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是阿添香插得最正

鴨嘴大夫從小就是家中負責燒香拜佛祭祖的囝仔,主要就是衝著老媽早年讚美的一句話:「就是阿添這囝仔阿,香插得最正!」,言猶在耳。從此鴨嘴大夫就迷上燒香的光榮,以早晚燒香為己任,不論惡性補習多晚回家,不論早上多早起床上學,燒香大事絕對是神聖任務,即使鴨嘴大夫偶爾也會不禁懷疑香真得有插得最正嗎?也一下子就被虛榮心及榮譽感掩沒,頂著光環照常自我陶醉樂此不疲。

話說鴨嘴大夫自小在家中排行老六,排行上中間的小孩前不著村後不著店,最是爹不疼娘不愛的透明人。鴨嘴大夫只有靠唸書考試第一名來吸引父母重視,從小就知道要如何逢迎順意,摶取兄姐歡心,父母贊賞之生存之道。自小學一年級開始,鴨嘴大夫星期天就一定要陪老媽去古亭巿場買菜(反正也沒有小孩會爭寵想搶這苦差事),長大一點更自告奮勇替老媽提菜藍,免得老媽不勝負荷,不過是鴨嘴大夫貪吃,藉機撒嬌要老媽多買一些愛吃的大魚大肉,偶爾老媽被纏了半天才答應買一塊錢十幾隻的泥鰍來當玩具,已是鴨嘴大夫童年最大的意外收獲了。燒香拜祖先也是自告奮勇搶著替老媽到家中二樓神壇祭拜,就因為被老媽一句「阿添香插得最正」的美言所動,從此樂不思蜀,頂著「香插得最正」的光環,晨昏堅守每天兩次燒香拜祖的好習慣,一直到高中畢業都樂此不疲,至民國56年到高雄唸醫學院為止。

父母去逝後,因為鴨嘴大夫不是長子,無權迎回老家神位主壇,只好用分壇方式分出一座高氏祖先神位到農安街家中。鴨嘴大夫從此又可以每天早上燒香祭拜,與佛祖與老爸老媽對話一番,一天之中自然心平氣和心神安寧,比什麼安神藥物或內功氣功更可修身養性,都要歸功老媽那一句:「就是阿添這囝仔阿香插得最正」話的激勵。唯一歉疚的是每逢星期天,鴨嘴大夫都休假沒有燒香一天,積重難返。識者責曰:難道您老爸老媽星期日就不要供奉吃飯嗎?鴨嘴大夫也真無辭以對,問題是老是一再忘記,實在罪過,罪過!

即使只是一年一度的清明掃墓,至少後代子孫還可以緬懷父母一下,回憶父母在世時的音容宛在,否則一向不祭拜祖先的人,任祖先挨餓受凍,無冥錢可用,一但自己死後一樣沒有後代來祭祀,只能當孤魂野鬼,何其悽涼?此所以鴨嘴大夫不但堅持要每天祭拜佛祖、爸媽及高氏祖先,並要求兒子回國時都要承接每天祭拜的習慣,期待一日鴨嘴大夫作古之後,至少還可以要求下一代繼續燒香祭拜,甚至期望再下下一代也能學習緬懷祖先,傳承高氏家訓。

想想鴨嘴大夫作為老爸,一生犧牲奮鬥,即使曾經月入數百萬,一分一毛都是勞力所得,有十年從來沒有一晚一覺可以睡到天明(不是失眠,是半夜都要起來接生急診),養成今日一坐就打呼瞌睡,不知失眠是何物的好習慣。鴨嘴大夫一生家財萬貫,亦從未涉足過酒廊舞廳,沒有歌舞昇平,與鴨嘴大夫的老爸一樣,既不會喝酒作樂,也不懂吃喝嫖賭。假日從未打過高爾夫球(但有投資買高爾夫球證),每天三餐都在家中吃飯,當上下班的診所公務員,勤儉治家,四十年如一日,這也都是學習鴨嘴大夫的老媽。鴨嘴大夫唯一最壞的習慣只是愛收藏雕刻古董,狂買珍木奇石而已,如今價值連城也預定未來要設立「孫子教育基金」,從未想過拍賣朱銘的孔子木雕,自己拿去環遊世界,享受天年綽綽有餘。

活到連死後兒子的兒女唸書都已預作風險管理,財務規劃了,鴨嘴大夫這樣的祖先,犧牲奮鬥一生,還不值得後代兒女子孫每天花十分鐘,燒香祭拜一下嗎?

titles.gif (2030 bytes)
www.drkao.com
本站純為服務性質
本頁資料只供參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