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外沒有風險救濟的觀念,所以沒有救濟制度

國外只有事故補償制度,沒有風險救濟的觀念。英美法系國家或高度社會主義的福利國家沒有救濟制度,可能與他們國家完善的社會安全制度高度發展有關:社會救助機制健全,殘障救濟完全由國家負責扶養照護,就不必由醫師負責受害者的特殊教育費用,或植物人終生照顧費用。

 

.各國醫療傷害補償制度

().維吉尼亞州的「新生兒腦部傷害無過失補償制度」

1.美國沒有如同我國的生育事故救濟計畫一樣的生產風險救濟制度,只有無過失補償制度

根據學者研究出,婦產科醫師的職業風險是全美國醫師種類當中最高的,不僅是被起訴率高、敗訴率高,連賠償金額也是最高,故婦產科醫師所投保的保費也是最高;而保險公司不得不設立嚴格的承保標準,或暫停發售新的責任險保單,使得一般私人診所幾乎無法獲得保險保障。面臨此種困境與保險危機,維州醫師公會認為為減輕產科醫師職業風險的最好方式是將「新生兒因生產所致之腦神經傷害」排除在訴訟程序外,惟為補償被害人所受之傷害,需同時建立一相關的無過失補償基金配套,維州遂於1987年通過「與生產相關之腦神經性損傷補償法」,並建立了「因生產所致新生兒腦神經傷害無過失補償制度」。

惟因嚴格的補償要件與.強制排除訴訟程序,維州「新生兒腦神經傷害無過失補償制度」反而限制了病人求償的管道,而無過失補償制度對於預防未來傷害發生而言,幾乎達不到任何實效,但隨之而來的鉅額財務負擔更是雪上加霜,再加上該補償制度日後要如何與殘障兒童的社會福利接軌,也是問題重重,難怪目前該制度已面臨財務破產邊緣,其來有自。

2.生產相關之腦神經性損傷本來就是醫療風險,為何不救濟?

其實許多生產相關之腦神經性損傷,如新生兒的腦性麻痺等的發生原因大多不明,都是生產時的意外風險,應屬不可預料,不可抗力的醫療意外,應納入為「無過失責任」之救濟範疇,而非無關過失責任補償之對象。故針對「無過失責任」的求償,宜採取由國家負責的救濟方式較佳,而非由醫師集資運作的補償方式,因其亦為社會安全制度下的一種社會救助,何況許多醫療意外都與國家政策的推動有關,如全面預防接種,鼓勵生育的人口政策等,而且醫療風險救濟制度,日後便於與社會殘障福利制度等接軌,對病童或植物人的後續照顧會更形週到。

3.僅為新生兒成立一個保護腦神經傷害的生產風險補償機制,範圍過於狹隘

對營造產科醫師的醫療空間而言,以維州的「因生產所致新生兒腦神經傷害無過失補償制度」僅僅只為新生兒成立一個保護腦神經傷害的生產風險補償機制,範圍也未免太狹隘,其他如生產期產婦羊水栓塞意外致死,或產後大出血變植物人怎麼辦?剖腹生產的手術及麻醉風險呢?孕婦懷孕期間妊娠毒血症中風的風險怎麼辦?產婦的用藥風險呢?新生兒疫苗接種的風險呢?

所以其應救濟的範圍不能只限於生產時段,日後更應該應再整合如同我國一樣,把現有的藥害救濟,預防接種救濟及目前推動中的生產風險救濟等制度,加上手術風險救濟、麻醉風險救濟、急症風險救濟,整合成立一個醫療風險受害救濟基金,統籌募集資金救濟,才是最終的理想社會救助制度。

