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定醫療糾紛的醫療風險免責化

 

20127 6 日,法務部召開『醫療行為刑事責任之探討』公聽會,公聽會由法務部次長吳陳鐶主持,包括立委、醫護人員、學者、法界實務人士及病患代表,共有四百多人到場,把法務部大禮堂擠爆。醫界法界各說各話,希望除罪化的醫界與醫學生代表,與反對除罪的法界團體針鋒相對,與會的法學者與多數發言的一般民眾,都反對醫糾除罪據報載資料,可說意見紛紛南轅北轍,最終仍是沒有交集。

據衛生署統計,台灣醫師因醫療糾紛,「犯罪率」居世界之冠,平均每年就有卅六.七位醫師遭刑事起訴,衛生署統計台灣醫師每年平均約有36.7位醫師因醫療糾紛被刑事起訴,遠高於美國的每年約1.2(0.004/百萬人口),德國(0.18/百萬人口)及日本(0.12/百萬人口)的每年平均約15位,如換算成訴訟率則為美國的400倍,德國的9倍,日本的13倍。高起訴率也讓年輕醫師不願投入婦幼內外及急診等五大科別。所以衛生署醫事處長石崇良說,不論過失輕重皆論刑事責任,不僅衍生防禦性醫療,醫療生態更嚴重扭曲,成了「救醜不救命」。為改變醫療現況確保病人權益下,衛生署提出《醫療法》修法,擬具醫療法第82條第3項修正草案「醫事人員執行業務致病人死傷者,以故意或明顯違反醫療常規且情節重大者為限,負刑事責任」,明確定義故意或明顯違反醫療常規且情節重大者,才負刑事責任,但不限制民眾訴訟權,以改善醫病關係與醫療環境,創造共贏。

全聯會認為正如醫療業務有其急迫性、救命性、強制性與不確定性,不同一般業務行為,其應負責任於醫療法明定之。醫療之本質係在救死扶傷,不論在醫療相關法規或醫學倫理守則,均要求醫師施予醫療之強制性而不可選擇,加上醫療本身難以避免之風險與個案之獨特性與不確定性,自不同於其他業務行為,不論輕重皆課予業務過失之刑事責任,不僅衍生防禦性醫療問題救醜不救命,亦導致醫療生態嚴重扭曲五大皆空,皆非社會大眾之福。故全聯會則提出「三不二要一有」的醫界訴求,主張:不要汙名化、不敢除罪化、不求去刑化(三不)。要醫療刑責明確化、要醫療刑責合理化(二要)及有明確合理的醫療刑責(一有),共創全民與醫界的美好願景。醫師代表更進一步指出,若不修法限縮醫事人員刑事責任,將出現「醫師跑法院、律師跑醫院、病患在醫院法院間奔走」。

法務部則針對醫界常說的台灣醫師被判罪比率遠超過其他國家,提出具體數據顯示,這幾年醫師因業務過失致死案件並未見增加,起訴率也只有一成左右。

台北地院醫事專股法官姚念慈說,醫界覺得自身易入罪,其實是受扭曲的資訊影響,實務上被判刑都是沒醫好又有明顯疏失者,不是沒醫好就會被判刑。姚法官認為,病患在醫療訴訟經常居於資訊弱勢,如果再修法限縮醫生刑事責任,非但不足以解決目前的問題,且將使法律天秤朝向保護醫師傾斜。因誤診被切除膽囊的法官李英豪嗆說連他是法官都告了三年告不贏,醫界為醫糾除罪豁免責任不擇手段,只會造成醫病之間的權利更加失衡。

台大法律系教授李茂生認為目前醫界「四大皆空」現象與刑事責任無關,醫界堅持醫糾除罪才能確保醫療品質,在他聽來已像是恐嚇,醫界不應以此恫嚇政府部門修法限縮醫師人員責任;世新法律系教授甘添貴認為,醫糾除罪會打亂刑法架構,不合理也不可行,但贊成將醫事人員刑事責任限於「故意」或「重大過失」,並應同步檢討如醫療糾紛處理法等相關配套措施做為補償機制;交大法律系教授林至潔呼籲,醫師應避免專業的傲慢,才能正本清源減少醫療糾紛。

只有醫界出身的立委涂醒哲認為,醫療糾紛除罪,醫師無後顧之憂,反而保障更大的人權。但民間團體代表黃淑英表示,民眾在醫療糾紛案件有舉證及證據取得的困難,如果推動修法,限縮醫事人員刑事責任,將影響人民訴訟權益。

