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何不轉診?

去年十二月下旬,診所護士小姐接到一位男人打電話到鴨嘴大夫診所,說是病人的老公,要請教鴨嘴大夫:「若病看不好,何時才會請病人轉診?」言下口氣十分不悅,來者不善,好像有在責怪鴨嘴大夫延誤轉診之意。不過因來電是男生,不是我們婦產科診所的病人,他又不說明病人姓名,也不知指責何事,更重要的是來者身份不明,隨口就要問病情,醫師有保護醫療契約當事人隱私權的義務,不但要有守密義務,不能隨心所欲大辣辣與陌生人用電談討論應證他老婆的病情,更不能調出病歷間接證實病人有來看診,就不理他。過了五天同一口音的男子又來第二通電話,這回改口說他是病人的兒子,也告知我們病人的姓名了,就直接開門見山要求鴨嘴大夫解釋交待病情,否則要通告蘋果日報記者來揭發什麼云云。因為任何病人的病情都涉及私密隱私,有的病例連自己老公都不願讓他知道,何況是兒子?男子身份存疑來意不明,但即使醫師有醫療過失,濫用合法的訴訟手段來威脅醫師,若不是當事人,也該當恐嚇(受害人本人另當別論),若是明示要醫師意思意思者,恐就涉及恐嚇取財罪了。

所以鴨嘴大夫只能透過護士,要求來電者在病人陪同下,帶身分證驗明正身證明是我們病人的什麼人,並且在我們徵得病人本人同意後,才能與病人一起到問診室,由鴨嘴大夫調出病歷當面解釋病情,並交待治療的來龍去脈,否則為保護醫療契約當事人,連病人的病歷也不可能輕意出示他人。蓋若醫師違反守密義務:「醫療機構及其人員因業務而知悉或持有病人病情或健康資訊,不得無故洩漏。」(醫療法72),依醫療法第103條罰責為:「處新臺幣五萬元以上二十五萬元以下罰鍰」。一般而言,醫師包括鴨嘴大夫,只要看診一次或兩次見病人病情沒有顯著進步,都會要求病人進一步作特殊檢查或病理切片,除非要開大刀,沒診斷出什麼不治之症前,幹嘛轉診?如何轉診?用什麼明目轉診?況依醫療法第73條第1 項:「醫院、診所因限於人員、設備及專長能力,無法確定病人之病因或提供完整治療時,應建議病人轉診。但危急病人應依第六十條第一項規定,先予適當之急救,始可轉診。」,罰責為同法第1021項第1 款:「處新臺幣一萬元以上五萬元以下罰鍰,並令限期改善;屆期未改善者,按次連續處罰。」,違反轉診義務比違反守密義務罰鍰要少多了,顯然維護病人的隱私權相對是重要許多,何況許多時候病人反覆發病可能是疱疹,軟性下疳或其他性傳染病,本來就不便公開討論,而且每次發病都可以治癒,只是無法預防再發,沒事何勞轉診?

其實只有台灣的病人最是養尊處優,天下唯我獨尊。許多門診病人看診後,醫療院所沒有因限於人員、設備及專長能力,無法確定病人之病因或提供完整治療之前,即使治療後病情稍有改善,若還要求病人回診追蹤,只要不痛不癢了,病人一下子就杳無人跡了。至若病情進步緩慢,問病人藥吃了沒?塞劑用了沒?坐浴泡了沒?也都支吾其詞虛與委蛇,到底是沒有治療?還是治療不好?怎麼樣也問不出來。若叫病人來作進一步抽血檢查或細菌培養,病人大都置之不理,尤其一聽說要切片見血,馬上逃之夭夭,或不待轉診,病人早已自動自發不知逛幾家醫院去了,非到束手無策了不會再回診。病人接受門診治療的順從性根本無法捉摸,腳長在病人身上,醫療自主權大帽子一戴,醫師也只好主隨客便任君選擇,無可奈何,加上鴨嘴大夫看的又是自費門診,總不能打電話上門去拉客?何況又不是限於人員、設備及專長能力,無法診斷治療,何必轉診?此即98年醫上字第24號判決要旨所言:「按醫療法第73條第 1項規定,醫院、診所因限於設備及專長,無法確定病人之病因或提供完整治療時,應建議病人轉診,但危急病人應依第 60條第 1項規定,先作適當之急救處置,始可轉診。是以,醫師必須經治斷後,認為其醫療設備不足及非其專長項目,而無法確定醫療需求人之病因或提供完整治療,始有建議病人轉診之義務。」

