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師間爭議調解前置原則

醫師與醫師之間的爭議糾紛與一般凡夫俗子沒有什麼不同,包括醫政糾紛、理事選舉糾紛,醫療事故糾紛,後醫陷害前醫糾紛,甚至醫師與醫院之間僱用契約勞資糾紛,薪資課稅爭議,還有醫師之間的個人恩怨利害關係,造謠毀謗妨礙名譽糾紛,醫師男歡女愛的感情婚姻糾紛,家庭家暴糾紛,層出不窮,但凡只要是涉及雙方當事人都是醫師身分時(包括醫院代表人是醫師時),即歸屬於此處適用「醫師間爭議調解前置原則」的爭議事件。

醫師間的醫療糾紛最棘手

醫師與醫師之間的一般爭議往往都有法可講,有理可尋,最麻煩的其實就是醫師彼此的醫療糾紛事故,因為雙方都是內行人心知肚明,攤在陽光下更是原形畢露,對醫界形象的傷害更甚百倍,麻煩可就大了。如後醫栽贓陷害,對前醫所作的腹腔鏡檢查造成的輕微腸傷害,卻誇大其辭告訴病人說腸潰爛必須緊急作人工肛門手術,造成醫療糾紛的擴大,或醫師的直系血親尊親屬或卑親屬,在急診或手術住院時,因主治醫師漫不經心的明顯醫療疏失而造成傷殘死亡時。就是因為雙方當事人都是醫師,一提出抬面,媒體馬上誇張報導,萬人囑目眾說紛紜,有如「連醫師怎麼也會感冒?」一樣令人好奇驚豔,難免民刑行政責任之外,對醫師為富不仁的形象更是大打折扣,雪上加霜。

醫師間的爭議殃及池魚

不僅於此,醫師與醫師之間的糾紛,大家若不是學長學弟,就是老師學生關係。炮火所及波及無辜,往往有不少隔岸觀火的醫師,也會被流彈所傷,尤其當事人都等著要看您旁觀者選邊站的表態,「不是同志就是敵人」,醫師連置之度外裝作不知道都不行。特別是爛好人型的鴨嘴大夫更是經常無端飽受池魚之殃,蓋只要有人詢及法律問題,鴨嘴大夫就不分究理侃侃而談,也搞不清敵我狀況,雖仍會勸導以和為貴,但敵對人馬得知,馬上封殺鴨嘴大夫,六年來鴨嘴大夫都因不是國王人馬,難怪因而銷聲匿跡,永無出頭之日,其來有自。

加上醫師對薄公堂時,許多原先在抬面下求名求利求權的嘴臉一一曝光,難免許多醫界醜聞陋規也都一一攤在陽光下飽受社會公評檢視,實在太不難看了,加上有人動用公器,用公款替他支付律師及訴訟費用,取之不盡用之不絕,假公濟私也不覺心痛,豈只是勞民傷財而已?

同儕制裁移付懲戒

故在此提倡「醫師間爭議調解前置原則」,就是若碰到雙方當事人都是醫師(或甚至包括醫事人員)的時候,即所謂醫師之間的爭議或糾紛時,第一步解決辦法,就是雙方都必須同意先經過爭議調解的這種前置手段之後,調解不成才可付之訴訟的原則。也就是說,雙方當事人之一都必須先向地方醫師公會的「倫理紀律委員會」提出調解聲請,由當地醫師公會的醫界大老組成的「倫理紀律委員會」,先行召開爭議調解會議(委員中必須有三分之一為法學碩士以上的醫師法律人)。經委員調查結果,若發現一方有明顯疏失,即可用調解方式秉公處理,除賠償他方損失之外,有明顯違反醫學倫理之一方(如上述後醫栽贓陷害的案例)或符合醫師法第25條規定者:「醫師有下列情事之一者,由醫師公會或主管機關移付懲戒:一、業務上重大或重複發生過失行為。二、利用業務機會之犯罪行為,經判刑確定。三、非屬醫療必要之過度用藥或治療行為。四、執行業務違背醫學倫理。五、前四款及第二十八條之四各款以外之業務上不正當行為。」之情形,委員會還可際出「移付懲戒」,逕行實施同儕制裁。委員會祕密調解,對外不公開,雙方並簽訂同意保密條款,期望能夠立即消彌醫師間的爭端,日後並可就事論事,列入醫師倫理法律教材,以茲警惕。

