診所需要登記護理人員嗎?

. 診所護產人員設置標準

依民國 102 04 08 日醫療機構設置標準之附表(七)診所設置標準表最新規定,診所護產人員配置標準如下:

. 每兩位醫師應有一人護產人員。

. 設下列部門者,其人員並依其規定計數:

1.觀察病床:應有一人。

2.門診手術室、產房、供應室:應有一人流用。

3.產科病床:每四床應有一人,並可依佔床率調整。

4.設血液透析床者:每四床應有一人。

. 設有產科病房、嬰兒室者,全天二十四小時應有人員提供服務。

配置標準並註明:1.護產人員包括護理師、護士及助產師()2.婦產科診所聘用之助產人員(含助產師及助產士),人數與護理人員併計。3.未設置護理人員(含護理師、護士)者,護理工作之執行應符合護理人員專業法規或有關法令之規定。

由此法規可知,目前診所若只有一名醫師,又未接生,又未設門診手術室,也不作人工流產手術者(不包括RU486的藥物流產),按法規是可以不必有護產人員登記,但護理工作之執行應符合護理人員專業法規或有關法令之規定即可。

. 實務行政函釋

().診所床位不論是否僅提供注射點滴床,均屬觀察病床

80.7.19.衛署醫字第九五八八四二號函:護產人員項內標準所定每四床應有一人以上之規定,其床數之認定,係指一般病床而言;五十床以下之醫院或專科醫院,如設有加護病房等部門,其護產人員數,依規免另予計數。診所如設有床位,不論是否僅提供注射點滴用,均屬觀察病床。又診所如設有觀察病床、門診手術室等部門,應即依設置標準規定,設置護理人員。

().婦產科診所手術室因無菌要求較分娩室為高,應有獨立之區域並分開使用。

84.7.26.衛署醫字第八四0四八一一二號函:依醫療機構設置標準規定,婦產科診所的設置均準用「綜合醫院、醫院、專科醫院設置標準」之有關規定。至於手術室因其無菌要求較分娩室為高,故應有獨立之區域並分開使用,惟於分娩過程中遇有緊急情況者,得於產房內施行手術。婦產科診所以空氣清淨除菌機及紫外線空氣循環滅菌機替代除塵設備一節,該項設施亦應具有除塵功能,始得為之。

 

. 診所需要登記護理人員嗎?

. 診所不一定需要設置護理人員

由上述最新的診所設置標準表最新規定,診所護產人員配置標準為每兩位醫師應有一人護產人員可知,若診所只有一名醫師,又未接生,又未設門診手術室,也不作人工流產手術者(不包括RU486的藥物流產),按法規是可以不必登記護產人員,可由助理護士從事單純的掛號、收費、跟診等工作,但不能執行,包括一、健康問題之護理評估。二、預防保健之護理措施。三、護理指導及諮詢。四、醫療輔助行為護理人員之業務,尤其第四款醫療輔助行為應在醫師之指示下行之。(護理人員法第24條參照),即仍應符合護理人員專業法規或有關法令之規定,否則任由「未取得護理人員資格,執行護理人員業務者,本人及其雇主各處新台幣一萬五千元以上十五萬元以下罰鍰。但在護理人員指導下實習之高級護理職業以上學校之學生或畢業生,不在此限。」(護理人員法第37條參照)

但話又說回來,若診所一.有病人打點滴或靜脈注射,或二有作包括人工流產等門診手術時,若由非護理人員之其他醫事人員如醫事檢驗師,放射師,藥師等執行醫療輔助行為,或由非護理人員之其他人員,即非關醫療產業的工作人員如助理護士等執行醫療輔助行為,此時診所若沒有正式的護理人員登記,即屬非法。

. 實務行政函釋

().僅負責醫師一人之外科或婦產科診所,得不設置護理人員。

85.5.6.衛署醫字第八五0二一五二一號函:僅負責醫師一人之外科或婦產科診所,未設門診手術室、產房、嬰兒室及觀察病床等設施者,得不設置護理人員;未設置護理人員者,護理工作之執行應符合護理人員專業法規或有關法令之規定。惟應請地方衛生主管機關加強督導該類診所內之護理工作,確實依護理人員法及其相關規定執行。