尤其伴君如伴虎,看病太仔細早期發現問題也會無端遭病人錯怪,真是令人啼笑皆非。像多年前有一次,鴨嘴大夫替病人追蹤子宮頸抹片檢查,發現病人的子宮頸有不正常細胞的早期病變,治療都可以百分百痊癒,但病人聞後氣急攻心,居然埋怨地質問起鴨嘴大夫說:「十幾年來,每年都給您作抹片檢查,為什麼到現在才發現不正常?」。還有一次內診觸摸到骨盆腔腫瘤,鴨嘴大夫連忙為病人進一步作超音波檢查,證實是卵巢水瘤大如胎頭,病人驚恐之餘,也怪罪起鴨嘴大夫說:「給您看病看二十幾年了,為什麼到現在才發現卵巢有長瘤?」。鴨嘴大夫本來還以為病人在開玩笑,但看她們氣急敗壞一臉悲憤,好像在控告醫師誤診,延誤病情似的,才知道病人是玩真的,真是好心被雷親,其實早期發現早期治療,什麼事都沒有,何必恩將仇報?可嘆的是,相對於中醫師把脈說病人有孕,鴨嘴大夫驗尿結果只有百分五十的確診率,換句話說把脈驗孕的誤診率高達50%,還有中醫師敢用把脈診斷子宮長肌瘤的,或甚至曲指一算預測病人近期會子宮頸癌者也有之,千奇百怪,都早已跳脫醫學領域而進入玄學範疇,即使錯誤百出,病人不但照常趨之若鶩,而且佩服到五體投地,連診斷錯誤也會為中醫自圓其說,不改其敬,那像西醫師這麼吃不開,按部就班還要被人嫌棄,動輒得咎,一點都不公平。

尤其甚者,鴨嘴大夫最近碰到一位年輕少婦亂經出血不上已五十多天,早已面有菜色,病入膏肓。不過內分泌失調而已,怎麼可能在台南成大教學醫院會看不好?鴨嘴大夫在檢驗確定不是流產後,打止血針並開三天調經藥,服用後回診時,出血雖減少了一大半,但照鴨嘴大夫的經驗應該完全止血才對,除非有子宮內膜息肉或子宮內膜增生過度等病理變化才會無法止血,但病人在問診逼供之下,才坦承原來是藥都沒有按時吃,難怪不會完全止血;鴨嘴大夫只好使出殺手鐗要打針確定治療,但病人忽改口說她不想打針,甚至連藥也不想再吃了,問題是不繼而服藥,過兩天可能會發生「禁絕性出血」,恐又會再度大量血崩,但病人意志堅定抵死拒絕治療。後來櫃台告知上次家屬陪來時,母女兩人就在門廳開罵,才知病人一直都不肯按時吃藥,專找偏方,且已輸血過一千西西了,仍我行我素,難怪出血五十多天未止。鴨嘴大夫怎麼苦勸,病人都不願接受醫囑治療,要她找她家屬陪來或通電話向她家人解釋嚴重性,病人也不願配合,最好只請她簽名拒絕治療。固依98年醫上字第24號判決要旨所言:「若醫療行為人如具備應有之醫學知識及技能,並以善良管理人之注意義務從事診斷工作,善盡其診斷之能事,縱其診斷結果與實際之病症容有差異,難謂其有違反醫療法第 73 條第1項轉診規定。若尚難以事後判斷病人之病狀,而認為醫師未告知其醫院之設備無法治療該病狀,即難認有違反說明義務及轉診建議義務。」,即使病人病危,鴨嘴大夫也不至於會有什麼法律責任,但心有戚戚焉,掛念著病人可悲下場,令鴨嘴大夫好幾天來,心情一直都很低落沮喪,久久無法釋懷。

titles.gif (2030 bytes)
www.drkao.com
本站純為服務性質
本頁資料只供參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