刑事自白書暨認罪協商聲請書

 

「民高添富於民國八十八年十月間,因當時獨自照顧三年的八十二歲老母親,罹患肝硬化合併肝癌末期又臨時食道靜脈曲張破裂大吐血,病危在台北市立仁愛醫院住院急救,命在旦夕之間。當時因合法申請日夜照顧母親的另一名外籍女佣未到,人手不足之下需請家中台佣到醫院輪班照顧。當時曾有患者介紹一脫逃菲籍女佣可至家中臨時幫傭,索價一天一千元,民當時確知其為非法,不得已下同意暫時僱用,接替原來台佣工作,直到正式印尼佣來台報到後馬上辭退,大約工作二十餘天左右。

民於上個月寧夏分局警訊時,因事隔一年且所詢當年,中風三年意識不明的八十七歲父親剛過世三個月,家中原本一向就已有合法申請的四名外籍女佣進進出出,經常換人輪替,民實不復記憶清楚誰是誰,故倉促之間未予遽然承認。警訊後經自己調查追憶,,詢之家人証實事證明確屬實,和該女佣証述之情節完全相符,今於檢察官偵訊之日,自先當書狀自認犯行事証明確,坦承自白不諱。

唯爰請鈞座,審酌民深受父剛喪、母病危之刺激,當時實為深恐老母臨時再度突發吐血,情急之下為安排兩名佣人日夜二十四小時輪值在院照顧,卻苦等合法申請印尼佣遲遲未到,不得已方出此下策,至母病亡後馬上辭退該非法菲佣不敢久留,並惶惶不可終日。民一向奉公守法未有前科,雖確知該女佣為非法,乘己之急價敲詐,亦任其予取予求。然未經主管機關許可,非法聘僱外籍勞工,影響國家整體經濟秩序,雖只僱用二十餘天,罪嫌堪認,願受科刑絕不上訴,唯民未曾受有期徒刑以上刑之宣告,只因心繫母病一時失慮,偶罹刑典,事後十分後悔,經此教訓已知所警惕,信亦無再犯之虞。爰請檢察官審酌民知所悔改等一切情狀,求請爰併諭知緩刑,以啟自新。為特狀請

鈞座鑒核,賜處分如狀之聲請,以免冤抑,至為感禱.

            謹狀

台北地方法院檢察署

                    認人暨聲請人高添富中華民國八十九年八月二十九日」

 

〔後記〕

本紙認罪協商狀是由當時就讀政大法碩乙班二年級的鴨嘴大夫,親筆撰寫的漚心瀝血之作。當時父母接連在三個月內病逝,因鴨嘴大夫貴為醫師兒子,責無旁貸獨自負擔廿四小時躬身照顧中風及癌末的二老之責三年,雖有外佣協助也終於回天乏術。老媽臨終前,因肝癌末期併發食道靜脈曲張出血病危,當時又因合法申請日夜照顧母親的另一名外籍女佣未到,人手不足焦頭爛額之下,鴨嘴大夫迫不及待,只好臨時找到一名非法脫逃的女佣接替照顧工作二十餘天,至正式印尼佣來台報到補足為止。

後該非法菲佣因思鄉想回國,在高人指導下自首無罪返國,竟害曾僱用過她的每一名僱主,包括鴨嘴大夫等一行七八名都被傳至偵查庭應訊。依就業服務法規定,違反第57條:「雇主聘僱外國人不得有下列情事:一、聘僱未經許可、許可失效或他人所申請聘僱之外國人。」,就必須依第63條:「處新臺幣十五萬元以上七十五萬元以下罰鍰。五年內再違反者,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科或併科新臺幣一百二十萬元以下罰金。」。

事發時,鴨嘴大夫父母已逝,據說死後並無遺產,所以鴨嘴大夫也理所當然分文未得無妨,至於罰鍰,因為違反就業服務法的行為人是鴨嘴大夫自己,不干他人的事,鴨嘴大夫當然責無旁貸就必須自行負擔,誰教您要違法僱用非法外佣?何況鴨嘴大夫錢多,能者多勞,誰會笨到要與鴨嘴大夫分攤至少十五萬元以上的罰鍰?也幸好雖違法還不是累犯,尚不必入監服刑,否則顯然鴨嘴大夫也是唯一有資格入獄的不二人選。

結論是,為人子女千萬不要把中風或重病的父母安養在家庭裡,否則顧此失彼不但火氣愈來愈大,而且精疲力竭可能會爆肝,此外照顧不週會成了眾矢之的,還可能會因觸法而被罰鍰,倒楣的還甚至可能要坐牢,所以即使是醫師兒子也千萬不要自告奮勇,鴨嘴大夫就是前車之鑑。好在若子女都不是醫師,為了要給老爸老媽更好的醫療專業照顧,理直氣壯把中風或癌末的父母送往安養院終老,更是具有充分的正當性可言矣。

最後不可不提的是,當時鴨嘴大夫遭此控訴,雖早已萬念俱灰心死如水,準備坦白從寬認罪協商,不惜獨資負擔新臺幣十五萬元以上七十五萬元以下罰鍰,只求能諭知緩刑,不要留下前科已足。想不到當年的女檢察官有如包青天再世,出乎意料之外,鴨嘴大夫最後居然還能全身而退,以不起訴處分結案,除了法律不外人情事理,顯然是老爸老媽也一定看在眼裡,暗中庇護鴨嘴大夫吧。鴨嘴大夫也因此對台灣的司法清明、公平正義更具信心,十多年來一直支撐著鴨嘴大夫,更有決心地繼續往司法這條康莊大道走下去。

titles.gif (2030 bytes)
www.drkao.com
本站純為服務性質
本頁資料只供參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