診療室手記2001年7月9日  

 

. 上等人是把知識留給後代

忠孝口語日文劉老師`上課十分幽默,基本上他和鴨嘴大夫是同時代的人,但上至心理、醫學、法律,下至物理、數學、日本文化,才華揚溢,教日語尤其是「法學日文」,更是無人能出其右者。可惜鴨嘴大夫程度跟不上, 學了四個月成了中輟生,只待日後老師所教的的教材消化完畢,才能再繼續奮鬥。在此節錄一些老師上課的所說令人深省的妙語如珠,和網友共享,想進一步去受教或瞭解一代奇人的話,只有去忠孝西路報名忠孝日語了:

1.大學時代的「三草論」:兔子不吃窩邊草,好馬不吃回頭草,天涯何處無芳草

  2.下等人是把財富留給後代;中等人是把事業留給後代;上等人是把知識留給後代。(900620)

. 鼓勵吃藥比開藥重要

病人是慢性膀胱炎,每次來看診,鴨嘴大夫都要花上十分鐘的時間給她安慰與心理鼓勵,因為她每次來都是憂愁滿面,一再追問醫師「為什麼膀胱炎好幾個月了一直不會好?」。問題是距她上次發病治癒已是二、三個月前的事了,她可是自從六月十九日最近第一次來看病,就開始抱怨「吃了好幾個月的藥了,為什麼一直不會好? 」。基本上這種慢性膀胱炎,鴨嘴大夫每次來每次複誦,病人早已聽到滾瓜爛熟都知道,只要稍撇一點尿或是水少喝一些,稍微累一點,病情就會加重,她親身體驗也是如此,但仍兀自埋怨為什麼吃了藥,小便仍是灼熱如故?

基本上鴨嘴大夫檢查發現她的膀胱炎每次都有明顥改善,但她還是堅持小便仍會灼熱,次數仍很多,當然這跟年齡大已近更年期,子宮卵巢已經切除,賀爾蒙多少有點缺乏,膀胱無力常解不乾淨都有關係。但她前後到今天七月二日不過才治療三次,就一直抱怨不會好,所以鴨嘴大夫除了安慰她並且鼓勵她,如果吃了藥,仍然只要稍微憋尿都還這麼嚴重的話,要是不繼續吃藥,或不多喝水,豈不更嚴重了?所以藥更是一定要繼續努力吃,鴨嘴大夫還舉一個最聽話的病人,也是「間質性慢性膀胱炎」患者,足足連續吃了近三個月的藥(包括後來預防性的服藥),這麼合作的病人終於永不再患。說這個模範病人的案例給她聽,希望,破解她疑慮,要不是質疑藥是不是沒有效,就是說會不會是藥太強或又懷疑是不是藥性太弱?甚至埋怨喝太多水,尿排太多造成她小腿抽筋?連要她自購補身的「善存」都自認因此造成她的膀胱傷害?反正每天都在這種慮病焦慮狀況下,煩惱不完;想到她才治療兩週而已,鴨嘴大夫都不禁悲從中來。

其實鴨嘴大夫知道她確是有點心理障礙,每次檢查及開處方只要十分鐘,但是沒有安慰她二十分鐘以上,她就是沒辦法安心離開問診室去櫃台拿藥---雖說在考驗人性,一位醫師的價值絕對不是會開刀、會看病、會開藥而已,能下功夫作衛教讓患者安心而去順從醫囑吃藥,比仙丹的功效還大。(900702)

 

Ba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