().中醫診所、牙醫診所例外不必每二位醫師須聘置護理人員一人。

78.5.6.衛署醫字第七八七二七五號函:同意中醫診所、牙醫診所每二位醫師須聘置護理人員一人之規定暫緩實施,惟一般診所仍應依原規定辦理,即僅負責醫師一人之外科或婦產科診所,得不設置護理人員。

 

. 醫療行為與醫療輔助行為之差別

醫療行為包括一.醫療主要行為,二.醫療輔助行為,三.不列入醫療管理之行為:衛生署於八十二年十一月十九日以衛署醫字第八二O七五六五六號公告不列入醫療管理之行為及相關事項如下:().未涉及接骨或交付內服藥品,以傳統之推拿方法,或使用民間習用之外敷膏藥、外敷生草藥與藥洗,對運動跌打損傷所為之處置行為。().未使用儀器、未交付或使用藥品,或未有侵入性,而以傳統習用方式,對人體疾病所為之處置行為。如藉指壓、刮痧、腳底按摩、收驚、神符、香灰、拔罐、氣功與內功之功術等方式,對人體疾病所為之處置行為。不在本文討論之內。

. 醫療主要行為指須由(西)醫師親自執行之醫療行為有診斷、處方、記載病歷、手術、麻醉五種。

依照衛生署民國六十五年六月十四日衛署醫字第一一六0五三號函之解釋:醫療工作之診斷、處方、手術、病歷記載、執行麻醉等醫療行為,應由醫師親自執行,其餘醫療工作得在醫師親自指導下,由輔助人員為之,但該行為所產生之責任,應由指導醫師負責。所謂醫師之輔助人員,係指在醫師指導下協助醫師為醫療行為之人員,其資格尚無特別限制。(參考郭吉助, 論醫事法律上之醫療行為-由法制面談起- 97.2.24, http://homepage.vghtpe.gov.tw/~ged/listn/listn_a122.htm. 最後瀏覽日20137 20)

醫師法第二十八條所稱之執行醫療業務,依同法第十二條規定意涵是指「凡以治療、矯正或預防人體疾病、傷害為直接目的時所為之診療、診斷及治療,或基於診療、診斷結果,以治療為目的,所為之處分、用藥、施術或處置等行為的全部或一部均屬之」

().醫療業務之涵義:

依六十五年四月六日衛署醫字第一O七八八O號,醫療業務係指以醫療行為為職業者而言,不問是主要業務或附屬業務,凡職業上予以機會,為非特定多數人之醫療行為均屬之,但不以收取報酬為要件。法令另有規定。而所謂醫療行為,依八十一年一月六日衛署醫字第一OO一一六二號函系指:「凡以治療、矯正或預防人體疾病、傷害、殘缺或保健為直接目的,所謂的診察、診斷及治療,或基於診察、診斷結果,以治療為目的,所為的處方或用藥等行為的全部或一部的總稱為醫療行為」。行政院衛生署民國八十一年七月三十一日 衛署醫字第八一五三四六三號函釋,醫療行為之定義,除了「處方、用藥」外,增列「施術或處置」二項(參行政院衛生署編印,九十年十一月,醫師法解釋彙編,第五0八頁)。

().醫師法第二十八條釋義如下:

1.「擅自」之涵義:依行政院衛生署八十五年五月十四日衛署八五○二○六六九號函亦釋示:「所謂擅自,係指應由醫師親自執行之醫療行為,由非醫師執行者」而言。未具醫師資格,執行醫療業務者,稱為「擅自」,應由醫師親自執行之醫療行為,由非醫師執行者,稱為擅自,其他得由醫院診所輔助人員,在醫師指導下執行之醫療行為,不視為擅自執行醫療業務,但該行為應視為指導醫師之行為。醫院診所輔助人員未經醫師指示,逕自執行任何醫療行為,或於醫師在場時,執行應由醫師親自執行之醫療行為,均屬擅自執行醫療業務。