其實腦筋急轉彎,全國法界與醫界菁英都在除罪化的死胡同糾纏鬥不分不解之時,鴨嘴大夫跳脫思想空窟臼,認為應該自醫療糾紛的個別化分類思考,不要一網打盡,一竿子打翻一條船的人,正如姚念慈法官所說,實務上被判刑都是沒醫好又有明顯疏失者,不是沒醫好就會被判刑。

其實醫界何必急著要「醫療糾紛去刑化」,要醫療糾紛刑責明確化首先就要探求醫療糾紛的原因是什麼?醫療事故的本質是什麼?是屬於那一類的事故?醫師一向最恨病人只問結果不問過程的結果責任,生病沒醫好就是醫師的錯,動輒就要控告醫師,今日對法官判決結果,醫師一樣也是只看結果責任,只要判決醫師有罪就是法官有錯、法律有誤、司法不公,不也落入同樣的結果責任窟臼,差別只在是醫師可以際起防衛醫療,少作少錯,但,病人生病可不能不去看醫師,所以社會大眾對醫師自然愛之深責之切,也是情有可原。

其實追根究底,發生了醫療傷害或死亡,本身是否具不可避免性,如壽終正寢或疾病歷程(癌末)根本就不是醫療事故,200291日施行中國《醫療事故處理條例》第三十三條明文規定6 種不屬於醫療事故者:有下列情形之一的,不屬於醫療事故:1.在緊急情況下為搶救垂危患者生命而採取緊急醫學措施造成不良後果的。2.在醫療活動中由於患者病情異常或者患者體質特殊而發生醫療意外的。3.在現有醫學科學技術條件下,發生無法預料或者不能防範的不良後果的。4.無過錯輸血感染造成不良後果的。5.因患方原因延誤診療導致不良後果的。6.因不可抗力造成不良後果的。

也就是說,具可避免性的醫療傷害或死亡才屬於醫療事故,而醫療事故可依有否「結果預見可能性」與有否「結果迴避可能性」可大分為「醫療過失」、「醫療不幸」與「醫療意外」三種。刑法上,亦即醫療過失是指有「結果預見可能性」也有「結果迴避可能性」的醫療事故,醫療不幸是指有「結果預見可能性」,但沒有「結果迴避可能性」的醫療事故,而醫療意外是指既沒有「結果預見可能性」,也沒有「結果迴避可能性」的醫療事故;而臨床上,醫療過失如手術開錯部位,手術部位置留紗布等,依事實自證原則,當然不只要負刑事責任,民事行政與懲戒責任一罪四罰,亦不為過。而醫療不幸指的是「醫療併發症」如子宮切除術有3%機會併發輸尿管傷害及「藥物副作用」如阿斯匹靈會有胃出血的副作用,醫療意外指的是「疾病合併症」如生產合併羊水栓塞症,及「藥物過敏反應」如麻醉藥過敏引起高溫症致死等等。

醫療不幸與醫療意外合稱為「醫療風險」,因為兩者都沒有「結果迴避可能性」可言,刑法上是屬於可容許危險,依86年台上字第56號判決要旨:所謂「可容許之危險」,係指行為人遵守各種危險事業所定之規則,並於實施危險行為時盡其應有之注意。正如全聯會所言,醫療業務不同一般業務行為,有其急迫性、救命性、強制性與不確定性,若遭遇到「可容許之危險」的醫療風險事故,當然不必負刑事責任,本質上醫療風險事故都是無結果迴避可能性,連民事責任,行政責任也當然可以免除,只要有違反一般醫療常規,包括說明義務,知情同意義務,基本上醫療糾紛時發生的醫療風險事故應該是不必負任何法律責任,即可明定醫療風險免責化。只要醫療風險免責化,醫療過失維持刑事化及一罪四罰,應更可改善醫病關係與醫療環境,創造醫病共贏局面。期望我國早日推動醫事專庭,採取比過失鬆寬的「可避免性規則」作為醫療事故賠償的認定標準,逐漸推動以行政補償取代司法訴訟,進而進步到不責難補償制度,以建立醫療錯誤通報系統,最終逹到追求病人安全制度的醫療保健目標。

titles.gif (2030 bytes)
www.drkao.com
本站純為服務性質
本頁資料只供參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