助理護士應就地合法化

 

若診所只有一名醫師,又未接生,未設門診手術室,也不作人工流產手術者,按法規是可以不必登記護產人員的,可由助理護士從事單純的掛號、收費、跟診等行政工作,惟仍應符合護理人員專業法規或有關法令之規定即可。而本來醫療輔助行為即侷限於實習醫師及已具資格之護士,依醫師處方或在醫師之指導下,可執行為病人注射或換藥等醫療行為,當然是天經地義的事,問題是助理護士是否也可以在醫師之指導下,執行包括注射,換藥等醫療輔助行為?

民國七十七年一月二十九日衛署醫字第七0八八七八號函釋之後情勢丕變,該函曰:「所謂醫師之輔助人員,依該法之新規定,應以具有護士、助產士或其他醫事人員資格者為限」。所稱「其他醫事人員」係指領有本署核發之藥師、醫事檢驗師、藥劑生、醫事檢驗生及其他醫事專門職業證書之人員而言,或指受過醫學藥理訓練或護士執照、醫事檢驗員、藥師及實習醫師等可醫師輔助人員,方可執行醫療輔助行為。所以衛生署前所為「醫師之輔助人員,其資格尚無特別限制」之解釋,業已廢止,今後助理護士或美容師等不具有護士、助產士或其他醫事人員資格者,均不准執行包括注射,換藥等醫療輔助行為。所以助理護士只可為病人掛號、收費及接聽電話等,從事醫務行政的工作而已。

問題是,目前醫療院所的護理人員人力一直以來都是嚴重缺乏,護士不但流動率大,而且登報難求,甚至連助理護士都遍求無人,遑論有照護士。許多護校畢業生不能吃苦,又不願接手品質太低的護理工作,避重就輕紛紛換跑道投入健康食品、奶粉公司或從事人壽保險業員等輕鬆行業,待價而估又不願撒手把工作機會讓給助理護士,使得護理人力問題雪上加霜。在美國醫護界對外國人助理護士都求之不得,甚至高薪挖角向國外徵召,薪資休假不少都還找不到人才應用,台灣竟對受過非正規訓練的助理護士棄之如敝屣,甚至趕盡殺絕扼殺工作權,實在暴殄天物,遑論現在在台灣,高中畢業生會義無反顧,不辭勞苦自願投入助理護士的女生,不但難能可貴,自然也是鳳毛麟角。

如何賦與助理護士的工作權及保障她們的職業權益,藉以解決當前醫護人力的窘迫現象?應是目前迫在眉睫的要事。政府應考慮提供助理護士在職教育,利用週六週日上課或補修學分,經過資格考試後給予認證,就地合法化,讓她們取得「初級護理人員」資格,讓至少有護理職業工作熱忱的資深助理護士,能夠合法去執行正牌護士不屑、不耐的非學術性的醫療輔助行為,只有充分利用到現有的醫療人員技術資源,才真能謂人盡其材,也才能解決目前醫療院所護理人員人力不足的撚眉之急。

titles.gif (2030 bytes)
www.drkao.com
本站純為服務性質
本頁資料只供參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