2.「合法醫師」之釋義:合法醫師必須具備之條件為中華民國人民經考試院醫師考試及格,領有醫師考試及格證書,領有中央衛生主管機關核發之醫師證書者。前項所稱之醫師,包括「醫師」、「中醫師、「牙醫師」。

().實務上明確加以承認之醫療行為

衛生署針對司法、檢察機關、衛生醫療單位請求釋示案件,向均視個案之事實作成解釋,數十年來該署在實務上明確加以承認之醫療行為,臚列如下:

A.實務上衛生署明確加以承認之醫療行為:

.有關給藥方面:書寫處方、開給方劑、換藥、敷藥、開給中藥處方、依照舊有處方抓藥。

.有關外科方面:取出子彈、縫合傷口、縫合切口、拆除縫線。

.有關牙科方面:洗牙、拔牙、磨牙、補牙、鑲牙、植牙、裝置義齒、裝置假牙、固定假牙、整修假牙、清除齒垢、拆除牙齒矯正鋼線、假牙製作過程之咬模、試模及安裝。

4、有關眼科部分:洗眼睛、點眼藥、眼線手術、砂眼檢查、縫製雙眼皮、裝配隱形眼鏡、以儀器設備為視力之矯治。

.有關婦產科方面:接生、裝置避孕器、子宮內膜刮除術、絨毛採檢術、羊膜腔穿刺術。

.血液檢驗方面:抽血、放血、洗血、刺血、驗血、驗孕、驗尿。

.有關檢查方面:體格檢查、心電圖檢查、超音波檢查、以X光機為檢查。

.有關針灸方面:針灸、電子針灸、以雷射代替針灸、使用任何儀器為人針灸、針灸加電後之推拿、按摩或拔針。

.有關中醫方面:接骨、整脊、復健、把脈、脈診、舌診、目診、以艾草醫治病人、用針頭將拔罐後所產生之水泡刺破、從事腳底按摩為人治病、從事病理按摩為人治病、使用針刺穴道與經脈、以手指深入肛門治療骨刺。

10.有關美容方面:小針美容、磨平臉部疤痕、除皺拉皮、抽脂、臉部或身體各部整形及藥物服用事實、以雷射「除斑、去除胎記、除痣、去除刺青」或治療皮膚再以消炎藥膏敷其患部、為隆乳而於胸部注射針劑、以紅外線烤照燈照射病人患部。

11.使用器械方面:用機器為病人抽洗鼻涕、以金屬製之採檢棒深入喉嚨採取檢體、為人除痣、去斑、去刺青後,使用藥品消除腫脹、以聽診器診察有無感冒、以手電筒看喉嚨以觀察感 冒之程度、拿病人之手以觀看其皮膚過敏之情形、以減壓艙治療潛水病、以發波器照射頭部治療失眼、以真空吸引陰部、以燈光照射腹部並用導電物品電擊(療)及 穴道按摩治療性無能。

12.其他:麻醉、灌腸或大腸水療、注射針劑、預防接種、病歷記載。

B.實務上衛生署視為醫療行為者:

此外,衛生署在實務上亦認為:

.藥局人員應患者之需求,交付藥品,以供其使用,若涉有為患者診斷情事,應認屬醫療行為。

.推拿、敷藥,如逾越該署公告「不列入醫療管理行為」之範圍,仍應認屬醫療行為。

.為病患以試劑驗孕及依照原處方交付藥品,如涉有為患者診斷情事,亦應認屬醫療行為。

.單純之量血壓,如未涉及診斷,尚難認屬醫療行為,一般民眾皆可為之;但如涉及疾病檢查、診斷與治療,則應認屬醫療行為,應由醫師執行或由其他人員依醫囑行之。

.紋眉之際,擅予注射局部麻醉劑於下眼皮部,屬於醫療行為;但如僅先予擦拭局部麻醉劑於下眼皮部,因其非以醫療為目的,尚難認屬醫療行為。

.非藥師之藥商負責人,依患者陳述之感冒症狀,自行配藥出售,如未涉有診斷,尚難認屬醫療行為。

.美容機構用儀器接電流以夾子為民眾夾取毛髮,如涉及破壞毛囊,造成永久脫毛之效果,應認屬執行醫療行為。

自上述釋例可知:「診斷、治療與侵害性」,為認定是否屬醫療行為之重要因素。(參考郭吉助, 論醫事法律上之醫療行為-由法制面談起- 97.2.24, http://homepage.vghtpe.gov.tw/~ged/listn/listn_a122.htm. 最後瀏覽日20137 20)

