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添富醫師  MD.LLM.PhD  102/1/31

台灣婦產科醫學會 法律顧問

臺灣醫師風險管理學會 理事長

銘傳大學法律系 助理教授

1.  依「事故補償,風險救濟,過失賠償」的法理,補償機制應採「無關過失,不論對錯」的責任基礎no fault liability

2.  「無過失」時,要由國家救濟(社會福利國家)

3.  醫療行為與病人傷亡結果之間「無法判斷因果關係」時,根本不成立醫療事故,如壽終正寢natural death或癌病歷程natural course等不可避免性之醫療結果者,當然不是醫療事故,自然也不必補償。

.「事故補償」法理下,不論醫師有沒有過失,為了保障受害人能夠迅速求償,只要發生醫療事故就先給予一筆限額的補償金。比照北歐的「不責難的補償基金制度」,人民必須要繳稅金來負擔基金財源,所費不貲。

(1).「瑞典醫療事故補償基金」,針對醫療傷害,瑞典用稅金成立「醫療事故補償基金」,每個瑞典人平均分攤10美元。當病人發生醫療傷害,損失超過350美元時,在「不責難」前提下,此一基金就會按月給付受害人失能救濟金、復健費用、一筆精神補償金等。

(2).「丹麥醫療事故補償基金制度」,每個丹麥人平均分攤20美元,對於損失超過2000美元的受害病患給予救濟。

2. 因為醫療事故中,可能醫師也有過失,其實醫師有過失怎麼可能不責難?不賠償?醫療糾紛憑什麼要全民為醫師買單?話說回來,固然醫師也要負擔一部份財源,問題是醫師也是人民,也要繳稅金負擔比例,要否要剥兩層皮?

3.事故補償真的要作也要用保險的方式(醫事人員強制責任保險),而非基金的方式,可比照汽車強制責任保險,由醫師及健保負擔保費,保障民眾被害人。

4.當務之急應是先整合「不責難風險救濟制度」,而非事故補償

衛生署只要把現行的藥害救濟(內科)、預防接種受害救濟(小兒科)及生育事故救濟制度(婦產科),再加上急症風險受害救濟(急診科),手術風險受害救濟(外科),麻醉風險受害救濟(麻醉科),擴大整合為「醫療風險受害救濟制度」,六大科去除風險了就不會六大皆空。事實上「醫療風險」本身就不是醫師的過失所致,風險acts of God就是不可抗力,不可意料者,幹嘛責難醫師?所以整合半現成的風險救濟制度,「不責難風險救濟」馬上就可以披掛上陣,何必捨近求遠,談什麼不責難事故補償?

按事故補償學理,只要是1.具可避免性,2.醫療行為與傷害有因果關係的醫療事故,受害人申請後三個月內就要發給補償金。

1.  「強制汽車責任保險」就是一種保險方式的「事故補償」,領取補償金後,被害人當然可以再告加害人,惟補償保險金可抵充,當作賠償的一部份(強制汽車責任保險法32:「保險人依本法規定所為之保險給付,視為被保險人損害賠償金額之一部分;被保險人受賠償請求時,得扣除之。」)

2.  比照丹麥醫療事故補償基金制度,病人如果不滿意救濟金額,還可以申訴。因為醫療訴訟曠日費時且勞民傷財,只要醫師道歉、補償及事故不再發生,幾乎沒有病人會想告醫師;同樣在瑞典,每年12000件申請案,大約5成可獲得救濟,瑞典的醫療訴訟也「幾乎消失了」。

1.  除非補償金額能完全滿足受害人的需求,否則民眾仍保有訴訟權,「錯誤報告系統」反而會成了醫師犯罪的自白證據,「除錯機制」仍難實施。

2.  北歐採「不責難的補償基金制度」,北歐學者都強調,病人要的是醫師道歉、補償及事故不再發生,但北歐制度能夠成功,原因在於人民互助,而且在「不責難」前提下,讓醫師和病人雙方都樂於探究事故成因;除了獨立醫療補償調查委員會之外,醫師組織也致力減少疏失,才可能建立不責難錯誤報告系統」的除錯機制,但在台灣的國情民俗迴異,會不會南橘北枳?值得商榷。

1.      生產風險應該用「救濟」而非補償,「生產風險」強調的是生產時,如不幸發生羊水栓塞等的突發醫療意外而傷亡,風險當然不是醫師的過失所致(無過失責任),國家要推行人口政策,就必須比照「預防接種受害救濟」或「藥害救濟」,即時救濟生產受害人或家屬,才能鼓勵婦女勇敢生產。

2.      「醫療事故補償」是指只要一發生醫療事故,無關過失不論對錯,就先予以被害人限額補償金,主要是為了要保障被害人。

「生產風險救濟」與「醫療事故補償」,兩者風牛馬不相及,當然應分別獨立。

titles.gif (2030 bytes)
www.drkao.com
本站純為服務性質
本頁資料只供參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