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求助無門,我愛莫能助

最近鴨嘴大夫主編的「醫師風險管理電子報」已發行第廿九期,堂堂進入第三年度了,可嘆第二次續訂率居然未逹百分之六十。第一次續訂率有百分之九十,所以訂戶人數維持在270名左右,差強人意,今年訂戶掉至200名以下, 已是汲汲可危了。鴨嘴大夫估計,若訂戶人數不足100名時,報費年入20萬,連付印刷費(每月一萬餘)及電腦人員薪資(每月一萬)都不夠,最終只有宣佈倒閉,退費關門,從此鴨嘴大夫不再管年輕醫師的醫療風險,也不再接受醫師避險之道的諮詢,轉而專心從事法學研究及論文寫作,朝有朝一日能成為醫事專庭第一位醫師法官而努力以赴,不再過問醫界世事,也是時也,命也。

 

醫師風險管理,防患未然

是醫師都已知道如何風險管理了嗎?是醫師都不再有醫療糾紛的困擾了嗎?還是醫師都已會獨單一面,應付病家無理取鬧了?非也,反倒是醫療糾紛事件愈來愈多,而且名堂出奇至勝,玲瓏滿目。醫療行為若不步步為營,醫師執業等於自掘墳墓,經濟不景氣世風日下,愈突顯「第一賣冰,第二告醫師」的致富之道的甜頭。醫師平日不關心風險管理,一旦出了醫療糾紛,再要來諮詢鴨嘴大夫如何補救,大都為時已晚:該作的沒作,該說明的沒說明,該回診的沒叫病人回診,一錯再錯,當然是呼天不應叫地不靈,最後只有化錢災賠錢了事。更多靠勢的是都認為是鴨嘴大夫的好朋友,幹嘛要花錢訂醫師風險管理電子報?有事再問問鴨嘴大夫懂法的人就好了,不然隨便拉個老師、學長關係,就可以愛問就問,一毛錢都不花,沒事訂報交保護費幹什麼?其實醫師風險管理,貴在防患未然。最近就有一位婦產科後輩訂戶,因子宮外孕被告,好在該忠實訂戶一向都言聽計從,遵循鴨嘴大夫的子宮外孕風險管理標準程序,連術後隨身單也照抄使用,結果正常標準作業程序下,無懈可擊,最後當然是不起訴處分。

 

自找麻煩,吹皺一池春水

反之,就以上屆婦產科會員大會的學術研討會時為例,有會員請教演講的法官貴賓一些醫療法律問題,其實所有問題早在醫師風險管理電子報上都已討論多次,一目瞭然,訂戶早已心知肚明,偏偏仍有不少會員仍茫然不知,甚至因愈問法官,愈製造不少多餘的麻煩出來。譬如說有人問法官:「若父母離婚,又均為未成年少女的共同監護人,要優生保健作人工流產時,是否需要兩人一起簽署同意書才算數?」法官是民法專家,依法論法當然是回答:「必須兩共同簽名才行。」其實優生保健法立法旨意是在保護孕婦的生育自由權,依第九條第二項,未成年少女只要有法定代理同意即可,而父母子女一般屬於自然血親關係,不能通過法律程式加以解除,生父母離婚後仍是未成年子女的監護人。所以鴨嘴大夫的理論是父母離異,即使為共同監護人時,只要一人簽署人工流產同意書即可,理由是:

1.民法1086 :「父母為其未成年子女之法定代理人。原則上,未成年人的父母就是未成年人的監護人。父母離婚的情況下,父母仍然都是孩子的監護人,夫妻離婚後,與子女共同生活的一方無權取消對方對該子女的監護權。可見,父母離婚後,未與子女共同生活的一方還是子女的監護人,對於子女仍有撫養和教育的權利和義務。

2.因為父母子女一般屬於自然血親關係,不能通過法律程式加以解除,生父母仍是未成年子女的監護人。

但在法學上,實務重於理論,再加上法官有權,又能自由心證。「共同監護人必須共同簽名同意」不講沒有人理,講明了依法就非找到兩位早已勞燕分飛,分手的父母出面共同簽名,甚至說不定其中一名早已出國,或十年失散不見,優生保健醫師豈不是在自找麻煩,吹皺一池春水?這就是醫師平日不作風險管理的後果。

 

醫師只有自求多福

如今,除了「醫師風險管理電子報」續訂閱率低,公司財務已病入膏肓外,又有許多訂戶只想要諮詢有關司法訴訟者,「醫師風險管理電子報」也必須退費停訂,以免鴨嘴大夫有可能構成「辦理訴訟行為」之嫌,惹火燒身犯了「密律師罪」,就像醫師救人反被告一樣,鴨嘴大夫習法九年豈不又回到原點?

今後再也沒有人會像鴨嘴大夫一樣雞婆在關心醫師的風險管理後,醫師求助無門,鴨嘴大夫也愛莫能助。醫師平日不作風險管理,出險後又諮詢無門,不願花錢找專業律師面談,又沒有責任風險,近之則不遜遠之則怨,最終醫師只有坐以待斃,或自求多福了。

可嘆鴨嘴大夫真的是曾經滿腔熱血,壯志凌雲很想完成許多醫療政策急轉彎的修法建議,但一直苦無時間,更無可以揮灑的舞台足以發揮。鴨嘴大夫整天在設計醫師應如何何風險管理,如何避險?都是在主持正義,處理醫師個人的醫療問題,也沒時間書寫學術論文,一但訂戶人數不足100 名時,電子報勢必只好關門倒閉停止發行,到時憂國憂民的鴨嘴大夫省下為訂戶服務的時間,即使無法成就大事,至少自己可以活長久一點,也總比現在就中風,或馬上過勞死好。

titles.gif (2030 bytes)
www.drkao.com
本站純為服務性質
本頁資料只供參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