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事專庭賠償的認定標準:可避免性規則

 

美國醫事專庭其實是一種醫療損害行政補償制度,基本上醫事專庭獨立于普通的法庭制度,並由受過專門訓練的法官作出損害賠償的裁決,賠償標準要有醫療領域專家的鑒定作為根據,普通的醫療從業者無權作出鑒定。而最大的差異是美國醫事專庭根據介於過失與嚴格責任之間的醫療標準作出裁決,是以「可避免性」或「可預防性」(Avoidability or preventability)作為標準,要獲得賠償,原告被害人必須證明如果採取最佳治療方案或措施,損害就不會發生,但是被害人們並不需要證明治療水準低於一個通常的從業者的可期待標準。例如,患肺炎的病人來到醫院求治,出院的時候感染了葡萄球菌,就應該得到賠償,不管他是如何感染上葡萄球菌,可見根據損害是否可以避免是一種比較寬泛的賠償標準規定。

 

.醫療事故的賠償基於可避免性原則的標準,,而不是過失

所謂可避免性原則(Avoidability)是美國醫事專庭承擔醫療責任的標準,來源於瑞典,介於過失責任(negligence)和嚴格責任之間(strict liability)之間;嚴格責任下,所有的損害都應當得到賠償,過失責任下,只有醫方有過錯才承擔責任。可避免性原則它既不是完全的錯誤(fault),也不是無錯誤(no-fault),而是法官認為沒有做到最佳方案,即次於最佳方案(sub-optimal)導致損害就應當承擔責任。

 

.區別可避免性標準和過失標準

醫事專庭的主要目的是拓寬應當得到賠償的病人的範圍。考慮到過失標準的不足,健康法庭的提議基於可避免的標準而不是過失,可避免的不利事件本身就是傷害,可能是1. 由治療引起(或遺漏了治療);2. 在根據最佳治療方案的情況下,發生了很少見的損害。

目前侵權責任制度的過失標準主要缺點是,醫療傷害中僅有大約四分之一的病人可歸咎于過失,而過失標準使得原本損害可以避免,有權得到賠償的病人,在過失標準下也得不到賠償,因而大多數受到傷害的病人最後都得不到賠償;更何況能得到賠償的病人中也只有小部分提起訴訟,由於過失標準相當不清楚,實務上受害人在過失標準下獲勝的機會也是很少的。

臨床上,許多病人對橡膠過敏,但卻冒著對橡膠手套過敏的風險。假設某個病人到了急診室時毫無意識,又沒有家人的陪伴,並且需要急診手術。假如該病人在此次治療之前有橡膠過敏的記錄,但是由於急診手術來不及查閱該病人的過敏史,在這種情況下,外科醫生選擇對病人進行手術是合情合理的,醫師並無過失(反而延遲手術意味著有過失)。然而,該事件是可以避免的,因為好的外科醫生是可以查閱既往過敏史,又不會延誤手術的。可避免性人身損害包括由過失導致,也包括不是過失引起,但可以避免的情況下所造成者。總之,在該標準下,賠償範圍可增至過失標準下的兩倍。

 

.加速賠償事件

健康法庭利用可避免性標準的一般定義,和明確的「加速賠償事件」accelerated-compensation events 表列(ACEs)。加速賠償事件表列是由專家意見所形成,建立在最佳可避免治療措施基礎上,意指如果使用最優的治療方法,通常即可以避免在此種情況下發生的損害,而與加速賠償事件條款相符合的醫療事件,即可以得到加速賠償。

 

.醫療責任承擔標準的認定

我國醫療責任採「過失責任主義」。依醫療法第 82 條:「醫療業務之施行,應善盡醫療上必要之注意。 醫療機構及其醫事人員因執行業務致生損害於病人,以故意或過失為限,負損害賠償責任。」而在中國,醫療責任則採用「過錯推定責任原則」,即假定醫方存在過錯,如果醫方不能證明醫療行為與損害結果之間不存在因果關係,則就推定其行為存在過錯。

