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灣醫師風險管理學會任重而道遠

感謝謝理事長的支持,臺灣醫師風險管理學會籌備會於201314日在學會會議室正式成立,並依法可以正式向外招收會員。
本學會的宗旨及工作目標洋洋灑灑,最重要的有以下四點:

一.  每月發行「醫師風險管理電子報」與紙本會訊,提供會員最新醫療法律資訊。

二.  開放會員免費電話諮詢,討論醫療風險管理及醫療糾紛相關法律問題。

三.  面談討論醫療法律權益,或協助撰寫司法醫學鑑定文書(只限會員)

四.  培訓會員擔任「醫師專家證人」,並由本會負責調派出庭作證。

一言以敝之,臺灣醫師風險管理學會主要就是為了要提供有需要的醫師,更進一步的醫療風險管理(如何預防醫療糾紛)及醫療法律指引(如何面對醫療糾紛),並號召學有專攻的醫師法律人,或有志服務同儕的年輕醫師來共同研究風險管理,希望能對一時陷入水深火熱的會員,及時伸出援手雪中送炭,提供更專業的醫療法律諮詢,以免一方求助無門,一方愛莫能助,彼此無法交集。

風險管理未雨綢繆

我們臺灣醫師風險管理學會就像我們婦產科醫學會有婦癌次專科,不孕症次專科一樣,醫療法律、司法醫學也可以有「醫師風險管理」次專科,成立醫師風險管理學會就是特地為了專心協助婦產科醫學會的醫療法律運作,作為醫學與法學之間的橋樑。我們婦產科醫學會的「醫療法制暨醫療糾紛委員會」功能依舊,照常承接一般的法院醫療鑑定任務,建立學術權威與公信力,而醫師風險管理學會則責無旁貸,可以承接私密的個人醫療糾紛事件,自電話諮詢、面談,介紹醫療法律師,到專家證人出庭都可以盡力從旁協助。惟為提供良好的私人服務,除由專家專人負責外,仍不離「使用者付費原則」,所以醫師必須另外加入本會,才能提供進一步的風險管理服務。鴨嘴大夫發行「醫師風險管理電子報」已逾三年,雖嘉惠不少醫師訂戶,但訂戶少諮詢多叫好但不叫坐,可嘆巧婦難為無米之炊,問題就是出在「天下那有白吃的午餐」?許多醫師平日不屑風險管理,事到臨頭才要臨時報佛腳,隨手就要差遣醫師法律人為他隨時隨地效忠服務,呼之即來揮之即去,用後即丟棄之如敝履,世態炎涼令鴨嘴大夫感觸良多。但若一開始我們醫師就都能自風險管理來未雨綢繆,日後就根本不會有後繼的醫療糾紛需要解決了,執業醫師何患憂心忡忡?

最近鴨嘴大夫在眾多訂戶醫師,每日一問的訂戶不同諮詢應答內容中,更加觸類旁通受益良多,顯然醫療糾紛衍生的問題遠比醫療糾紛案本身要複雜的多。其實造成醫療糾紛的醫療事故可分為「醫療過失」與「醫療風險」(醫療無過失)兩種情況。本來嘛,醫師有過失二話不說,就應該低調趕緊和解,賠償了事,以免夜長夢多,所以剩下的醫療事故中當然都是醫師無過失的醫療風險,也就是所謂的「醫療不幸」或「醫療意外」這兩種醫療風險事故,而醫療風險才是目前造成醫病雙方僵持不下的拉鋸戰局的主力原因。

何謂醫療風險?

醫療風險包括「醫療不幸」或「醫療意外」。什麼是「醫療不幸」呢?即「醫療併發症」及「藥物副作用」是也,蓋這些事故雖有「結果預知可能性」,但無「結果迴避可能性」,醫師已盡力不使併發症或副作用發生,但終不免發生,所以是屬於「可容許危險」的範疇,當然不是醫師的過失。什麼是「醫療意外」呢?即指「疾病合併症」及「藥物過敏」者,這些事故既沒有「結果預知可能性」,更沒有「結果迴避可能性」,屬不可預料、不可抗力,當然是「可容許危險」,也更知道不是醫師的過失所致。這兩種風險既不是醫師的過失造成的,本來就應該由國家出面來解決,而不是任由行為者負擔風險,導致防衛醫療,偏偏日風日下人心不古,秉持「第一賣冰,第二告醫師」的心態,許多病家受不了圍事插花者的挑撥離間,文則召開記者會訴諸溫情,武則拉白布條抬棺灑冥紙,恐嚇威脅,就是為了一個錢字。此時醫師即使有參加醫師責任保險,也因為保險公司認定醫療風險並不是醫師過失,依保險法第90條:「責任保險人於被保險人對於第三人,依法應負賠償責任,而受賠償之請求時,負賠償之責。」,醫師既無過失,依法就不應負賠償責任,所以保險公司也當然拒賠,醫師更是雪上加霜,內憂外患兩邊不是人。

