主管機關,至遲不得逾二十四小時。(50條第1 項參照),及「醫事人員、社會工作人員、臨床心理人員、教育人員及保育人員為防治家庭暴力行為或保護家庭暴力被害人之權益,有受到身體或精神上不法侵害之虞者,得請求警察機關提供必要之協助。(49條第1項參照),「違反第五十條第一項規定者,由直轄市、縣(市)主管機關處新臺幣六千元以上三萬元以下罰鍰。但醫事人員為避免被害人身體緊急危難而違反者,不罰。(62條參照)

兒童及少年性交易防制條例:「醫師、藥師、護理人員、社會工作人員、臨床心理工作人員、教育人員、保育人員、村里幹事、警察、司法人員、觀光業從業人員、網際網路服務供應商、電信系統業者及其他執行兒童福利或少年福利業務人員,知悉未滿十八歲之人從事性交易或有從事之虞者,或知有本條例第四章之犯罪嫌疑者,應即向當地主管機關或第六條所定之單位報告。」(9條參照),「違反第九條第一項之規定者,處新臺幣六千元以上三萬元以下罰鍰。但醫護人員為避免兒童、少年生命身體緊急危難而違反者,不罰。(36條參照)

而醫事人員通報的方式,如下:

1.兒童及少年保護通報及處理辦法「醫事人員、社會工作人員、教育人員、保育人員、警察、司法人員及其他執行兒童及少年福利業務人員,知悉有應保護之兒童及少年時,應於二十四小時內填具通報表,以電信傳真或其他科技設備傳送等方式通報直轄市、縣 () 主管機關;情況緊急時,得先以言詞、電話通訊方式通報,並於二十四小時內填具通報表,送直轄市、縣 () 主管機關。」( 2條參照)

2.性侵害犯罪防治法:應立即向當地直轄市、縣 () 主管機關通報,至遲不得超過二十四小時。(8條第Ⅰ項參照)

3.家庭暴力防治法:「醫事人員、社會工作人員、臨床心理人員、教育人員、保育人員、警察人員、移民業務人員及其他執行家庭暴力防治人員,在執行職務時知有疑似家庭暴力情事者,應立即通報當地主管機關,至遲不得逾二十四小時。(50條第1 項參照)

由上可知,醫事人員應通報事項,除兒童及少年應保護事件的一般通報義務外,特別規定的通報義務還有疑似性侵害犯罪情事、家庭暴力、未成年從事性交易者,此外,醫事人員在虐兒,虐老,或法定傳染病,愛滋病之通報責任,法律上都另有明文規定,唯獨對未成年墮胎通報或懷孕並無法律明文可見。台灣婦產科醫學會曾請教過內政部兒童局婦幼專線113,有關16歲以下懷孕而來產檢時婦產科醫師是否需要通報乙事。有關人員電話答曰:因涉及刑法的妨害性自主罪,屬於疑似性侵害犯罪情事,醫事人員就應該有義務向當地直轄市、縣 () 主管機關通報。惟自刑法妨害未成年性自主權的規定來看:「對於未滿十四歲之男女為性交者,處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對於未滿十四歲之男女為猥褻之行為者,處六月以上五年以下有期徒刑。對於十四歲以上未滿十六歲之男女為性交者,處七年以下有期徒刑。對於十四歲以上未滿十六歲之男女為猥褻之行為者,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刑法第227條第1-4),雖然明文規定不論是否自願行為或兩情相悅,固然都屬犯罪行為,但法律不外人情,刑法第227-1條復規定:十八歲以下之人犯前條之罪者,減輕或免除其刑」,且「未滿十八歲之人犯第二百二十七條之罪者,須告訴乃論。(刑法第229-1條後段)。若被害人不提告訴就沒犯罪被告,而即使提告訴了,加害人也得減輕或免除其刑,醫事人員幹嘛吹皺一池春水? 足見婦幼專線人員的回答並無充分的法理根據,何況依性侵害犯罪防治法,醫事人員違反通報義務並沒有明文可罰。