().美國的認定標準:可避免性規則

鑒於醫療活動,尤其醫療事故中醫療行為與後果之間的複雜性,不能簡單地通過「過錯推定」,「舉證倒置」的方式認定醫方的責任,同時這樣也不利於保護患者的利益。例如闌尾手術,宜選擇右下腹麥氏切口或橫切口,在同地區同等級別的醫院手術切口選擇應當推定存在共識,如果某個醫師選擇其他方式,且留下較長疤痕,根據美國「可避免性規則」(avoidability)的認定標準,儘管患者康復出院,但如果患者認為疤痕影響美觀,則有權要求醫方承擔責任。再如內科醫生治療高血壓病人時,有幾種藥物可以選擇,但醫師卻選擇藥價高的藥物,造成需長期服藥的患者的經濟損失,那麼醫方也違背了「可避免性原則」,也應當承擔損害賠償。

().可避免性原則也要求醫方承擔舉證責任

「可避免性原則 」也要求醫方承擔舉證責任,但是並不要求醫方就醫療行為和損害後果的因果關係承擔責任,而是根據醫療活動的科學性,證明在醫療認知範圍內,符合同等地區、同等級別醫療活動的最佳治療方案即可。這樣,要求醫生必須掌握相應的醫療技術,同時也促進醫生學習更高水準的技能,也讓醫生免于陷入法律因果關係的束縛,否則會浪費醫生大量的精力。

().醫方只要證明自己盡到可避免性原則義務

另一方面,患者也不能因為自己存在人身損害、財產損失就到醫院要求賠償,只要醫方證明自己盡到「可避免性原則」的義務,患者也不能因為自己存在人身損害、財產損失就到醫院要求賠償。比如在偏遠的、醫療設施不完備的鄉鎮醫院,面對難產病人需緊急輸血,否則就有生命危險,此時無法進行血液檢測,患者不幸感染傳染病,也應當認為醫院沒有責任。對於患者的損害,國家可以通過其他方式,如慈善機構贊助、醫療保險賠償,而不能將這種意外風險轉嫁給醫院,否則醫生的責任太沉重,也不利於醫學的發展。

 

,醫事專庭的好處在於維護病人的安全

醫事專庭的好處在於維護病人的安全。

醫事專庭明晰的賠償標準,如「加速賠償事件」表列,取代了模糊的過失標準,加上建立在證據之上的裁決和先例,也有助於減少與訴求不符合的責任。這個制度的改進在於對醫方產生威懾,通過簡化訴求過程,醫事專庭覆蓋更多的病人,因此也警示提供次佳照料的醫方,也只有當醫護人員明確了救護的標準是什麼,明白了如果背離相關標準將會受到經濟處罰的情況下,醫療事故制度才最可能產生威懾作用。除了威懾作用,推行醫事專庭最重要的好處在於說明醫療損害可以防治,醫事專庭也具有幾個特別能增強安全的特徵,並能促進病人安全。

醫事專庭制度承諾阻止侵權制度不能處理的傷害,減少侵權制度給醫生帶來的恥辱和對抗,同時,醫事專庭也可以收集、分析和傳播可避免性損害的資訊,大大增加安全的氛圍,同時立足於市場改進和監測病人安全,賠償責任制度會比以往更有利於保護病人的安全。

〔參考文獻〕

1.胡亞林,美國健康法庭及其對我國解決醫療糾紛的啟示,瀘州醫學院《醫學與法學》2006, http://secwww.lzmc.edu.cn/yifa/article_show.asp?id=395

最後瀏覽日2009/4/3

2. MICHELLE M. MELLO, DAVID M. STUDDERT, ALLEN B. KACHALIA, and TROYEN A. BRENNAN“Health Courts” and Accountability for Patient Safety,:Harvard School of Public Health Harvard Medical School

胡亞林譯,健康法庭與病人安全責任,瀘州醫學院《醫學與法學》2006http://secwww.lzmc.edu.cn/yifa/article_show.asp?id=371

titles.gif (2030 bytes)
www.drkao.com
本站純為服務性質
本頁資料只供參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