(.)行政函釋與判決要旨

1.為人縫製雙眼皮、注射胎盤針、以針灸方式將胎盤素注入人體均屬醫療行為。

85.8.2.衛署醫字第八五OO八二九號函:有關護膚中心為客人縫製雙眼皮、注射胎盤針、以針灸方式將胎盤素注入人體等三項行為,均屬醫療行為。

2.物理治療師對未得醫師開具之診斷、照會或醫囑之病患,逕自決定物理治療之療程與執行,應受醫師法第二十八條之規範。

85.7.18.衛署醫字第八五O三八七二三號函:醫療業務係指以醫療行為為職業而言,凡職業上予以機會,為非特定多數人所為之醫療行為均屬之。按物理治療師法物理治療師業務,係醫療業務之一部分,得由醫師或物理治療師依醫師開具之診斷、照會或醫囑為之。物理治療師對未得醫師開具之診斷、照會或醫囑之病患,逕自決定物理治療之療程與執行,應屬違反同法第十二條第二項規定,物理治療師則應受醫師法第二十八條之規範。

3.助產士認為產婦有異狀時得為臨時救急處置,不成立擅自執行醫療業務之罪。

69年度台上字第720號判決要旨:醫師法第二十八條第一項規定未取得合法醫師資格擅自執行醫療業務者,科處刑罰,並沒收其所使用之藥械,同條項但書又規定助產士或臨時施行急救者不在此限,助產士法第九條亦規定助產士如認為產婦有異狀時得為臨時救急處置,上訴人為張林秀琴注射止血針及強心劑,是否可認為臨時救急處置,原審並未調查明白,遽認上訴人成立擅自執行醫療業務之罪,用法是否允洽,已滋疑義。

4.以減壓艙治療潛水病,應屬醫療行為。

85.8.7.衛署醫字第八五0四二一五五號函:按醫療工作之診斷、處方、手術、病歷記載、施行麻醉等醫療行為應由醫師親自執行,其餘醫療工作得在醫師指示下,由具有護士、助產士或其他醫事人員資格者為之,但該行為所產生之責任應由指示醫師負責。以減壓艙治療潛水病,應屬醫療行為,病患經醫師診斷、處方後,減壓艙之操作人員得於醫師指示下,為進艙者施以減壓治療。

() 密醫行為之法律責任

衛生署針對主要醫療行為與輔助的醫療行為所作之解釋與規定,釐清了醫療契約履行上之重大疑問:醫療契約何種債務之履行,債務人得交由不具醫師資格之履行輔助人為之;由未具醫師資格之輔助人員執行應由醫師親自執行之醫療行為,屬於擅自執行醫療業務,亦即是所謂密醫之行為。遇有此種情形,行為人應負醫師法第二十八條所規定之刑事責任,如果因該醫療行為而致病人受有損害,並應負擔積極侵害債權及侵權行為之損害賠償責任。(參考郭吉助, 論醫事法律上之醫療行為-由法制面談起- 97.2.24, http://homepage.vghtpe.gov.tw/~ged/listn/listn_a122.htm. 最後瀏覽日20137 20)

 

. 醫療輔助行為是「醫療工作之診斷、處方、手術、病歷記載、施行麻醉等醫療行為,應由醫師親自執行,其餘醫療工作得在醫師指示下,由輔助人員執行」。

主要醫療行為指醫療工作中之診斷、處方、手術、病歷記載、施行麻醉等行為,應由醫師親自執行。輔助醫療行為指主要醫療行為以外之醫療工作,得在醫師親自指導下,由輔助人員為之,但該行為所產生之責任,應由指導之醫師負擔。依照前述之解釋,醫院診所輔助人員未經醫師指示,逕自執行任何醫療行為,或於醫師在場時,執行應由醫師親自執行之醫療行為,均屬於擅自執行醫療業務。

