診療室手記2001年7月14日  

 

.不要誤導醫師

堅持控訴醫師沒有為她拿掉子宮的阿雪女士說據香港醫師的報告,照了磁核共振証實她的子宮體仍存在,就是窮追不捨要証明吳醫師沒有把她的子宮拿掉?可笑的是拿香港養和醫院照的片子請榮總三位醫師判讀,竟然仍然是一致認為只有看到子宮頸沒有看到子宮體,亦即病人的確接受手術切除子宮體了,而確定香港醫師判讀有誤。其實這也是阿雪女士的誤導,因為她去香港養和醫院照片子時,一定隱瞞她已切除子宮體的事實,準備考考醫師。結果醫師判讀即使看不到子宮體,諒他也不敢亂下診斷說「咦?妳的子宮怎麼會不見了?,因為基本上醫師都相信不會有人連自己子宮拿掉了都還不相信或不告知醫師,更不會有病人會拿自己的生命健康開玩笑 ,還想考考醫師或更不可思議的是還千里迢迢到香港照片子,以便回台準備開記者招待會痛眨醫師?

今天若是阿雪女士來找鴨嘴大夫,要求放「子宮內避孕器」,沒有醫師會問病人說,「請問女士,您的子宮還在不在?,若病人不撫袖而去,反問醫師:「如果子宮不在了, 請問為什麼還要放什麼避孕器?,醫師不被罵神經病的,幾稀!所以若鴨嘴大夫將避孕器放到三、四公分放不進去時(正常有子宮體的,至少七公分,子宮頸約3~4 公分,有時因子宮下墜,子宮頸會肥厚伸長),鴨嘴大夫一定很自卑,認為是自己技術太差,作夢也不會想到她竟是已經沒有子宮體,無處可放。結果醫師滿頭大汗,拼老命硬著頭皮也要把「子宮內避孕器」硬塞進,否則一世功名豈不就毀在這個避孕器上了?(想想第二天記者招待,阿雪會說鴨嘴大夫是庸醫,連個避孕器也放不進去?),不惜因而刺破腹膜,或傷及子宮頸,或不知放到那裡去了,但也不能向病人自承失敗「對不起,我放不進去」。

問題就是病人有沒有誠實告知的義務? 比照保險法第六十四條規定「1.訂立契約時,要保人對於保險人之書面詢問,應據實說明。2.要保人故意隱匿,或因過失遺漏,或為不實之說明,足以變更或減少保險人對於危險之估計者,保險人得解除契約;其危險發生後亦同。但要保人證明危險之發生未基於其說明或未說明之事實時,不在此限。3.前項解除契約權,自保險人知有解除之原因後,經過一個月不行使而消滅;或契約訂立後經過二年,即有可以解除之原因,亦不得解除契約。, 病人對於病情要是故意隱匿,或因過失遺漏,或為不實之說明,足以變更或減少醫師對於危險之估計者,醫師是否得解除醫療契約,因而導致的一切差錯,合併症必須由病人自行負責,概括承受?(900702)

..考考醫師

常常會有初診病人或家屬會帶著要考考醫師的心態來看門診,但鴨嘴大夫一看對方有一大堆家人陪伴,或病人和媽媽姐姐兩人交頭接耳咬耳朵的,大都心裡有數,特別提高警覺,只是好累。尤其像婦女的子宮肌瘤有一個統計數字是:38 歲以上的婦女,百分之三十八有子宮肌瘤」,但肌瘤有大有小,一般用內診觸診,三公分以下的瘤是查不出來的,問題是健保這麼慷慨,每位女人有事沒事都會去照超音波「救本」,所以不乏小至1~2 公分的子宮肌瘤都因而無所遁形,結果若應考醫師內診檢查不出來,常會被病人質疑?那時再辯稱三公分以下瘤觸診摸不出來,病人早已失去信心,醫師檢查不出來的惡名,已是跳到黃河也洗不清了。

話說前一陣子有一個不孕症的病人由母親陪來,鴨嘴大夫雖有警覺,但檢查半天也沒什麼大發現,檢查完畢在解說病情時,病人與家屬才透露前兩天才在另外一位開業醫師處做超音波檢查,說她卵巢長了一個水瘤,質問不知道醫師有沒有檢查到?雖然三公分以下的卵巢水瘤並不重要,也一樣無法用內診查出,而且在月經中期發現的也大多只是卵巢排卵前的「濾泡瘤」而已,無傷大雅,但如果患者今天來看醫師的目的只是要檢查水瘤一解疑慮,早說就好了,反正鴨嘴大夫也可以用超音波或用其他各種方式來找這個瘤,很輕意就可給她一個確切的答案,何必這樣顧左右而言他?讓醫師迂迴曲折折騰半天,還達不到患者的期盼與要求水準。

實際上病人今天來看診的主要訴求是不孕症,所以鴨嘴大夫也是一心一意很努力的在替她找不孕的問題,患者若只是要考考醫師---我有一顆瘤,看你找得出找不出?只要先講清楚,問題反而單純,但若抱定要考驗醫師能力的心態,讓醫師自己去摸索,結果除了耽誤自己的病情,還好可以補救,但若造成合併症就不好玩了。何況要追蹤卵巢水瘤,還是要待月經完畢之後再照超音波才會準確,否則許多正常排卵期的濾泡都會當作水瘤解讀,而這些大多在月經來過後就自動消失了。不僅如此, 如果不跟醫師講清楚,像不能接受或不相信子宮己被切除的阿雪女士,堅持認為她子宮仍在,所以到任何醫療院所絕對不會跟醫師說她已經做子宮切除術,如果因而誤導醫師,又拿醫師被誤導話來開記者會,全國婦產科醫師不被考倒的,幾稀!……總之鴨嘴大夫語帶教訓口吻連珠放炮, 實際上是惱羞成怒,當場下不了台才會語無倫次拉拉扯扯講了一大堆,並一解多年被考試的悶氣,患者和她老媽可也是遭到池魚之殃。(900702)

. 健保人民公社加速台灣經濟的崩盤

現在經濟越來越壞,從前勞保、公保,甚至初期全民健保靠著國內經濟還好,外匯存底多,政府還負擔的起,而今這財政漏洞隨著經濟不景氣而越來越明顯,問題是政府犧牲那麼多,健保的錢都到那裡去了?每個老百姓都加惠了嗎?有的財團法人醫院已經抓到如何智取健保費用的決竅,有的醫院也知道如何申報可以得到較高的給付,甚至也有懂得如何鑽漏洞來詐騙健保局的;相形之下健保的虧損是越來越大,所以全民健保醫療大鍋飯是一個完全浪費醫療資源的有錢人玩意兒,連美國世界第一強國也玩不起的福利國政策,如今台灣經濟繼續衰退,政府如何賠得起全國國民一年看14.9次「不看白不看」的醫療費用?一味壓低醫師費用,全國公醫制度不是又走回共產黨社會主義的回頭路?

所以政府應全盤考慮癈止,恢復自由醫療,打倒醫霸,把生意人趕出醫療界,恢復人性的醫療才是解救台灣經濟之道。今天台灣最悲哀的是許多知識份子都是御用學者,許多有識之士都是為財團賣命, 言不由衷出賣道德良心,因而誤導社會大眾,甚至為政者的判斷。當年毛澤東一意孤行施行人民公社,結果造成民心散漫,沒有企圖心,最後還是宣告失敗,賠上多少生靈塗炭?我們全民健保影響到國家經濟安危,賠上扭曲的醫療生態還不夠嗎?什麼時候才敢宣告失敗?這是鴨嘴大夫這一生永遠放不下心的噩夢。 (900625)

 

Ba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