().北歐只有藥物不良反應事故的補償制度

北歐各國除了建立起對於醫療事故傷害的補償外,北歐各國在醫療事故補償制度之外,也建立或存在對於非醫療行為引起而屬於藥物不良反應事故的補償制度,均針對嚴重的藥物不良反應的傷害進行補償。有關申訴制度方面,北歐各國在醫療事故傷害補償制度中,均例外地建立起一個獨立的申訴請求程序。該申訴程序均針對對於補償決定結果不滿意的請求人所設立的申訴程序。各國這樣的獨立的申訴程序中,均由政府另行獨立地指定相關人員組成特定的委員會,進行對於不服決定的申訴案件的審理。當然,各國也紛紛透過立法宣示建立這樣的一個醫療事故補償制度,並不發生也無意願阻礙受害病患或受害者另行像向該國相關法院提起司法求償的權利與機會[1]

.西方國家只有補償,沒有救濟觀念

西方國家沒有救濟relief的觀念,不只是英美法系,連北歐各國也一樣把救濟的觀含括在補償之內。如上述美公費疫苗受害者,名義上雖然用補償制度,但因為費用都是由國家提供,實際上就等於我國的救濟基金制度,同樣的紐西蘭意外補償也是用國家稅收支付,基本上也是一種全國性的救濟制度,所以可也以在這些國家的國家補償等於救濟,但都見不到救濟這個名詞出現。不過如美國維吉尼亞的生產神經傷害補償,醫師也要負責出資,就是純粹的補償而非救濟了,瑞典的補償保險則是進一步把補償基金模式,改用補償保險的機制而已。

.因為沒有風險救濟制度,必須靠過失訴訟獲得賠償

().美國沒有藥害救濟制度

美國默克(Merck)藥廠隱匿其所生產的關節炎止痛藥「偉克適」Vioxx有引發心臟病副作用,遭一名長期服用不幸喪命的患者遺孀告上法院。德州陪審團十九日判決默克藥廠確有疏失,必須付給受害者家屬二億五千三百四十萬多美元(約合新台幣八十一億元)的鉅額賠償[2]

().英國沒有預防接種受害救濟制度

注射MMR疫苗半癱,纏訟18年獲賠。英國一名18歲青年在幼時注射麻疹、腮腺炎、德國麻疹混合疫苗(MMR)後,癲癇發作,腦部受損,迄今幾乎不會說話,站立、進食、如廁等事都無法自理;雙親要求國家賠償,纏訟18年後,法院日前終判政府賠償9萬英鎊(約447萬元台幣)。羅伯特費契爾(Robert Fletcher)在13個月時接種MMR疫苗,母親說,他接種10天後癲癇發作,迄今「快19歲了,但仍像14個月大的寶寶,不會自己站起來、控制大小便,已成年仍無法自理。除叫爸爸媽媽外,也不會說話。」她直指,禍首就是MMR疫苗。費契爾的雙親申請國賠,1997年被駁回,但專家小組評估後,指發病與疫苗接種只相差10天,「不該視為偶然」,費契爾案是首度獲賠的案例[3]

.風險受害救濟基金制度或保險法制

保障受害人,風險受害救濟制度可以採用基金的方式提供,也可以採用保險的方式實施:

().日本有厚生勞動省訂定的「新流感疫苗接種健康被害救濟制度」[4]

().韓國與日本一樣,都有藥害或疫苗預防接種受害救濟制度

().德國藥害救濟採救濟保險法制

日本、韓國與我國一樣,把藥害或疫苗預防接種受害等醫療風險採用救濟基金的方式,與無關過失責任的補償制度區隔,涇渭分明,而大陸法系的德國,藥害救濟制度進一步採救濟保險法制,更是一大突破。


 

[1] http://tw.nextmedia.com/applenews/article/art_id/32775130/IssueID/20100830

[2] 消保 》關節炎止痛藥偉克適(Vioxx)致死 法院判賠2.5億美元 法源編輯室 / 2005-08-22

[3]英國MMR疫苗半癱 纏訟18年獲賠蔡佳慧╱綜合報導,20100830日蘋果日報

[4]南方快報http://www.southnews.com.tw/polit/specil_a/064/00/00010.htm

titles.gif (2030 bytes)
www.drkao.com
本站純為服務性質
本頁資料只供參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