另外識者認為,以民國 100 11 30 日修正生效的「兒童及少年福利與權益保障法」中,兒童及少年應保護事件的一般通報規定而言,包括第53條的「知悉有應保護之兒童及少年事項」及第54條「於執行業務時知悉兒童及少年家庭遭遇經濟、教養、婚姻、醫療等問題,致兒童及少年有未獲適當照顧之虞」來包山包海解釋認為16歲以下未成年人的懷孕及要求墮胎,都是屬於「兒童及少年之應保護事件」而要求醫師必須通報云云,如此一來等同是醫師作繭自縛,而且自廢武功,何況第53條中所謂「於執行業務時知悉兒童及少年有下列情形之一者,應立即向直轄市、縣(市)主管機關通報」六項情形中,並無有關懷孕墮胎之事項。所以說要是規定16歲以下少女來診所驗孕,只要是陽性反應,醫師就得通報疑似性侵,又不是現行犯,也沒有需要進入驗傷檢驗流程,通報了又能做什麼亡羊補牢的保護措施?最大的問題是寒蟬效應,以後還有小女生敢來診所找醫師驗孕嗎?敢來診所檢查會不會是子宮外孕嗎?小女生只好隨便在超商買個驗孕棒,至少不會被通報張揚,甚至連正常計畫生育的16歲以下孕婦產檢都要被通報,豈不漠視未成年人之健康權,間接在摧殘民族幼苗?同樣道理,要是規定16歲以下少女要求墮胎時,醫師就要通報,等同間接鼓勵小女生逃之夭夭,避之惟恐不及,只好去找密醫,或去藥房買RU486自行了斷,萬一子宮外孕身亡,也是咎由自取罪有應得,那何必再訂優生保健法的特別法來強調父母的同意權?通常一般未成年少女聽到墮胎必須告知父母時,都寧願挺而走險,不找優生保健醫師處理,若醫院還要以兒童及少年應保護之事件或性侵通報主管機關來相逼,不等同逼上梁山,要不找密醫墮胎或買墮胎藥DIY,就得偷偷懷孕下去,最後自行在廁所生產血崩,或造成胎死悲劇,台灣社會竟會逼迫一位16歲以下的小女生,孤援無助求救無門,最終必須走上絕路,至此大人還假慈悲為懷,藉口保護兒童及少年,而行所謂制度殺人之實,未免也太冷酷無情。

不過事實上,以最近監察院針對篩選性別墮胎事件提出糾正案來說,更可證明目前為止,政府並沒有墮胎通報(不論成年未成年)的明文要求,醫師先不要自找麻煩。因為根據監察委員高鳳仙調查發現,民國九十三年至九十九年期間,因主管機關未建立「人工流產之通報及監控機制」,亦未進行實地訪查,積極研議有效之稽查作法,以致臺灣每年約有三千名女嬰消失,男女嬰比例失衡。糾正文明文指摘食品藥物管理局也未監測醫師處方RU486數量或使用原因,未針對使用數量異常者查核,國民健康局遲自民國九十九年下半年起,才開始推動禁止違法性別篩選與選擇墮胎措施對此(人工流產未監控造成性別比問題,記者張晏彰/臺北報導,青年日報2011/12/8)。可見,行政當局民國九十九年下半年以前,都一直未有過墮胎通報的明文規定或機制,不明自喻。

惟若違反通報義務,依兒童及少年福利與權益保障法規定:醫事人員、社會工作人員、教育人員、保育人員、警察、司法人員、村(里)幹事或其他執行兒童及少年福利業務人員,違反第五十三條第一項規定而無正當理由者,處新臺幣六千元以上三萬元以下罰鍰。(100條參照),可知違反「知悉有應保護之兒童及少年事件」的一般通報義務有上述罰則,但對54條「於執行業務時知悉兒童及少年家庭遭遇經濟、教養、婚姻、醫療等問題,致兒童及少年有未獲適當照顧之虞」的通報義務之違反,並無罰則,只能說是訓示規定;另外違反出生通報規定(胎兒出生後七日內,接生人應將其出生之相關資料通報衛生主管機關備查;其為死產者,亦同。):罰則為「接生人違反第十四條第一項規定者,由衛生主管機關處新臺幣六千元以上三萬元以下罰鍰。(86條參照)

另依家庭暴力防治法:「違反第五十條第一項規定者,由直轄市、縣(市)主管機關處新臺幣六千元以上三萬元以下罰鍰。違反第五十二條規定者,由直轄市、縣(市)主管機關處新臺幣六千元以上三萬元以下罰鍰。(62條參照),及「違反第五十一條第三款規定,經勸阻不聽者,直轄市、縣(市)主管機關得處新臺幣三千元以上一萬五千元以下罰鍰。(63條參照)兒童及少年性交易防制條例:「違反第九條第一項之規定者,處新臺幣六千元以上三萬元以下罰鍰。(兒童及少年性交易防制條例第36條參照)。而僅有家庭暴力防治法及兒童及少年性交易防制條例有但書規定免予受罰,即「醫事人員為避免被害人身體緊急危難而違反者,不罰。」(家庭暴力防治法第62條第1項但書參照)及「醫護人員為避免兒童、少年生命身體緊急危難而違反者,不罰。(兒童及少年性交易防制條例第36條但書參照)。而性侵害犯罪防治法醫事人員、社工人員、教育人員、保育人員、警察人員、勞政人員、移民業務人員,於執行職務時知有疑似性侵害犯罪情事者,應立即向當地直轄市、縣(市)主管機關通報,至遲不得逾二十四小時。通報之方式及內容,由中央主管機關定之。(8條參照), 但違反本條通報規定並無罰責,只有第101,4項規定:「醫院、診所對於被害人,不得無故拒絕診療及開立驗傷診斷書。違反第一項規定者,由衛生主管機關處新臺幣一萬元以上五萬元以下罰鍰。」而已。

