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療刑責合理化與醫療事故救濟

---101714日行政院衛生署「守護台灣醫療高峰會議」會前會議~醫療刑責合理化與醫療事故救濟/高添富發言稿

 

(開場白)

壹 醫療刑責合理化

醫療刑責合理化應自「醫療風險免責化」開始,其次是「醫療風險的疏失責任去刑化」,並維持「醫療過失刑責化」。

一.  醫療風險免責化

刑法上,醫療事故依「結果預見可能性」與「結果迴避可能性」可分為醫療過失、醫療不幸與醫療意外三種,醫療不幸與醫療意外合稱為醫療風險。醫療風險都是無「結果迴避可能性」,刑法上是可容許之危險,所以醫療風險不但要去刑化,而且應該無任何法律責任,亦即要醫療風險免責化。醫師最不能接受的是遇到醫療不幸與醫療意外的醫療風險時,明明是可容許之危險,並非醫療過失,但結果還都被法院判刑,如注射抗生素ampicillin急性過敏致死的醫療意外,或生產合併羊水栓塞致死的醫療意外,醫師都會被判業務過失致人於死,醫師當然覺得不公平,無法接受,何況醫療風險佔全部醫療事故的72%,不知何時運氣不好就會碰到,多作多錯,醫師當然人人自危,遑遑不可終日。

 

二. 醫療風險的疏失責任去刑化

即使在醫療風險事故當中若發現醫師確有違反醫療常規的疏失時,如病人已告知醫師他對阿斯匹靈過敏,但醫師一時忘了又誤用了阿斯匹靈,造成病人急性過敏死亡,表面上罪該萬死;不過依刑法的「相當因果關係」之認定,許多過敏反應只是個人體質的關係所致,所以「依經驗法則,即難認通常均可能發生同樣損害之結果」,而且「如有此同一案件存在,通常不必皆發生此損害之結果」,所以應該無法成立刑事責任,加上要成立刑事責任,還必須有超越合理懷疑的證據Proof beyond a resonable doubt,所以醫療風險疏失責任應該去刑化,醫師仍要負民事責任,行政責任及懲戒處分。如感冒合併小兒病毒心肌炎致死的醫療意外,因醫師沒有轉送加護病房,或生產合併羊水栓塞致死的醫療意外,因醫師沒有到產房探視檢查產婦就被會判刑,或心肌梗塞的病人作心導管檢查時併發傷口出血致死的醫療不幸,因醫師沒有盡到知情同意的說明義務,也因而遭受刑罰。問題是,像這些醫療不幸或醫療意外的案例,即使醫師轉送加護病房,探視檢查產婦,盡到知情同意的說明義務,也未必能改變醫療不幸與醫療意外的後果,所以這種情況下,即使醫師有所疏失,也應該可以去刑化,但仍需負民事賠償或行政處分責任,這就是所謂的「醫療風險的疏失責任去刑化」。

三. 維持醫療過失刑責化,凡有過失就是重大過失

所以醫療糾紛時,若能先排除醫療風險的法律責任,只有單純有結果預見可能性(應注意),又有結果迴避可能性(能注意),而違反一般醫療常規(不注意)者才是醫療過失,有過失就是重大過失,當然必須維持刑責化,相信醫師亦可坦然接受。好在,一九八六年「哈佛研究」統計,醫療過失的比率最多只占28%,衛生署統計,自1987年至2009年衛生署醫事審議委員會共完成6,470個醫療爭議鑑定案件,鑑定結果認為有疏失或可能有疏失者合計也只有16.7%,所以只要醫療風險免責化,醫療過失刑責化也是理所當然,這樣不也就是醫療糾紛刑責明確化了嗎?

 

四. 臨床上醫療風險案例的鑑別診斷

醫學上,醫療風險包括醫療不幸及醫療意外。醫療不幸指的是「醫療併發症」如子宮切除術3%機會併發輸尿管傷害及「藥物副作用」如阿斯匹靈會造成胃出血;醫療意外指的是「疾病合併症」如生產合併羊水栓塞症,及「藥物過敏反應」如麻醉藥過敏引起高溫症致死等等。醫療風險分門別類的鑑別診斷,在臨床上都有實證醫學根據,這種「醫療風險理論」,相信應該能得到法界的認同與共識,形成醫法間的一種共同語言

 

五. 醫療刑責合理 小結:

.醫療刑責合理化就是維持醫療過失刑責化,但對占醫療事故72%的醫療風險要免責化,對醫療風險的疏失責任去刑化。

.醫療風險時,因為醫師沒有過失,沒有司法訴訟也沒有損害賠償,政府就必須有配套的「醫療風險受害救濟制度」來保障受害人,同時還可以配合政府政策的推動,如預防接種受害救濟制度在配合政府的防疫政策,生產風險受害救濟計畫在配合國家的人口政策

 

貳 醫療事故救濟

一.  依過失賠償,無過失without fault救濟,無關過失regardless of fault補償的原理,正確的法律用語應是:「醫療事故補償,醫療風險救濟,醫療過失賠償」

