診療室手記2001年6月30日  

 

一.  拯救台灣醫界,不然就加速它沉淪

要拯救台灣醫界,首先是要所有財團集團退出經營醫療院所,因為:

1.     ,醫院不是營利事業,但財團用作生意人的方法來大賺病人的或是健保局的錢(光一家長庚醫院集團就賺入健保局十分之一的支出),又可以規避不必繳納營業稅。

2.     財團用托辣斯不公平競爭方法,以大吃小,又能規避公平交易法的監督。

3.     醫師不必納入基法,可以二十四小時剝削醫師勞力,不但可以規避勞動基準法不需付出多餘任何代價,又不必負擔職業傷害費用,不必負擔退休金或遣散費,比開工廠請工人廉價多了。

要是阿扁政府仍堅持李登輝的白金政策路線,為了替財團法人量身定作,所以規定只有醫師不准納入勞基法,那麼在此宣告天下:目前台灣最賺錢的唯一投資大商機就是「趕快去開一家醫院」。連何麗玲都知道投資劉伯恩醫師最賺了,可以証明有生意眼光的人都同意,目前開醫院請些醫師作工是最賺錢的投資,因為連菲佣都必須納入勞基法,請一個根本沒有什麼勞工權益的醫師工,二十四小時任你差遣宰割, 隨時可以解雇,勞工局也管不著,老了把他辭退又不必負擔退休金,保証一本萬利,財源滾滾。

. 父權式的醫療模式,對什麼人不好

父權式的醫療模式下就是假設病人像小孩子一樣,遇到疾病就完全束手無策,不知道如何是好時,醫師才要站在指導者的地位,協助她作一些對她最好的決定。基本上父權式的醫療模式是最受批判的,尤其是女性知識份子的最恨,和男性沙文主義模式一樣的落伍敗壞。事實上問題是好壞常常因人而異。當醫師依規定,一股腦兒告訴病人許多的資訊,有時反而只會引起這類病人太多不必要的焦慮,在這種場合這些病人最需要的應該只是要知道什麼才是醫師最好的建議是,而她唯一的顧慮只是這位醫師是不是誠實可靠?學問夠不夠?所以一般人的焦點集中在父權主義或是病人的自主權哪一個重要時,知識份子都忽略了當事人主體的真正需求是什麼?

當然對許多醫療常識豐富的飽學之士, 她們一向處事果斷,主觀意識強,當然沒有對什麼自身健康建議選擇上的困擾,問題是在臨床上有相當多的醫療白痴,也有如正如鴨嘴大夫這般典型的投資白痴---對金錢一點概念都沒有,完全依賴投資顧問,任人牽著鼻子走。要醫師用要求教授病人的心態加諸在鄉野農婦身上,要她們自己作自我選擇的決定,只是徒增加她的焦慮與不安,難怪許多病人最常說的還是「醫師做決定就好了!」,反正完全信任你,這種珍貴的信賴關係,才是醫關係的精髓。900615

. 自戀型的病人本位主義濃

愛寫醫藥文章,大罵醫師烏龍或醫院服務不佳態度惡劣或者舉辦記者招待會,侃侃而談大暴黑幕的男女,許多都屬於「自戀型」人格的病人。這是鴨嘴大夫請教 政大碩乙班同班同學精神科王醫師後獲得的結論。基本上「自戀型」人格的人比較本位,不容別人忽視。她們去看病時,都會很小心翼翼的保護自己,看有什麼人敢惹火老娘?以致也許醫師正忙著跟另一個病人講話時,對她的插嘴充耳不聞,或問一個連醫師都張口結舌,答不出來的問題,因無法回答,此時醫師只有緘默,以免自証己無知之罪,她就非常不滿,責怪醫師不理不睬太高傲 ,根本忽視了她的存在,甚至因而引起情緒上的反應。其實鴨嘴大夫在醫界年高德邵,多年前到台大檢查,被向他問了三句都悶不吭聲的總醫師,突然罵說:「你沒看到我正在忙嗎?,設身處地,想想也許他昨天才和老婆吵架,雞飛狗跳,今天才會吃了炸彈似的,沒有什麼好計較的,所以照常處之泰然。900615

 

Ba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