業務過失致人於死與掣給死亡證明書

許多產科醫師一生當中一定都會碰到過一例產婦羊水栓塞的不幸意外事件,鴨嘴大夫也不能倖免。問題是當病人急救無效必須轉診,扺後送醫院時,大都是被判定DOA到達時死亡,其實即使插管心臟按摩及強心針注射下病人仍有微弱心跳,或在大醫院心臟電電擊後心電圖也會出現心跳曲線,怎麼會是DOA?病人只是因合併症血管內凝血病變DIC,出血不止而回天乏術,急救無效不得不宣佈死亡。接著心力交瘁,自己也難過不知所措的原轉診醫師,第一個要面對的當然是焦急哭泣或氣急敗壞的家屬,第二個更頭痛的問題是後送大醫院的大醫師都會急著擺脫糾葛,馬上言明因為是DOA,本院不能開死亡診斷書。結果必須要呈報檢察官勘驗或請法醫驗屍才能開立死亡診斷書,而吃上官司,法律上真的是規定要這樣隔岸觀火,落井下石才合法嗎?

後送急救醫院拒開死亡診斷書

醫療法第76條第一,三項規定:「醫院、診所如無法令規定之理由,對其診治之病人,不得拒絕開給出生證明書、診斷書、死亡證明書或死產證明書。開給各項診斷書時,應力求慎重,尤其是有關死亡之原因。醫院、診所對於非病死或可疑為非病死者,應報請檢察機關依法相驗。」,表示:

一.    後送醫院如無法令規定之理由,對其診治急救之病人,不得拒絕開給死亡證明書。

二.   除非是非病死或可疑為非病死者才可拒絕掣給

法令規定之理由是必須非病死者才不得拒絕開給死亡證明書,請問這種生產猝死者可能是非病死的嗎?非病死的意思就是故意殺人,醫師有可能後送被自己凶殺的垂危病人來急救,自投羅網嗎?醫師業務過失致人於死已無法承受了,還會有醫師貪圖責任保險金,干冒道德危險而故意殺害病人嗎?若眾所周知不可能不是「非病死」,不就符合開具死亡證明書的條件了?

三.   拒絕開給死亡證明書之行政處分

依醫療法102條第1項規定:「違反第76條規定拒絕開給死亡證明書者,處新臺幣一萬元以上五萬元以下罰鍰,並令限期改善;屆期未改善者,按次連續處罰。」另外在醫師法,針對醫師拒絕診斷書之交付也有重覆規定,在第17:「醫師如無法令規定之理由,不得拒絕診斷書、出生證明書、死亡證明書或死產證明書之交付。」,依同法第19條違反者,處新臺幣二萬元以上十萬元以下罰鍰。

四.   醫院明知與事實不符而誤開死亡證明書之行政處分

依醫療法第108條第1項第2(二、明知與事實不符而記載病歷或出具診斷書、出生證明書、死亡證明書或死產證明書。):「處新臺幣五萬元以上五十萬元以下罰鍰,並得按其情節就違反規定之診療科別、服務項目或其全部或一部之門診、住院業務,處一個月以上一年以下停業處分或廢止其開業執照。」。

看來,後送大醫院的大醫師急救半天後再說因為是DOA,本院不能開死亡診斷書,就真得有點太無情無義了。

轉診途中死亡,後送醫院也可掣給死亡證明書

不僅於此,依醫療法施行細則第53條第2 項規定:「醫院、診所對於就診或轉診途中死亡者,應參考原診治醫院、診所之病歷記載內容,於檢驗屍體後,掣給死亡證明書。」,換句話說,即使轉診途中死亡者,後送醫院也可在檢驗屍體後,掣給死亡證明書。

何況早在民國 85 08 08 日,依衛署醫字第 85045054 號函要旨即已重申醫療機構掣給死亡證明書權責之相關規定:病患由甲醫院(診所)轉送至乙醫院(診所),而於到達乙醫院(診所)之前已死亡者,依上開規定,應由乙醫院(診所)參考甲醫院(診所)之病歷記載內容,於檢驗屍體後,掣給死亡 證明書。說明如下:

一.    病人非於醫院、診所或非於就診、轉診途中死亡,無法取得死亡證明書者,由屍體所在地衛生所檢驗屍體,掣給死亡證明書。衛生所依上開規定檢驗屍體,得商洽原診治醫院、診所,提供病歷摘要或診斷書以憑參考,原診治醫院、診所不得拒絕。

