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生懂什麼法律?

一個簡單明瞭的保險法理:依「事故補償,風險救濟,過失賠償」的法理,而補償機制應採「無關過失,不論對錯」no fault liability的責任基礎,而救濟的責任基礎就是無過失責任。

只是法理不通,何必公聽?

102131日立法舉辦的「醫療事故補償機制公聽會」根本只是法理說明大會,鴨嘴大夫簡直是在替現場的非法律人士上課而已,否則法理那裡有用討論或發表高見來定案者,甚至區區淺見就可以輕意扭轉法意的?若有權人士仍堅持「救濟」一詞太可憐,風險一定要用「補償」比較琅琅上口,那還有什麼好公聽的?台灣學術界很奇怪,枉費國家花了那麼多教育成本,讓鴨嘴大夫一名博士班學生,獨享大量珍貴的教育資源---博士生只要一位要選修就可開課,獨享一位名師的教誨。五年下來,為了不暴殄天物,鴨嘴大夫也不敢掉以輕心或吊兒郎當,寧願放棄許多門診病人來苦讀五年法律,如今功德圓滿畢業了,想要把許多教育成果學習心得提出來實務應用,居然沒人理睬。至今大家仍各說各話各行其是莫衷一是,賠償補償互用,救濟等同補償,不但雞同鴨講,簡直是對牛談琴,結果大家討論了半天,竟未必是在講同樣的一件事,人多嘴雜最後當然不可能達到共識,誰也不信誰,最後當然又回到原點,一切歸零。

醫生懂什麼法律了?

其實學如翰海,尤其法律博大精深,醫師天才萬事通一言九鼎的年代早已過去,仍有醫師竟不自量力。早年民國八十八年開始,鴨嘴大夫正在政大攻讀法研所時,深得醫師公會大老重視,每每派遣去參加衛生署的開會,發現官員們都不把正襟危坐道貌岸然的出席醫師代表放在眼裡,自顧宣讀決議,當下徵求同意,只差鼓掌通過而已,醫師代表慣例靜如寒蟬,來當橡皮圖章而已。當年代表台北市醫師公會的鴨嘴大夫年輕氣盛,也在政大學了不少法律法理,忍不住都要起來發表意見,一清官員耳目,會後還有全聯會的大老們跑來握手致意,講出他們的心聲,好不風光。為免唐突,鴨嘴大夫發言前都會先自我介紹一下學歷,好歹是國立政大法研所的學士後法學組學生,請官員不要再看不起醫師,仍刻板認為說:醫生懂什麼法律了?

醫師法律人良莠不齊

尤其現在醫師唸法律的人多如過江之鯽,但良莠不齊,雖不以學位為重,學分多為貴,但比起當年鴨嘴大夫唸政大法學碩士時要修49學分,還要寫論文才能畢業,如今政大也有18學分,可以不寫論文的在職班,甚至有學分班高材生連學位都沒有,但論理講學都自有一套,比比皆是。其實學法重在努力,花多少時間就收獲多少,能量不變。看政大法律系的學生,自大一開始就以圖書館為家,四年寒窗苦讀,考上法官律師可不是唸假的,足見不努力讀書無法懂法,另外當然本身最好是具有天賦法感,否則亦恐難造就出一位法律人。見有年輕醫師立志習法,不過只是為了要攀炎附貴,早日奪得醫界高位,或學而優則仕,只求位高權重,法律學位不過是踏腳石,可嘆的是往往加上個人法感不足,黔驢技窮,更是根本無從發揮法學學習心得。最大的問題是這些投機份子只顧逢迎拍馬,那有時間唸法律書?即使當上醫界高官恃寵而驕,也是尸位素餐,提供錯誤的政策往往比貪污更可怕,反而更是誤了醫界的翻身良機。

譁眾取寵何必讀書?

話又說回來,有些人天生法感十足,辯才無礙,講起法來頭頭是道,說服力又強,可惜不肯進修法律,光憑一分天才沒有九十九分努力,一味信口開河只是關門自瀆自得其樂,反而誤導醫師大眾,迷惑百姓。何況有法感者未必有學問,有口才者未必有智慧,口若懸河未必足以服眾,愚民政策更是無法解決問題,如何能提出抬面?政治家型的醫師法學者有如毒瘤漫延擴散,自成一流,國家社稷也因而無所適從。要知一山仍有一山高,「知之為知之,不知為不知,是知也」,不只是半路出家的中醫師胡言亂語竟謂「吃冰會長子宮肌瘤」的歪理,西醫師當然嗤之以鼻,而西醫師談法論理,就像中醫師談婦產科一樣根本不專業,實在令鴨嘴大夫不敢領教。即使是名高望重的醫界大老,斷章取義用Google翻譯幾篇外國醫事法文獻,就要與必須先唸基於法理學,修畢一般民刑法大法,到專政保險法者平起平坐,相提併論。鴨嘴大夫浸淫法學九年至今仍一事無成,但為何有些醫師卻如此自信滿滿,自認有法學天份,網路上翻譯幾篇法學論文,找幾名外國學者來台演講,就儼然成為醫事法學一代宗師,志得意滿以為就可以誤導法理顛覆原則,教大家如何言聽計從了?

知之為知之,不知為不知

望著一大堆法律及保險的原文書,鴨嘴大夫不禁擲書興嘆,不是煩惱如何去唸書,而是萬嘆即使花了一年半載去研讀,那敵一般人的信口開河?不會包裝的學術堅持,那可能有如政治家譁眾取寵的魅力?何必讀書?要知道,醫師萬事通萬人迷的時代早已過去,醫界天才未必就是法界人才,更不要自以為是法界天才,只會到處作秀,大放厥詞擾亂視聽,令本土第一位保險法專博士的鴨嘴大夫也自嘆不如,不得不拋書而嘆,逃避參加幼稚的政治化公聽會,實在是無法忍受聆聽自由心證的胡言歪理,又不肯接納尊重學者法學意見的法律門外漢的謬論。鴨嘴大夫眼看不能兼善天下,只好獨善其身,下決心要去考律師,撩下海去從事實際解決醫療糾紛的實務去了。

結論是,醫師不懂法律時到處吃鱉,有法感的人不肯更上一層樓去唸法律,口才好的也不肯去唸書深造,只會一味瞎子摸象以管窺天,製造亂局自毀醫界前途而已。偏偏沒有法感的人,唸法律唸成了書呆子,拙於表現又找不到舞台發揮,過猶不及,至今醫療法律界仍在一片戰國時代,各說各話自以為是,其來有自。

titles.gif (2030 bytes)
www.drkao.com
本站純為服務性質
本頁資料只供參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