().法定醫療輔助行為之範圍

民國 90 03 12 日衛署醫字第 O9OOO17655號「修訂護理人員法第二十四條第一項第四款所稱醫療輔助行為之範圍」:前項公告醫療輔助行為之範圍,修訂如下:() 輔助施行侵入性檢查。() 輔助施行侵入性治療、處置。() 輔助各項手術。() 輔助分娩。() 輔助施行放射線檢查、治療。() 輔助施行化學治療。() 輔助施行氧氣療法 (含吸入療法) 、光線療法。() 輔助藥物之投與。() 輔助心理、行為相關治療。(O) 病人生命徵象之監測與評估。

(一一) 其他經中央衛生主管機關認定之醫療輔助行為。

().輔助人員之限制---應以具有護士、助產士或其他醫事人員資格者為限

又所謂輔助人員,原經行政院衛生署解釋,其資格尚無特別之限制,但依七十七年一月二十九日衛署醫字第七0八八七八號函:由於民國七十五年十二月二十六日修正公布之醫師法,於翌年十二月二十一日開始施行,依修正後該法第二十八條之規定:「未取得合法醫師資格,擅自執行醫療業務者,處一年以上三年以下有期徒刑,得併科一萬元以上五萬元以下罰金,其所使用之藥械沒收之。但合於左列情形之一者,不在此限:在醫療機構於醫師指示下之護士、助產士或其他醫事人員。」故所謂醫師之輔助人員,依該法之新規定,應以具有護士、助產士或其他醫事人員資格者為限。因此,行政院衛生署前所為「醫師之輔助人員,其資格尚無特別限制」之解釋,業已廢止,不再適用。

故衛署67.5.5醫字第148422號函及台灣高等法院65年法律座談會刑事類第39號提案原結論「醫師法第11條規定醫師非親自診療不得施行治療、開給方劑或交付診斷書,然未規定醫師必須親自治療、親自開立方劑,顯現出診察應親自為之外,其他都可由輔助人員依醫師之指示為之,醫師輔助人員是由醫師指示下協助為醫療行為之人,其資格並無特別限制,因此從否受過醫學藥理訓練或護士執照、醫事檢驗員、藥師之資格在所不問,醫師輔助人員不限於實習醫師及已具資格之護士,依醫師處方在醫師之指導下可為病人注射或換藥等醫療行為。」之解釋,業已廢止,即醫師輔助人員不限於實習醫師及已具資格之護士,依醫師處方在醫師之指導下可為病人注射或換藥等醫療行為,已不再適用。

 

().護理人員醫療輔助行為

1.注射行為則屬醫療輔助行為,護士依醫師之指示則得為之,是護士之重要業務。

行政院衛生署68.4.23衛署醫字第228149號函,法務部檢察司761627號函(載於法務部公報9070):按醫療行為中之診療診察處方病歷記載事項,應由醫師為之,注射針劑之種類份量時間速度及部位,應由醫師親自為之,但注射行為則屬醫療輔助行為,護士依醫師之指示則得為之,是護士之重要業務,不成立醫師法第28條第一項之罪。(曾淑瑜,療過失與因果關係上冊,40)