好在我國目前已有藥害救濟、預防接種受害救濟在運作,加上去年十月一日上路的「生產事故救濟基金」方興未艾,用來急難救助保障被害人,已是我國醫療步上「不責難風險救濟制度」的濫觴。

殺雞取卵,接生找不到醫師

即使在法律上站得住腳,但醫師當事人面對來自三教九流圍事插花的無理取鬧的困擾,完成束手無策,尤其碰到社會濫情主義,及醫師為富不仁的污名化,人情世故、社會觀感都自然同情弱者,偏心病家。一開始,醫師也只能孤援無助,自己去面對綿延不絕的無理抗爭,最後還免不了孤獨的進入漫長的司法訴訟程序,在五年十年後,即使終於由法官證明醫師的清白了,但也早已身敗名裂,斯文掃地而且人事皆非矣。所以醫療糾紛搞了半天,只有醫師當事人一個人焦頭爛額,一根蠟燭兩頭燒,最後可能因而心力交瘁心灰意冷,從此誓不接生,結局就是台灣許多鄉鎮地區,方圍100里內都找不到有產科醫師可以接生了。病家為個人貪婪私慾殺雞取卵,造成醫師防衛醫療不敢再接生,接生找不到醫師,吃虧不便的可都是自己的左鄰右舍親戚朋友,討乞的不義之財又多被圍事插花者分去大半所剩無幾,何苦來哉?

而最令人痛心疾首的是,十多年來,鴨嘴大夫在台灣婦產科醫學會大聲疾呼推動的「婦產科醫師集體投保責任保險」及「醫事人員強制責任保險」都功敗垂成,失敗的最大原因正是醫師本身的漠不關心,以及主管機關對保險的無知不解。以至於鴨嘴大夫獨資發行三年的「醫師風險管理電子報」,全盛時期也只有265訂戶訂閱,佔全國2500名婦產科醫師中的十分之一,占全國38000名醫師中的千分之七,且人數甚至在逐年消退。雖然即使只有二百多名訂戶,醫療法律諮詢的電話絡繹不絕,幾逹每日一問,又代表有其巿場需求,甭談不時還會有非訂戶醫師臨時出事,就要緊急諮詢的火爆急驚風上演,足見實務上醫師風險管理又有其存在的必要性。只是事未臨頭,醫師漠然冷眼旁觀,不動如山的淡定個性依然,導致醫療糾紛衍生的事端更形變本加厲,如病家抗議騷擾,無理取鬧造成執業中斷,訴諸媒體譭謗醜化弄得身敗名裂,醫師當事人渴求及時醫療諮詢,求助無門,委託律師隔行如隔山,一竅不通,起訴檢察官偏堅認被告都不會說自己有錯,有苦難言,審判法官則對醫學矇矇矓矓自由心證,有理說不清,大家攪和在一起,瞎子摸象不求甚解,再加上責任保險任人擺佈,救濟基金緩不濟急,令當事滿腹冤屈無所適從,連身為風險管理專家者也嘆為觀止,愛莫能助。

以下鴨嘴大夫謹就一.學會公會應出面協助會員應付病家騷擾。二.如何諮詢取得正確醫療法律資訊?三.如何立法維護醫師清譽?四.醫師當事人可不可以控告病人?一一加以討論:

. 學會公會應出面協助會員應付病家騷擾

醫師也有憲法保障的人性尊嚴,也是具有生命、身體、自由、人格、財產法益的權利主體。醫師工作時本身就常要身先士卒奮不顧身,SARS死人無數,醫師也得堅守工作崗位,與病患共存亡;逃難時要當最後一位離開的人或甚至與船艦共存亡,戰場上更不能遺棄傷患,撒退時也要留下照顧傷患。結果一遇醫療糾紛,醫師還動輒被病家打殺羞辱,被流氓罰跪受辱,形同斬首示眾,或被彪形大漢圍攻嗆聲威脅,恐嚇要丟到大海餵魚,不一而足,人身安全幾無保障。

醫療法有具體禁止滋擾醫療機構秩序或妨礙醫療業務之執行的規定,即第24條第二、三項:「為保障病人就醫安全,任何人不得以強暴、脅迫、恐嚇或其他非法之方法,滋擾醫療機構秩序或妨礙醫療業務之執行。違反前項規定者,警察機關應協助排除或制止之。」,明定警察機關應協助排除或制止之,並在醫療法第106條訂出罰責:「違反第二十四條第二項規定者,處新臺幣三萬元以上五萬元以下罰鍰。其觸犯刑法者,應移送司法機關辦理。」,以茲保護醫師行醫安全,免受滋擾或妨礙。惟醫師文弱書生,手無縛雞之力無法單打獨鬥,遇有醫療糾紛,會員向學會公會呈報,學會公會必須提供律師或委員備詢,並隨時保持關切。遇有抗爭騷擾,學會公會亦應出面派人協助應付,必要時派特保全人員協助蒐證,或作醫師的貼身保鑣,以捍衛人身安全,這不是學會公會應盡的義務嗎?

