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育事故救濟與補償不同調,醫界自廢武功

 

最近聽說台中每月發生一起產婦羊水栓塞症,產科醫師對生育事故救濟計畫望眼欲穿,但行政院還在對該計畫預估成效眾說紛紜,因此遲遲未核定。個人忝為台灣本土保險法博士,博士論文就是在討論救濟補償賠償,但衛生署及立法委員官大學問大,不願採納學者之見,連婦產科醫學會都噤若寒蟬力持相忍為謀,結果弄出一個四不像的生育事故救濟計畫,連保障產婦的美意也遭民眾反對,誤以為只不過是為產科醫師在解套,不只是拍馬屁拍到馬腿上,簡直就是熱臉貼冷屁股。

其實學者之見簡單明瞭,補償與救濟迴然不同,補償就是「不論對錯、無關過失」,為避免訴訟勞費直接提供受害人限額補償的基本保障,我國的汽車強制責任保險最具盛名;而救濟就是無醫療過失責任下,配合政府政策,給予受害人救濟,最典型的就是「藥害救濟基金」與「預防接種受害救濟基金」,以後者為例,目的就是為了推動國家防疫政策,如果民眾注射H1N1疫苗一針斃命,基金可給付受害人六百萬救濟金,以免民眾不敢接受流感疫苗注射,使台灣淪為流感疫區,當然受害人也不會找負責注射的醫師麻煩,拉起布條抗爭。

如今我國人口老化,生育率已降至全世界最低,人口問業已提升至國安階段。衛生署原本預定在今年1月試辦「生育事故救濟計畫」,本來就是為了配合人口政策,鼓勵婦女生育,而加強婦女生產保障,對生產過程發生產婦或嬰兒無法預期的重殘、死亡,不必經醫療訴訟,病家即可分別領到兩百萬元或卅萬元的救濟金,因此生產風險救濟金由政府負擔,當然是天經義。其實我國已有藥害救濟基金與預防接種受害救濟基金的成功經驗可以比附援引,生產意外三個月內,直接發放救濟金給受害人產婦,除更能突顯政府德政外,也讓冒險生產的婦女更有心理保障。問題是本法名為救濟,又規定不論醫師有無過失的補償認定標準,一下子救濟一下子補償,法律用語糾纏不清不知所云,徒惹得連法務部都要質疑過失認定標準如何,簡直就又回歸司法鑑定訴訟原點,再加上本計畫又自創了由醫師先與病人和解,壂付救濟金兩百萬後再向基金會申請的新意,若證明醫師沒過失才准發給救濟金,所以醫師也未必可以領回壂付的款項,感覺上就不如由醫師協助病家向基金會申請救濟,來得真誠美意。

其實追根究底,生產事故救濟計畫就是針對產婦生產時,發生如羊水栓塞、妊娠毒血症(子癇前期)等的醫療風險,「生好雞酒香,生壞四塊板」,發生醫療意外風險當然不是醫師的過失,而為了配合政府的人口政策,當然要由國家發放救濟金以保護產婦,最終病家仍保有訴訟權,若日後訴訟證明醫師有醫療過失,受害人仍可以再要求民事損害賠償,不過要歸還救濟金而已。本計畫用意良好可惜用語不夠嚴謹,妾身未明造成撲朔迷離朔,結果連受保護的產婦受害人都群起而攻之,真是始料未及。醫界委曲求全步步退讓,反而自廢武功,如今計畫仍窒礙難行,至少也要負一部份的責任,難逃其咎。

titles.gif (2030 bytes)
www.drkao.com
本站純為服務性質
本頁資料只供參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