「事故補償」可參考強制汽車責任保險法7條:「因汽車交通事故致受害人傷害或死亡者,不論加害人有無過失,請求權人得依本法規定向保險人請求保險給付或向財團法人汽車交通事故特別補償基金請求補償。」;「風險救濟」可參考藥害救濟法第4條第1項: 「因正當使用合法藥物所生藥害,得依本法規定請求救濟。」;「過失賠償」參考民法第184條:「因故意或過失,不法侵害他人之權利者,負損害賠償責任。」。

 

二.  所以本議題「醫療事故救濟」一詞用法有問題,應該用「醫療風險救濟」才正確

因為醫療事故要補償而非救濟,而要救濟的對象應該是醫療風險的受害人,如行之多年的「藥害救濟法」及「預防接種受害救濟基金徵收及審議辦法」,都是「醫療風險救濟」的實例。個人十年前就參與籌劃本生產風險救濟計畫,光是一個名詞用救濟或補償,自己就朝令夕改,研究五年才弄清楚,所以我們一定要統一法律用語,才不會自亂陣腳自相矛盾,日後也才能與其他行政補償制度接軌。

 

三.  目前醫療風險救濟應先自「生產風險受害救濟計畫」開始作起

本計畫預定十月就要開始實施了。但因為現在名稱是用「生育事故補償計畫」一詞,用語有誤,恐怕日後無法與其他風險受害救濟制度接軌,並混淆未來「醫事人員強制責任保險」的事故補償機制。在此補充幾點建議:

1. 建議本計畫名稱採用「生產」,不要用「生育」

因為「生育」包括懷孕期間的胎死腹中,早產、流產、畸胎等全部問題,包山包海,到時「流產、36週前之早產及因重大先天畸形或基因缺陷所致之不良結果」都要來申請救濟就麻煩了,本計畫應只在承擔「生產」時的醫療風險受害的救濟而已。

2.建議本計畫採用「風險救濟」,不要用「事故補償」

性質上可參考行之多年有成的藥害救濟及預防接種受害救濟制度,因為基本上,本計畫也同樣是針對生產時的醫療意外(如羊水栓塞症,產婦肝壞死)或醫療不幸(如子癇症抽筋昏迷,新生兒腦性麻痺)等生產風險的受害人予以救濟,這種情況下沒有結果迴避可能性,所以都是可容許之危險,醫師當然沒有過失責任,所以國家才要針對配合政府推動人口政策增產報國的產婦予以救濟。

「風險救濟」與「事故補償」根本是兩碼事,本計畫並非「不論醫師有無過失均予補償」的事故補償,而應該是醫師沒有過失下的風險救濟。

3.請由受害人向本計畫基金直接申請救濟

可仿傚行之多年的藥害救濟及預防接種受害救濟制度的申請辦法,由醫師開具證明協助受害人直接申請救濟金,並可藉此維繫醫病關係。不要由醫療院所申請,因為病家會覺得醫師一毛錢都沒有出,多會再另行要求加碼一倍。本計畫明明是在保護受害人,因此難怪反而會讓社會大眾誤以為政府只是在為醫師解套,用稅金出錢解決醫師的醫療糾紛。

 

四.  整合醫療風險受害救濟基金

目前我國現行的藥害救濟制度就作得有聲有色,可供參照。日後衛生署可將

藥害救濟(內科)、預防接種受害救濟(小兒科)、生產風險受害救濟(婦產科)、手術風險受害救濟(外科)、急症風險受害救濟(急診科))五大救命科,及麻醉科的麻醉風險受害救濟等諸多救濟制度,統籌整合成一個「醫療風險受害救濟基金」,除了有社會福利國家社會安全制度下的救助功能外,主要還有配合國家政策推行的功效,如預防接種受害救濟是配合政府的防疫政策,生產風險受害救濟是配合國家的人口政策,並因而可改善醫病關係,避免醫師防衛醫療,扭轉醫療生態失衡,從而建立起「醫療錯誤通報系統」,貫徹「病人安全制度」的醫療環境,進而達到全民醫療保健的最終目的。

 

. 完成衛生署的「提升五大科、守護偏鄉醫療計畫」

如此一來,不但可以建構良好的執業環境、提高五大科之誘因、推動醫療過失刑責合理化及救濟制度的目標,完成衛生署的「提升五大科、守護偏鄉醫療計畫」,也方才符合中華民國憲法增修條文10條第8 項:「國家應重視社會救助、福利服務、國民就業、社會保險及醫療保健等社會福利工作,對於社會救助和國民就業等救濟性支出應優先編列。」之要求。

 

.醫療事故救濟 小結:

.統一法律名詞用語

依事故補償,風險救濟及過失賠償原則,「醫療事故救濟」一詞請改用「醫療風險救濟」。

.今後目標在整合醫療風險受害救濟基金

自生產風險救濟計畫開始作起,日後並可納入藥害救濟、預防接種受害救濟、手術、急症、麻醉等風險受害救濟制度,統籌整合成單一的「醫療風險受害救濟基金」,由政府全面承擔起五大救命科的醫療風險,除了促成醫療風險免責化外,還可以急難救助保護受害人,因而減少醫師的防衛醫療,解決醫療生態的失衡現象,同時還可以配合政府各項衛生醫療保健及人口政策的順利推行。

~~報告完畢~~

titles.gif (2030 bytes)
www.drkao.com
本站純為服務性質
本頁資料只供參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