由上述法律見解,即足以回答會員有關「未成年兒童懷孕,婦產科醫師是否有義務通報政府機關?」的疑惑:

 

一.如有此類病人(未滿16歲)至婦產科醫院(診所)就診時,醫院應採取何種措施?

1.可依醫療常規,實施產前檢查,包括超音波診斷確定不是子宮外孕。醫師診治病人時,應向病人或其家屬告知其病情、治療方針、處置、用藥、預後情形及可能之不良反應即可 (醫師法第 12-1 條參照),根           本不需未成年人簽同意書或法定代理人同意。

2. 若未成年人就醫時,只有三種情況需簽同意書,且涉及未成年人簽署的契約效力未定,需要法定代理人簽署承認,這包括手術含人工流產(醫療法第 63 條)、侵入性治療及檢查(醫療法第64 條)及人體試驗(前項但書之接受試驗者為限制行為能力人,應得其本人與法定代理人同意;接受試驗者為無行為能力人,應得其法定代理人同意。醫療法第 79 條2 項參照)

3. 若病人自願人工流產,需告知優生保健法規定:「未婚之未成年人或受監護或輔助宣告之人,依前項規定施行人工流產,應得法定代理人或輔助人之同意。」(9 條第2 項前段參照),告知病人,若要人工流產需父母之一陪同簽手術同意書(等同通報父母),並帶身分證或戶口名簿,備齊證件才能。

 

二.如她來門診驗孕,是否不論有無受孕,都應通報?

醫師只是檢驗診斷有否懷孕,不論有無受孕都不需通報。醫師診治未成年病人不需父母或法定代理人同意,除非病人告知受性侵害或家暴性侵害事實,才需另行進入性侵害通報流程。若醫師或醫療院所任意通報,侵犯病人的隱私權,違反洩密的醫護人員除了可能被處一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五萬元以下罰金外(刑法第316條參照),醫師還可能被處以新臺幣二萬元以上十萬元以下行政罰鍰(醫師法第22,29條參照),護理人員也可能處以新臺幣六千元以上三萬元以下罰鍰(護理人員法第28,33條參照),醫護人員誰又膽敢冒大不諱,洩露病情呢?

其實本案懷孕的通報行為主體應該是學校的教育人員才對,並不是醫師,而若是發生於中小學校園的性侵害事件,因為學生皆未成年,於民法規定其意思表示須由法定代理人為之,學校必須將學生的情形告訴學生家長。尤其是輔導人員,基於輔導諮商工作,較易接觸須通報個案,而輔導人員所受之輔導倫理,即案主的最佳利益與法律的明文通報規定,亦往往會發生兩難,陷於必須溝通法律規定程序之困境。碰到一是學生要求不要告訴父母或是家人;二是學生之家人要求學校不要通報,老師與家長的意見不一時就更錯綜複雜問題重重了,醫師那有插足餘地?

 

三.應通報的主管機關有哪些?

涉及兒童及少年應保護事件及家庭暴力時,醫事人員必須通報時,法律明文規定是「應通報直轄市、縣 () 主管機關」,法條上亦多有明文規定:「本法所稱主管機關:在中央為內政部;在直轄市為直轄市政府;在縣 () 為縣 () 政府。」不過在此主管機關應該是指該通報事件的主管機關,如性侵害要通報內政部婦幼專線,及警察機關才對,而不是要求醫師通報當地衛生局,否則衛生局沒有廿四小時通報專線,也沒有廿四小時專人處理,如何處理通報事件?

 

四.除了驗孕(性侵)應通報外,還有那些是未成年病人至婦產科醫院就醫時,醫院需主動通報的(家暴除外)?

.未成年病人至婦產科醫院就醫時,只要涉及性侵害及家庭暴力,醫院都需主動通報,成年病人亦同。

2.不論成年未成年病人,至婦產科醫院就醫時,若發現法定傳染病、愛滋病時,也都需主動通報。

五.若本院因疏失(不知道)而未通報時,會有哪些罰責?