2.正式護士、助產士依照醫師之處方指示,可為患者注射、換藥、洗眼、洗鼻。

衛署醫字第八六○四二五七○號函:經政核准設立之醫療機構其正式護士、助產士,依照醫師之處方指示,可為患者注射、換藥、洗眼、洗鼻、不構成違反醫師法第二十八條規定。

3.正式護士、助產士,依照醫師之處方指示,應限於函示之「依照醫師之處方指示,可為患者注射、換藥」行為。

88年度易字第75號判決要旨:查「醫療業務」行為,係指以治療、矯正或預防人體疾病、傷害、殘缺為目的,所為的診療、診斷及治療基於診察、診斷結果,以治療為目的,所為之處方、用藥、施術或處置等行為全部或一部,均屬之,有行政院衛生署出具之衛署醫字第八六○四二五七○號函可按;而經政府核准設立之醫療機構其正式護士、助產士,依照醫師之處方指示,可為患者注射、換藥、洗眼、洗鼻,亦有行政院衛生署於六十五年四月六日以衛署醫字第一○七八八○號函可參,從而,縱認被告所辯請示醫師之情屬實,仍應限於函示之「依照醫師之處方指示,可為患者注射、換藥」行為,然查,被告進而給予患者藥物治療,是被告擅自執行醫療業務之行為之事實,應堪認定而被告所為,係犯醫師法第二十八條第一項前段之罪。

4.護士從事之視力、聽力、色盲檢查,並非屬於侵入性檢查項目,縱使未經醫師指示,應可自行為之。

87年度易字第3602號判決要旨:被告具護士資格,有護士證書一紙附卷可參,而護理人員之業務,依護理人員法第二十四條規定有:醫療輔助行為。醫療輔助行為應在醫師之指示下行之。又據行政院衛生署八十二年衛署醫字第八二  四六○三四號公告,其「醫療輔助行為」包含侵入性檢查…其他經中央衛生主管機關認定之醫療輔助行為。有行政院衛生署八十八年衛署醫字第八八○一九四六五號函在卷可稽。本案被告從事之視力、聽力、色盲檢查,並非屬於侵入性檢查項目,應可認定,縱使被告未經醫師指示,依前揭護理人員法之規定,應可自行為之,更何況本案被告事先業據陳○夫醫師囑咐為之,自難認有何違反醫師法之行為。

 

(). 非護理人員之其他醫事人員醫療輔助行為

所稱「其他醫事人員」係指領有衛生署核發之藥師、醫事檢驗師、藥劑生、醫事檢驗生及其他醫事專門職業證書之人員而言,或指受過醫學藥理訓練或護士執照、醫事檢驗員、藥師及實習醫師等醫師輔助人員(衛署67.5.5醫字第148422號函)

1.醫師之輔助人員應以具有護士、助產士或其他醫事人員資格者為限。

依衛署醫字第七○八八七八號函:故所謂醫師之輔助人員,依民國七十五年十二月二十六日修正公布之醫師法第二十八條之新規定,應以具有護士、助產士或其他醫事人員資格者為限。

2.實習醫師僅從事根管治療之擦藥及洗牙工作,屬醫院輔助人員得自行執行之業務。

最高行政法院91年度判字第899號判決要旨:楊○芹既僅從事根管治療之擦藥及洗牙工作,而該工作又非屬醫師親自執行不可之醫療行為,依前開依行政院衛生署六十九年十月十四日衛署醫字第二九九三○二號函釋既認係該工作非手術,與一般醫院護理人員獨自換藥清洗工作並無不同,均屬醫院輔助人員得自行執行之業務,共同被告楊○芹自無庸在醫師指導下,即可單獨執行該醫療輔助行為甚然,並無所謂之擅自執行醫療業務之可言。又「單獨看診」是否在醫師指導下為之,抑或僅為其餘之醫療行為,抑或「擅自執行醫療業務」,均未據證人張○如確切供明,而依前開所論,楊莉芹既僅為江○玲為沖洗牙齒之行為,自非所謂之「擅自執行醫療業務」甚明,況行政院衛生署八十五年五月十四日衛署八五○二○六六九號函亦釋示:「所謂擅自,係指應由醫師親自執行之醫療行為,由非醫師執行者」而言,證人張淵如證稱之「輪流看病」、「獨立」云云,僅能證明實習醫生楊○芹確有輪流看病及獨立看病,惟是否即屬未在醫師指導下為之,或擅自為『應由醫師親自執行之醫療行為』, 均無法為確切之證明,依罪疑唯輕原則,自難僅憑證人張淵如前開證言,即指楊○芹擅自執行醫療業務,共同被告楊○芹既無從證明其有擅自執行醫療業務行為,被告僱用其在佑○牙醫診所內為實習醫生,即無何違法之可言。

