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必急著要醫療糾紛去刑化

醫界不必急著要「醫療糾紛去刑化」,應先求「醫療風險去刑化」,針對沒有「結果迴避可能性」的醫療不幸及醫療意外,先求去刑化,而以救濟來補償,不要一下子寄望也想要醫療過失去刑化。

醫師執行業務何異計程車司機執業開車?平常人開車出車禍不過是過失傷害,運將開車撞到行人,當然是業務過失傷害或致死,必須加重刑責,蓋因他們開車經驗豐富,技術一流,當然要有比常人更高的注意義務,若開車有所閃失,當然要被刑事起訴負業務過失的加重責任,而且因為運將經濟上大都無力民事和解,幾乎百分百都因而被判刑入監服刑。民事賠償金額雖說也少不了,只是加害人都賠不起,受害人只空得一紙民事判決文金額,形同紙上富翁而已,今日才有強制汽責任保險的設立,以保障受害人。計程車司機也像醫師一樣,別人有需要搭車才會來找運將,差別是運將執業不當出車禍,受傷致死的都是第三者,但醫師執業不當醫療糾紛的受害人是本身已有傷痛病態的病人;至於少數運將自恃藝高膽大,開車橫衝直撞,使第三人過失傷害或致死,則有「未必故意」之嫌,另當別論。其實運將也不比醫師好當,怎麼可能獨獨醫師業務過失才可以去刑化呢?

所以醫界只有先求醫療風險去刑化,而代之以風險救濟,最後再求醫療過失去刑化,看有否實現的一天,當然正如34日台灣婦產科醫學會101年度年會暨擴大學術研討會的醫療法律倫理演講時,擔任第二場主持人的台灣高等法院沈庭長所說的,配套措施不齊全之前,去刑化尚難成立,如目前我國的民事賠償還不能像美國一樣,讓受害人都拿得到鉅額賠償,在台灣許多加害人大都先用脫產擺脫債權的方式逃避賠償,民事對受害人無實質受益時,當然要告刑事,以刑逼民。另外鴨嘴大夫也認為如能開放醫療鑑定請求人不必限定法官或檢察官,即讓律師或保險公司法務人員也可請求醫療鑑定時,受害人就不必只限靠檢察官代勞當刑事打手,就能在民事庭依靠律師的鑑定請求,而確定醫師有過失時,自然勝訴有望。如果我國法院再進一步再把刑事附帶民事的案件一樣改要收民事裁判費,民事法院就不必再當受害人的免費討債集團,到時受害人可以「優勢證據」輕意打贏民事官司,自然不必刑事附帶民事以刑逼民,最後自然連醫療過失也就去刑化了。

醫師至此當然要心甘情願負擔損害賠償,而只要有風險管理的概念,就知道只有投保醫師責任保險才可分散風險消化損失,不至於散盡家財家破人亡;要不然就要立法強制醫師投保醫師責任保險,大數法則下不但可以降低保費,病人或病家實質上也可多得一層保障,真正發生醫療糾紛時,只要民事鑑定是醫療過失,受害人有直接請求權(保險法第95條:「保險人得經被保險人通知,直接對第三人為賠償金額之給付。),可直接向保險公司求償,不就打造出醫病保三贏的局面了嗎?

titles.gif (2030 bytes)
www.drkao.com
本站純為服務性質
本頁資料只供參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