行政罰的立法目的在於為維持國家行政之秩序,通報為法律的強行規定,因此課予相對人特定之責任義務,當行為人不履行該特定責任義務時,對該相對人給予一定之懲罰,而最常見之手段即為罰鍰(行政罰)。相對人若有不服,則可依循行政救濟程序主張權利。不過醫師既無未成年人懷孕通報義務,本案就不會因未通報而有任何行政處分或罰則。

總而言之,希望醫療院所醫師必須遵守未滿16歲少女要求墮胎得通報的規定只是錯誤傳聞,否則動輒行政處分,醫師也受不了,何況該行政命令只是增加法律所無之限制與要求,與法不合。當然如果病人表明她是因為「受暴」而受孕的則屬例外,需直接進入性侵害的檢查通報流程,另外若例外有醫事人員基於社會責任,發揮道德勇氣,主動揭發犯罪,可歌可泣令人敬佩,另當別論,如例一為報載台中市一名國二女學生疑在網路上認識一名大她10多歲的已婚男子,隨後兩人展開交往因發生性關係而懷孕,先前在男方陪同女方到婦產科墮胎時,被醫生發現通報警方才讓整件事情意外曝光。例二是林姓男子為報復前妻,涉嫌自去年起多次性侵長得很像前妻的女兒,上月還帶就讀國中的女兒去醫院墮胎,醫師察覺有異通報社工,林竟從醫院落跑。尚有一例則是桃園一名孫姓已婚婦女和60歲鄰居發生外遇,去年12月發現懷孕並到醫院墮胎,結果醫院根據優生保健法通知孫婦的先生確認,才揪出姦情,先生憤而提出妨害家庭告訴。醫師居然通報丈夫,不是凸槌,就是醫師或護士熱心過度,有否侵犯病人隱私權,違反妨礙祕密罪,不無可議,建議醫師不能確定法律關係或後果之前,宜謹言慎行,明哲保身為先。

當今許多地方行政單位有時喜歡擴張權力,擅拿雞毛當令箭,以最近衛生署因鑑於「有少數診所向病人收取額外之急診費,繳交上開額外費用民眾,即能插隊提前看診一事,重申醫療機構不得擅立名目收費」乙事,衛生署公函說明如下:

一、為了避免醫療機構收取掛號費之差距過大,影響民眾就醫權益,衛生署曾經     99621日公告「醫療機構收取掛號費之參考範圍」,門診為新臺幣0-150元、急診為新臺幣0-300元。並且多次申明醫療機構不得擅立名目收費,如:收取轉床費、磨粉費、住院取消之手續費、加長診療費、提前看診費、檢查排程費、預約治療或檢查費、掛號加號費等,均屬擅立名目收費。違者,將以違反醫療法第22條第2項規定,依同法第103條規定予以重罰。

二、醫療業務行為,非屬商業行為,不應使用「以價制量」方式,限制相關民眾就醫權益,而應改以設定合理門診量之方式,限制其每診之掛號人數,提供民眾適當醫療服務。(衛生署 RSS 焦點新聞2011/12/12http://www.doh.gov.tw/CHT2006/DM/DM2_p01.aspx?class_no=25&now_fod_list_no=11584&level_no=2&doc_no=83124)

就有地方衛生主管機關到診所巳稽查,取締提前看診費無話可說,連明列急診費也被行政處分罰鍰,依衛生署99621日公告.負面表列九項擅立名目收費違法項目為1.轉床費2.磨粉費3.住院取消之手續費4.加長診療費5.提前看診費6.檢查排程費7.預約治療費8.預約檢查費9.掛號加號費,明明就沒有表列「急診費」一項,為什麼診所不能列出急診費收費標準?就像今日主管機關福至心靈,突然要求婦產科醫師對未滿16歲少女要求墮胎或甚至連懷孕時就應向主管機關通報一樣,違者逕行政處分罰鍰,固然通報之法條規定為立法要求之強制規定,為責任主體必須遵守的法定責任,而無得自我恣意解釋。但若無法律之明文,無法源根據下主管人員又如何依法行事?逕行恣意妄為違法行事,增加法所無之限制及罰則,豈不等同濫權瀆職?

我們產科醫師早已承擔生產風險的第一線無限責任多時,至今生產風險救濟基金方興未艾,仍如琵琶半遮面,連救濟金還要由產科醫師先發放壂款給付受害人200萬後,再向基金會申請,萬一被打回票就血本無歸也罷。現在若連16歲以下的少女懷孕或要求墮胎都要強求婦產科醫師負責通報的話,萬一因而違反守密條款,被病人控告妨礙祕密罪,又要醫師自行負責,豈不賠了夫人又折兵?難怪許多醫學中心婦產科部門都召不到住院醫師,當然是其來有自。

 

titles.gif (2030 bytes)
www.drkao.com
本站純為服務性質
本頁資料只供參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