 

().非醫事人員醫療輔助行為

承上所述,未醫事人員指未曾受過醫學藥理或正規學校護士訓練者,如助理護士或一般看護人員。依七十七年一月二十九日衛署醫字第七○八八七八號函:所謂醫師之輔助人員,依該法之新規定,應以具有護士、助產士或其他醫事人員資格者為限,因此,行政院衛生署前所為「醫師之輔助人員,其資格尚無特別限制」之解釋,業已廢止,所以以下之行政函釋及法律座談會結論,均已不再適用,如:

1.  某甲無合法醫師資格,受合法醫師僱用,在醫師診所內為病人掛號,量體溫及依醫師之處方為病人注射針劑或換傷藥,應不犯罪。(不再適用)

花蓮地檢(七十五年十二月份法律座談會)法務部 (76) 法字第 1627 (刑事法律問題彙編 3 438 )。法律問題: 某甲無合法醫師資格,受合法醫師僱用,在醫師診所內為病人掛號,量體溫及依醫師之處方為病人注射針劑或換傷藥,是否犯醫師法第廿八條第一項。

討論意見:多數採乙說:醫師法第二十八條第一項前段所謂之醫療業務,乃以同法第十一條之規定為內容,觀該法第十一條規定『醫師非親自診察,不得施行治療,開給方劑或交付診斷書』,而未規定醫師應親自診療,親自施行治療,親自開給方劑,親自開列及交付診斷書,顯見除診察醫師親自為之外.其餘施行治療開給方劑,交付診斷書等,均可以依醫師之診察結果指示為之,文意甚明,故某甲之行為既在合法醫師親自診察及指揮監督下為之,應不犯罪。

2.  醫院雇用之助理護士是醫院之輔助人員,其資格並無限制。(不再適用)

衛署67.6.12醫字第1934834號函、衛署74.3.14醫字第522027號函:醫院雇用之助理護士是醫院之輔助人員,其資格並無限制,如依醫師之處方在醫師之指導下為病人打針,不屬醫師擅自執行醫療業務,但該行為所產生之責任應由醫師負之。

3.  中高分檢第2次座談會:在醫師之指導下為人注射,不問具備護士資格與否,無醫師法第28條之適用。(不再適用)

依衛署67.7.3醫字第117895號函,為人注射針劑得由醫師之輔助人員執行之醫療行為,但應依醫師之指示,醫師之輔助人員不僅限於醫院診所之護士,本提案所稱之護士,如係醫師之輔助人員而在醫師之指導下為人注射,不問具備護士資格與否,無醫師法第28條之適用。醫師法所處罰者是未具醫師資格之執行醫師業務,護士在合格醫師指導下為注射行為為分擔醫師部分工作,雖不具護士資格,亦非醫師法第28條所規範,因其資格僅為執行護士業務之問題,違反其資格者,並無處罰之規定(曾淑瑜醫療過失與因果關係 上冊,頁57)

4.  被告未具合法護理人員資格施行注射,僅係違反行政規定之問題。(不再適用)

最高法院刑事判決九十四年度台非字第二三五號違反醫師法:『施行注射』向被歸類為非須醫師親自執行之醫療輔助行為,原判決既認被告為周昭瑞打點滴及肌肉針劑,係在醫師李效國之指示下為之,即難認被告係擅自執行醫療業務,至被告未具合法護理人員資格,僅係違反行政規定之問題,原審論以醫師法第二十八條第一項罪責,應有適用法則不當之違法。

5.  依醫師指示敷藥及打針係「醫療輔助行為」,未具醫事人員資格者,係在醫師之指示下為之,尚難認屬「擅自執行醫療業務」。(不再適用)

