診療室手記2001年7月21日  

 

.醫師不能收談話費

現今社會一般病人的通念就是如果醫師敢跟她收談話費的話,這個醫師鐵定就是死要錢、沒有醫德、沒有同情心、沒有仁心仁術,人家苦痛不適才要問他一下,也沒拿藥就死要錢,真是世風日下人心不古。所以鴨嘴大夫跟病人談話、衛教、安慰、保証、心理治療了半個小時以上,病人臨走時問說要不要拿藥?見沒有藥拿,有的就會很天真的問鴨嘴大夫:「我要去櫃台付錢嗎?,鴨嘴大夫都是司空見慣,老神在在,雙手一揮,大方應說:「不必了!,她就直接揚長而去了。其實鴨嘴大夫早有交待櫃台,護士小姐除了衛教,還會再加強安慰她一下,讓她更安心外,最後還是會再告訴她不必收費,讓她驚喜震撼一下,對這些直截了當、心直口快的病人,連這個SURPRISE也自動放棄了。

因為有辦健保的診所至少健保卡還能蓋個章(250 ),又收了掛號費及自付額了聊勝於無,但鴨嘴大夫因自費門診,所以連掛號費一毛錢也沒收到,護士們看在眼裡,不知是否害怕月底老闆發不出薪水,都義憤填膺為鴨嘴大夫打抱不平。殊不知今日病人有求於我,他日也會再來求診,拚感情何必計較一時?只不過針對少數看透鴨嘴大夫「放長線釣大魚」心態的聰明患者,才會令人有點吃不消,就像有的人專選晚上九點半,門診要休息時才要來和醫師促膝長談,「因為不會有別的病人打擾」,或同一話題三天兩天來, 反覆要鴨嘴大夫給她保証式的心理治療。有一次有一位年輕患者自九點半反覆詰問到十點半了,全部三位護士小姐都加班半小時在等,一再重覆同一問題旁聽的人都快捉狂了,她還意猶未盡。最後鴨嘴大夫看天色己晚不得起身送客了,結果平生第一次被患者罵說「作醫生,太不夠親切了吧!名不符實」,鴨嘴大夫才惱羞成怒多收了她一百元談話費,雖然連一名護士的加班費都不夠,但病人還因此怒氣沖沖,從此都不再來看診了。

.醫師的「律師談話費」斟酌加價

目前和律師的談話費一小時收費,依律師公會收費標準可收3000~7000, ,相較於醫師公會全國聯合會規定醫師談話費標準是算次數的,長短不拘,一次300,醫師還大都靦腆不太敢收或收得心虛虛的,可見當今律師身價至少比醫師高十倍以上。尤其甚者律師公會收費標準有但書說,特殊案例可斟酌加價,因面對醫師自己是被告時的醫療糾紛,案情當然比較複雜,所以也有律師收到一小時15000元的,但沒有聽說因此律師就被人批評沒有道德什麼的。

碰到醫療糾紛時醫師只有找鴨嘴大夫談話最合算了,因為從醫近三十年來,所有的大大小小醫療糾紛.大部份都是鴨嘴大夫親身經歷過了。耳熟能詳的醫療糾紛一點也不複雜,而且因為頂著中華民國婦產科醫學會「醫療糾紛委員會」召集人的頭銜,鴨嘴大夫不但不會要錢,談到投機之處同病相憐,還會請他診所附近到高凌風開的卜仔貴吃燒烤,借酒澆愁,順便安撫一下醫師心力交瘁心灰意冷的被告加害人,何樂而不為?

.三通之前,軍官交流先通

報載監察委員黃煌雄、趙昌平7 20日申請自動調查中共吸收退役國軍軍官轉任中共解放軍案。反制之道就是我們軍方也可以有樣學樣,公開招募中共解放軍高級退役將官,到台灣一樣比照階級再加一級的薪資 ,以台灣目前的生活水準,將官的收入,豈止大陸解放軍官的十百倍而已,保証風聲一傳,馬上蜂擁而來,甚至定有不少解放軍不惜因而提早退休。上次報載我國情報員為反間一位中共劉姓將官交付情報, 一個情報國安局動輒就要花上一百萬美金,相對用這個招募方法,把軍隊都搬過來反而便宜多了。若中共因此有什麼制止之道,我們也可以學一學如何防止應對,說不定,將來兩岸還要簽約一條雙方必須共同遵守「相互不可招募對方軍官」的協定呢。

 

Back