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賣冰,第二告醫師

 

最近報載有一名醫師剖腹生產後能殘留一棉絮在腹腔,造成婦人腹內局部發炎化膿,而被刑事判處有期徒刑四個月,可易科罰金,但婦人仍揚言要民事求償二千萬,To err is human犯錯是人性,to forgive is divine寬恕是神聖,趕盡殺絕,真是應了今諺:「第一賣冰,第二告醫師」。

其實醫學錯綜複雜,人體奧妙艱深,窮其一生醫師也無法一窺全貌,法官當然更無法體會醫學的許多極限,審判時自然多以事後孔明來檢視醫師,那知求診當時,病人哀慟哭號,,病情撲朔迷離、虛無飄渺,兵荒馬亂之際,要求醫師迅速作出百分百的正確診斷,已是難如登天。

更可怕的另類醫療糾紛就是秋後算帳,病人用現代科技,回頭再去挑戰多年前醫師的診斷治療有誤的問題,譬如說病人一年前作過健診或作過超音波檢查,醫師當時告訴病人說一切正常,怎知一年後病人病發,檢查發現己是肝癌或總膽管腫瘤末期,病人及家屬當然忿忿不平要求償,法院也發明出一種「未能診斷與存活機會喪失」的應對之道。但學過病理學的醫師都知道,鴨嘴大夫也一直記得大四病理學時,施民生教授教過的一句話說:「肝癌診斷出來三個月必死,若病人沒死,那就是診斷錯誤」。由此可見,有的病程惡化急速,一年前肝臟正常,健診檢查當然沒有什麼發現,一言以敝之,癌症當然可以一夕生變。

由此病理學原理,可引申出兩種醫病之間衝突不斷的解釋:一是所謂癌症末期西藥沒效,吃中藥才治得好的癌症,其實是醫師診斷錯誤,可能根本沒有癌症才有可能,二是對病人的衛教必須清楚,否則不符合病人期望,難免惹禍上身,鴨嘴大夫面對病人到院作子宮頸抹片檢查結果,發現細胞有癌前變化的問題,醫師當然要安慰病人,慶幸她早期檢出子宮頸癌初期變化,病人還會忍不住振振有詞抱怨:我都在您們這裡作抹片檢查十多年了,怎麼到現在才檢查出有癌症?法官如果同情弱者,聽信病人的謠言,因而判處醫師有罪,醫師除了捶胸頓足,還真不知要到那裡去申訴救濟?

有關醫學診斷的法律評價,鴨嘴大夫最近發現有二個無解事件,一是醫師都知道,闌尾炎的正確診斷率不到75%,但因為若闌尾炎沒有及時開刀,可能因闌尾破裂變成腹膜炎,敗血症甚至致死,所以醫界公認一般在診斷闌尾炎時,可以容忍百分之二十的錯誤診斷率。問題是臨床上,明明症狀徵象都像闌尾炎,但醫師一刀開下去,檢視闌尾居然完全沒有發炎,請問病人會原諒醫師的悲天憫人的錯誤嗎?可不可能不要告醫師草菅人命呢?

法的立場更是嚴謹分明,對就是對,錯就是錯,逕渭分明,那有「雖錯猶對」的空間?法官怎麼知道這是這位醫師的百分之二十,還是百分之五十的錯誤範圍?問題是即使兩難,醫師只要想到若闌尾炎不開刀延誤下去,病人因腹膜炎,敗血症致死,人命關天,更是難逃刑事責任,醫師不想開也不行,只好賭那百分之八十的運氣看看。問題是即使事後證明醫師診斷正確,開刀及時,有誰會給當時焦頭爛額的醫師一個感謝,或一個掌聲嗎?

另外一個無解事件是據報載,有一位診所醫師處方降壓藥的β阻斷劑tenormin 給高血壓的病人服用,尤其因為病人又有心悸的問題,tenormin更是首選之藥,沒有醫師不知道氣喘病人是禁忌使用β阻斷劑,但即使醫師知道,該病人有輕微的氣喘,病人服用tenormin多年也相安無事,血壓也一直都控制良好。結果後來有一日,病人突因氣喘發作而劇逝,家屬就上網查了常用藥品手冊,根據「氣喘病人禁忌使用β阻斷劑」此點來控告醫師使用藥物錯誤。

台灣自醫藥分業後,由於藥師公會運作成功,政商和諧,緊緊把持藥師調劑權,並趕盡殺絕,使得醫師連交付一顆成藥都屬於違反藥事法第102條,而遭罰鍰五萬。因而藥物使用禁忌,或藥物副作用或交互反應等藥事責任,理應都由藥事調劑權,大權獨攬的藥師全權負責才對,那有藥師只要調劑權的利益,而不負藥事副作用或用禁忌等的藥事責任的這麼好康的事?最悲哀的是,醫界人士不知道爭取自身權益,加重藥師責任,連鴨嘴大夫的法官朋友也都認為:「可是我們都比較信任醫師啊,吃藥出了問題,當然要找醫師興師問罪,問藥師他們那懂?」。無解的重點就在這裡,醫師無權調劑,又飽受病人信任,結果只是看別人吃米粉話燒,乾流口水而已,一旦病人服用藥物出了事,不論是副作用或急性過敏反應,藥物交互反應或使用禁忌到出了問題,造成病人傷害時,病人不但要直接找醫師算帳,醫師還要負擔業務過失傷害或致死的藥事責任,醫師豈不是賠了夫人又折兵?

titles.gif (2030 bytes)
www.drkao.com
本站純為服務性質
本頁資料只供參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