. 如何諮詢取得正確醫療法律資訊

醫療法律諮詢最是吃力不討好,而且因為沒有標準答案,人人都可以說得頭頭是道,但除非醫師法律人終日浸淫其間,累積實務經驗,否則往往回答到連問的人也不知何去何從。其實醫療風險管理法律諮詢者,也就是教導醫師避險之道的諮詢,原則上以醫療糾紛尚未涉及司法訴訟的案子為主者。如醫師要動人工流產手術時,對方婆婆要出面干涉時怎麼辦?菲佣老公不能來台簽名同意人工流產時,怎麼辦?涉及健保虛報被裁定停業行處分時,如何申訴?醫師平日不關心風險管理,一旦出了醫療糾紛,再要來諮詢如何補救,大都為時已晚:該作的沒作,該說明的沒說明,該回診的沒叫病人回診,一錯再錯,當然是呼天不應叫地不靈。

曾有一次醫師當事人問鴨嘴大夫說,檢察官囑他次日去看病理解剖,通常檢察官很少主動告知被告解剖時點,有這個機會,鴨嘴大夫當然要醫師當事人把握機會去現場,結果律師居然勸醫師當事人不要去看解剖,怕家人也在現場醫師會挨揍云云。令鴨嘴大夫扼腕而且不以為然,蓋現場解剖時,臨床醫師可以與法醫討論,如請法醫注意肺部器官看是否羊水栓塞症?就是因為法醫師的解剖報告執掌醫師生死大權,曾有一件羊水栓塞症案例,就因為 LINK Word.Document.8 "F:\\Documents and Settings\\Tien-Fu Kao\\桌面\\臺灣醫師風險管理學會任重而道遠.doc" OLE_LINK1 \a \r  \* MERGEFORMAT 沒有臨床經驗的法醫師把羊水栓塞症引起的肺水腫現象,誤診為點滴注射過多所致,醫師當事人花了九年時間平反,才無罪定讞;另一案臨床昭然若揭的羊水栓塞症,也因法醫師誤判死是因為病人剖腹生產的傷口裂開,導致內出血(才約一百西西)致死,也歷經七年訴訟才還醫師一個清白,惟遲來的正義早已令當事人人事皆非。其實台灣至少還是個法治國家,檢察官面前揍人,豈非形同現行犯,可以當場拘捕羈押,何況醫師當事人不會叫親朋好友保護嗎?不會請保全嗎?怎麼可以因噎廢食。

即使如耳鼻喉科醫師也要風險管理,如看感冒上呼吸道感染數百人,一但有小兒病人惡化成肺炎死亡,耳鼻喉科醫師有否作肺部聽診,就變成法庭上的重要爭點,若耳鼻喉科醫師診所連個聽診器都沒有,豈不就是誤診或延誤病情,未能及時轉診的確鑿證據?或如急診科醫師碰到腹部挫傷的病人,三天後因腸壁血管壞死而敗血症致命,急診科醫師當時有否作腹部超音波檢,或腹部X光或甚至觸診,以排除腸壁壞死的可能性者,都是法庭上醫師有否誤診罪責之關鍵證據。總之若醫師不懂風險管理,小至催經不成,後來驗出有孕病人要生而被要求喪子費者,大至感冒惡化成肺炎,醫師被告業務過失致死而難逃其咎,到時連化錢消災賠錢也未必了事,平日的風險管理諮詢,豈可掉以輕心?

. 如何立法維護醫師清譽?

醫療事故真相大白之前,「醫療糾紛處理法」應明文禁止報章雜誌隨意盲目抹黑報導醫療糾紛事件,建議應新增:「宣傳品、出版品、廣播電視、網際網路或其他媒體,不得報導或記載調解中或審判前之醫療糾紛事件當事人姓名,或其他足以識別當事人身分之資訊,但經當事人同意或因偵查犯罪之必要或審判定讞者,不在此限。 違反前項規定者,新聞主管機關對其負責人及行為人,得各處以新台幣三萬元以上三十萬元以下罰鍰,並得沒入前項物品。」。