二.    病危自動出院病患由醫院、診所返家途中,於救護車上死亡(車上並無醫師),原診治醫師、診所基於便民,得派醫師檢驗屍體後掣給死亡證明書;或於辦理出院時,由原診治醫院、診所主動掣給出院病歷摘要或診斷書,俾為衛生所或其他醫師出具死亡證明書之參考。至救護車上若有醫師隨行時,該醫師應負掣給死亡證明書之義務。

三.    第一項所定情形,如係非病死或可疑非病死者,為免病患家屬往返奔波及衛生所行政相驗作業之困擾,醫院(診所)應直接以書面報請檢察機關依法相驗。

醫師親自檢驗屍體後,未經其診治死亡應可開立死亡證明

甚至,醫院、診所對於未經其診治即告死亡之病人,經醫師親自檢驗屍體,在無確切死亡時間之情形下,經參酌死者家屬之陳述或原診治醫院、診所提供之病歷摘要或診斷書等,依醫師專業知識,審慎判定死亡原因及時間後,開立「死亡證明書」,應無不可。民國 89 06 12 日衛署醫字第 89021252 號函要旨:所詢死亡證明書開立疑義,說明如下:

一.    依醫師法第八條之二規定,醫師執業應在醫療機構為之,故有關死亡證明書之開具,依醫療法第五十四條規定,應以醫院、診所名義開具為原則。

二.    至於醫院、診所對於未經其診治即告死亡之病人,經醫師親自檢驗屍體,在無確切死亡時間之情形下,經參酌死者家屬之陳述或原診治醫院、診所提供之病歷摘要或診斷書等,依醫師專業知識,審慎判定死亡原因及時間後,開立「死亡證明書」,應無不可。但如為非病死、可能為非病死者,應報請檢察機關依法相驗。

後送醫院應合法擔當掣給死亡證明書

為什麼我們強烈認為依法,後送醫院應該勇敢擔當掣給死亡證明書呢?轉診診所醫師的理由及苦衷有四:

一.  在第一時間醫病關係良好之際,家屬尚能理解產婦猝死的原因是羊水栓塞的意外時,若醫病雙方能夠即時和解,由醫師支付50萬精神慰撫金,讓事件早日平安落幕,應是醫師最大的安慰。但碰到後送醫院拒開死亡證明書而無法埋葬,執意一定要檢察官勘驗死者時,事件一曝光,檢察官對死亡的案例形式上也不能不開偵查庭處理,即使最後也可能因雙方和解而不起訴處分,總令當事人有樹欲靜而風不止之憾。

二.  一旦出動檢察官驗屍,下列條件下,又不得不請法醫解剖屍體時,不只是對受害人家屬的二度傷害,有時也會暗潮洶湧節外生枝,因法醫誤判而衍生多年纏訟。

依法醫法10條規定:「屍體經檢驗後,有下列情形之一者,法醫師應以書面建請檢察官為解剖屍體之處分:一、死者之配偶或直系血親請求解剖。二、可疑為暴力犯罪致死。三、死因有危害社會公益或公共衛生之虞。四、送達醫療院所已死亡,且死因不明。五、於執行訊問、留置、拘提、逮捕、解送、收容、羈押、管收、保安處分、服刑等過程中死亡。六、軍人死亡,且死因不明。七、意外事件中之關鍵性死亡者。八、未經認領顯可疑為死因不明之屍體。九、其他非解剖無法查明死因。」。

三.  死者沒有死亡證明書無法入土為安,事件無法及早落幕,到時水果記者、黑道人士或醫糾黃牛等逐臭之夫紛至沓來,都要進來攪局妄想分一杯羹,後患無窮。

四.  預今年十月一日開辦的生育事故救濟計畫(追溯至10111日之後發生的生產不幸與生產意外案例),申請時必須要有後送醫院的死亡證明書,若拿不到家屬就要向法醫申請。問題是因該計畫的請求權人是生產醫療院所並非病患家屬,到時病家不合作,不給死亡證明書讓生產醫療院醫院去申請,救濟金豈不是又是只看得到吃不到了?

最後,還請後送大醫院的大醫師們不要急著馬上擺脫糾葛,嚴詞拒絕開立死亡診斷書,陷轉診醫師於不義中,隔岸觀火反而衍生出更多不必要的紛爭與困擾。就請高抬貴手,合法擔當掣給死亡證明書給病家,讓死者早日入土為安,以終結醫療糾紛,何必煮豆燃豆萁,豆在斧中泣,對轉診診所的同儕: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

titles.gif (2030 bytes)
www.drkao.com
本站純為服務性質
本頁資料只供參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