公會調解制度可採二級二調制

亦即醫師間爭議調解前置原則可採二級二調制:調解及再調解。第一級調解可在各地方醫師公會舉行,由各醫師公會現成的紀律倫理委員會召開,雙方當事人必須出席並陳述意見,委員會必須作出包括道歉、民事賠償及必要時移付懲戒的處分,原則上一定要作出調解結論,不接受調解不成立。

若醫師一方當事人對向地方醫師公會倫理紀律委員會的「調解結果」不服,也設有救濟制度,不服之一方可在一個月內向中華民國醫師公會全國聯合會的「倫理紀律委員會」聲請第二級「再調解」。

最後若雙方或一方對第二級再調解的終局結果不服,等同已經完成調解前置程序,任何一方當事人就可以任意直接向法院告發或提起告訴,從此醫師公會不再介入,亦不提供任一方法律扶助或律師訴訟費。

醫師間爭議調解前置原則的好處

「醫師間爭議調解前置原則」有什麼具體的好處呢:

一.  可以避免高層權利鬥爭,避免分裂醫界,造成雙方人馬分邊廝殺。

二.  同儕制裁,倫理約束,家醜不可外揚.也可使一些目中無人的醫師知所進退。

三.  節約司法資源,節省訴訟開銷,尤其當權派動用公家資源,律師費用無底洞動輒十幾萬,不如公會把省下來的公款,用來打調劑權的違憲審查,更具公益。錢若能用在刀口上,譬如說醫師公會應聘請律師主動出擊控告急診施暴的家屬;公會應主動出擊打官司控告數字週刊、水果日報者偷錄偷拍醫師看診的私密,對妨害祕密並誹謗醫師名譽者殺雞敬猴;或在醫藥分業訴訟中,當年公會若能主動積極聘請行政法學家出面攻擊防禦,捍衛醫師調權,只要當年最高行政法院醫師調劑權的官司若勝訴了(94年度判字第00971號蔡宗文VS臺中市政府),今日何苦每一家診所都還必須僱請兩班制藥師?假日連藥師也不能支援,所以連診所也被迫休業,否則醫師調劑動輒就會被依違反藥事法罰鍰5萬?當年若公會付得出這種公益支出的律師費,官司打贏了,何苦今日醫師連交付單一藥物的調劑權也都被剝奪了呢?

四.  血汗醫院的制度面問題也可提出來檢討,尤其醫院人力不足超時工作的系統性制度問題,或院內實習醫師、住院醫師訓練不足,醫事人員過忙的疏失等責任,都必須由使用人來承擔對病人契約不履行的醫療糾紛責任。

五.  醫療對醫師的記過,免職,降等的處分爭議,也可透過「醫師間爭議調解前置原則」先行疏通,即使如台大愛滋器捐責任歸屬問題,至少可以用「調解前置原則」run 一下,讓各方人馬在醫界大老調解下,先取得共識,至少不要讓台大醫院聲譽一落千丈,斯文掃地。

先修身齊家才能治國平天下

具體而言,醫師公會應該做尚未做的事方興未艾,那裡還有閒功夫管醫師告醫師?醫師公會其實還有許多力有未逮之任務尚未完成。但無論如何,針對醫界一向刻骨銘心感同身受的醫療糾紛事故,一直以來,大家情不自禁,自奢望醫療糾紛去刑化,到讓步退至刑責明確化,立法要求醫院成立醫療糾紛關懷小組來作訴訟外解決ADR,甚至還要立法要求受害病人先行調解再訴訟,為什麼事到臨頭,醫師自己出了醫療糾紛了,就反而不會從自身爭議糾紛的調解開始做起?醫師若無法修身齊家,日後怎奢望如何能治國,平天下呢?

titles.gif (2030 bytes)
www.drkao.com
本站純為服務性質
本頁資料只供參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