就是希望有一天,醫師也可以立法禁止醫療事故或爭議在尚未審判前,能仿少年事件處理法(83條:任何人不得於媒體、資訊或以其他公示方式揭示有關少年保護事件或少年刑事案件之記事或照片,使閱者由該項資料足以知悉其人為該保護事件受調查、審理之少年或該刑事案件之被告。違反前項規定者,由主管機關依法予以處分。)及性侵害犯罪防治法(10條:宣傳品、出版品、廣播電視、網際網路或其他媒體不得報導或記載性侵害事件被害人之姓名或其他足以識別被害人身分之資訊。但經被害人同意或因偵查犯罪之必要者,不在此限。違反前項規定者,新聞主管機關對其負責人及行為人,得各處以新台幣三萬元以上三十萬元以下罰鍰,並得沒入前項物品。行政機關及司法機關所製作必須公示之文書,不得揭露足以識別被害人身分之資訊。)

目前未立通過之前,至少請媒體尊重一下醫師,追風補影時,醫師尊容及診所名稱都必須先用馬賽克處理,每位醫師亦宜由學會或醫師公會分發一片馬賽克面板,隨時備用,否則醫師公會都可為會員聲明保留法律追訴權,待事情告一段落,醫師公會也要向報社爭取事後醫師無罪証明權,必須要求報社以相同大小篇幅平衡報導,給蒙寃醫師一個清白。

. 醫師當事人可不可以控告病人?

前文提到,病人生病才來看醫師,不幸或意外都受到醫療傷害了,醫師悲天憫人:「我雖不殺伯仁,伯仁因我而死,」,當然沒有正當理由,怎麼可能反向操作直接就要去告病人?其實碰到無理取鬧的病家,任意損毀診所用品,打傷醫護人員,妨礙名譽毀人名節,難道醫師就沒有人格權了嗎?沒有工作權了嗎?所以必要時,可考慮請醫師公會出面,協助控告病人。但有幾點必須自我約束,以免破壞社會觀感,反而貽笑大方。

().控告病人必須是與醫療糾紛案情無關

控告病人最好是控訴與醫療糾紛案情無關,以涉及醫師個人基本人權或自由財產權有關者優先,譬如說損毀罪、擾亂醫院安寧罪,違反醫療法妨礙病人安全,妨礙名譽((撒冥紙),強制罪,恐嚇取財罪等告訴乃論者,甚至傷害罪、殺人罪俾日後當作談判籌碼,必要時把撤回告訴當作和解的條件。

().不要告病人誣告

主要因為誣告罪極難成立,即使因無十足證據刑事無罪判決,並不代表民事也無罪,更非代表原告是誣告。

().控告病人的時點

年輕氣盛的醫師,得理不饒人,大都義憤填膺,馬上要告病家召開記者會,妨礙名譽或誣告。其實若與醫療糾紛有關的案情,最好等醫療訴訟勝訴或暫告一個段落時再告,比較合乎情理。醫療糾紛官司正在訴訟時,許多徵結醫療鑑定都尚未釐清,同時進行告訴病人妨礙名譽的事,可能多會影響法官的自由心證。若判處醫師刑事上成立業務過失重傷害,法官量刑時,看到加害人還在控告被害人,多少可以認為加害人沒有悔意,而加重刑度。即使醫師告病家妨礙名譽勝訴,正義得以伸張,但民眾法感情上並未必認同醫師。

().控告病人或發表嚴正聲明,應由醫師公會主導

控告病人或發表嚴正聲明由誰來主導幫忙?最理想的是由地方醫師公會出面,並代聘律師,醫師公會是在負責醫師福利,為會員爭取權益控告病人,或發表嚴正聲明,支持醫師權益的白領階級的工會團體,當然是誓為會員後盾。最重要的是千萬不可以找專科醫學會出面,不論是召開記者會,發表聲明稿,或代行訴訟,都要避之唯恐不及,因為日後上法院時,醫學會還要接醫學鑑定的初審工作,來為會員的醫療常規背書,若醫學會在第一時間即站出來為會員講話,日後再接鑑定時,就難免會被質疑有偏頗之虞,反而錯失為會員平反,還會員清白的良機。

臺灣醫師風險管理學會任重而道遠

總之,臺灣醫師風險管理學會日後必會舉辦許多研討會,繼續研究司法醫學,以釐清法學上的許多謬誤,豎立醫療法律的整體觀念,推動立法以維護醫師清譽。除了發表「醫療風險理論」研究心得以建構醫學與法學橋樑,同時可以矯正醫師的無知與錯誤,建立專業的諮詢管道,讓醫師能取得正確的醫療法律資訊,及面對醫療糾紛的司法指引,並建立醫師風險管理及分散風險消化損失的保險觀念。

甚至要進而承接學會公會處理醫療糾紛的任務,出面組織關懷小組,幫助本會會員應付病家騷擾,讓醫退居二線,或由本學會聘請律師,協助醫師公會替醫師當事人出面控告病人,更進一步還要培訓「醫師專家證人」,訓練退休的前輩醫師出庭來為後輩醫師清白作證。足見從今而後,我們臺灣醫師風險管理學會,任重而道遠。

titles.gif (2030 bytes)
www.drkao.com
本站純為服務性質
本頁資料只供參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