80.12.31.衛署醫字第九八九六八三號函:醫師法第二十八條第一項但書第二款規定「其他醫事人員」(未取得合法醫師資格,擅自執行醫療業務者,處六個月以上五年以下有期徒刑,得併科新臺幣三十萬元以上一百五十萬元以下罰金,其所使用之藥械沒收之。但合於下列情形之一者,不罰:二、在醫療機構於醫師指示下之護理人員、助產人員或其他醫事人員),所稱其他醫事人員係指領月本署核發之藥師、醫事檢驗師、藥劑生、醫事檢驗生及其他醫事專門職業證書之人員而言。按照醫師處方包藥,係屬「藥品調劑行為」;依醫師指示敷藥及打針,係屬護理人員法第二十四條第一項第四款所稱之「醫療輔助行為」。未具醫事人員資格者,係在醫師之指示下為之,尚難認屬「擅自執行醫療業務。」

亦即如今依規定,非醫事人員不得執行醫療輔助行為,所以:

1.某甲無合法醫師資格,受合法醫師僱用,在醫師診所內為病人掛號,量體溫及依醫師之處方為病人注射針劑或換傷藥,應屬犯罪。

2.醫院雇用之助理護士是醫院之輔助人員,如依醫師之處方在醫師之指導下為病人打針,屬擅自執行醫療業務。(衛署67.6.12醫字第1934834號函、衛署74.3.14醫字第522027號函不再適用)

3.在醫師之指導下為人注射,若不具備護士資格,有醫師法第28條之適用。(中高分檢第2次座談會不再適用)

4.被告未具合法護理人員資格施行注射,不僅係違反行政規定之問題。

5.依醫師指示敷藥及打針係「醫療輔助行為」,未具醫事人員資格者,係在醫師之指示下為之,屬「擅自執行醫療業務」。(80.12.31.衛署醫字第九八九六八三號函不再適用)

 

.結論:

一.    醫療輔助行為侷限於實習醫師及已具資格之護士,依醫師處方或在醫師之指導下,可執行為病人注射或換藥等醫療行為。

二.    七十七年一月二十九日衛署醫字第七0八八七八號函示之後:所謂醫師之輔助人員,依該法之新規定,應以具有護士、助產士或其他醫事人員資格者為限。所稱「其他醫事人員」係指領月本署核發之藥師、醫事檢驗師、藥劑生、醫事檢驗生及其他醫事專門職業證書之人員而言,或指受過醫學藥理訓練或護士執照、醫事檢驗員、藥師及實習醫師等可醫師輔助人員,方可可執行醫療輔助行為。

三.    衛生署前所為「醫師之輔助人員,其資格尚無特別限制」之解釋,業已廢止,今後助理護士或美容師等具有護士、助產士或其他醫事人員資格者,均不准執行包括注射,換藥等醫療輔助行為。助理護士只可為病人掛號、收費及接聽電話等從事醫務行政的工作。

四.    問題是連助理護士都遍求無人

感慨的是,其實醫療院所的護理人員人力一直以來都嚴重缺乏,連助理護士也都登報難求,遑論有照護士。許多護校畢業生不能吃苦,又不願接手品質太低的護理工作,避重就輕紛紛換跑道投入健康食品、奶粉公司或從事人壽保險業員等輕鬆行業,待價而估又不願撒手把工作機會讓給助理護士,使得護理人力問題雪上加霜。在美國醫護界對外國人助理護士都求之不得,甚至高薪挖角向國外徵召,薪資休假都不少都還找不到人才,台灣竟棄之如敝屣甚至趕盡殺絕,實在暴殄天物,遑論現在在台灣,高中畢業生會義無反顧,不辭勞苦志願投入助理護士的女生,更是鳳毛麟角。

如何賦與助理護士的工作權及保障她們的權益,藉以解決當前醫護人力的窘迫現象,應是目前迫在眉睫的要事。政府應考慮將助理護士在職集訓或補修學分,資格考試後給予認證,就地合法化,讓至少有護理職業工作熱忱的資深助理護士,能夠合法去執行正牌護士不屑不耐的非技術性的醫療輔助行為,才真能謂人盡其材,充分利用到現有的醫療人員資源。

titles.gif (2030 bytes)
www.drkao.com
本站純為服務性質
本頁資料只供參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